生活在巨浪世界里的建议

    在此给出的建议是为了帮助你开始对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由于每个人的生活、环境以及更高宗旨是独特的,没有任何建议能够谈及每一种境况和需要。然而这些建议是重要的,它将帮助你聚焦你的活动,并在你的准备道路上为你提供支持。请注意,这些是建议,而不是规则。使用它们,并让它们去适应你的环境。它们在此是为了帮助你把平衡、力量和方向带给你的生活。 准备你的外在生活 l  尽可能地节约能源。降低你的能源消耗20-50%或更多,以帮助从耗竭和破坏中挽救你的社区和世界。 l  保持一个食物、水和药品的储备,为前方的艰难进行准备——至少是90天的储备。如果你的生活空间有限,那就尽你所能储存无论多少数量的储备。 l  如果可能的话,建立一个紧急现金基金,以便在经济混乱或失去工作时维持你。面对巨浪,担当起一个更积极的角色来管理、指导和建立你的财务资源。 l  考虑你所在区域医疗服务的可利用性,以及它们在灾难中或长期紧急状态中,将可能如何运作或是可能无法运作。对于那些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在手头保持足够的处方药储备。 l  考虑学习如何种植一些自己的食物。你可以自己或是和他人共同进行。 l  拥有更少的东西。确保你拥有的每件东西都真正服务于你。减少旅行,为更重要的事情创造时间。 l  鉴于改变的巨浪,考虑你在哪里生活。在你当前的位置,你能够并愿意不使用汽车进行旅行吗?在你当前的位置和环境里,你能够帮助其他人吗?你准备好在需要的时刻帮助其他人了吗,或是你自己会处于危险之中吗? l  思考你的专业,问自己这些重要问题:我这种工作在未来几年能源、食物和其他资源受限的情况下,会是可持续的吗?我的专业或工作是涉及提供必要物资或服务于真正需要的呢,还是它只是涉及在前方困难时代里并不必要并且无法持续的产品或服务的呢? l  教育他人,包括你的朋友、家人、邻居和同事,关于改变的巨浪。你周围有越多人觉知,你的社区将得到越充分的准备。 l  考虑你当地社区或邻居里的那些虚弱、老年和弱势群体。提前考虑你能如何帮助他们,假如这变得必要时。 l  支持你当地的商人、农民和制造者,因为他们在未来将是重要资源,当运送物资和服务的能力比现在更加受限时。 l  了解你的必要资源来自哪里,如果供应中断时你能如何获得它们,如果因为任何原因它们变得不可用时,你会做什么。 l  对你所在地区可能造成安全危害的自然灾害的可能性保持敏感和觉知。建立一个在这种极端事件里你会怎么做的应急计划。 l  向你的当地乡镇、城市或地区政府问询,他们针对可能在你所在区域出现的巨浪境况的计划和准备,如果有的话。向你的议员和其他地方官员提供反馈。 l  建立能够在你的准备中帮助你的强大个人关系。那些靠近你的人能对改变的巨浪进行回应吗,还是你发现你必须劝说和说服他们,且往往没有成功呢? l  继续教育你自己改变的巨浪,当它们在世界上展开时。在思考他人的意见和专家评论时,运用谨慎和辨识力。 准备你的内在生活 l  每天找一些安静的时间来思考你想法和行动的智慧,并对你有过的任何洞见保持觉知。用一本日记记录下这些洞见并经常回顾它们。 l  采取一个简单的冥想练习来缓解压力,并和内识,那个你内在的更深刻智能联接。内识进阶里的学习提供了这样的一个路径。 l  抱持更少的意见。别对任何问题提出意见,除非你已经花了相当长的时间研究这个问题以及众多构想出来的针对它的诠释和解决方案。问自己你是否对某件事真的很肯定,还是只是猜想。 l  停止抱怨。别浪费你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去抱怨某件事,如果你没有准备针对它采取行动的话。相反,利用你的时间和精力、你的想法和资源让自己进行准备,让他人进行准备,并加强你和内识的联接。 l  重新评估你的目标和计划,看看在一个彻底改变的世界上这些是否真的有可能实现。问自己:“在一个资源缩减、环境恶化和经济艰难的世界上,我的计划和目标在这些境况下是实际而可行的吗?”你将开始感知关于它的真相。 l  原谅他人。原谅那些似乎对你和对世界犯错的人。问问自己他们通过他们的行为在试图表达和满足哪些真正需要。练习原谅将节省你的情绪能量,并保持你思想的清晰。 l  尊重你的父母,并努力理解他们的生活环境决定了他们的决策和行为。 l  原谅你自己。从你自身的错误得到学习,并认知和运用它们提供给你的智慧。认知你过去的错误并从它们得到学习,将帮助你去面对和穿越改变的巨浪。如果你不原谅你自己,你就会失去你在未来将越来越需要依赖的自我信任。你通过遵循你内在的内识建立起最强大的自我信任。 l  确立和维护你生命的四个支柱。考虑你有四个支柱,就像一张桌子的四条腿一样,支撑着你的生命。 – … Read More

巨浪和你的生命

人们会问:“这些巨浪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能预期什么?我们究竟在为什么做准备?那将是一种艰难的境况呢,还是一种可怕的境况呢?”答案取决于很多事情——取决于人类的回应和责任感。 显然,世界资源将会缩减,将很难保障它们,尤其是贫穷国家和贫困民众。针对缩减资源的冲突和战争风险将非常巨大。风险将非常巨大。 人们将如何回应呢?人类将在关于谁将获取剩余资源的奋争和斗争中自我毁灭呢,还是将实现一种更伟大团结和合作?答案并不确定,但无论哪种情况,你们都正进入一个非常艰难的时代。 世界气候将会改变,大部分地方将变得更暖——缩减粮食生产,缩减水源供给,在世界某些地区制造巨大艰难。在这些境遇下,社会崩溃的风险极其巨大,而带来严正关注的是大多数人要么没有觉知这点,要么过于轻视它这一事实。 人类过度浪费了它的自然遗产。它过度使用了这个世界,这个壮观富饶的地方。人类没有计划未来。它没有约束它的行为。它浪费了它伟大的自然遗产,通过贪婪、通过冲突、通过滥用和腐败,现在它将不得不面对后果。你将不得不偿付过去的罪恶,正如你的孩子将不得不偿付现在的罪恶。这些罪恶是错误,根本性的错误,某些情况下是巨大的错误。 因此,你无法逃避这个。你无法搬到别的地方以免遭改变的巨浪。你将不得不以非常不同的方式生活,唯有你内在的内识能够在这方面给你特别的指引。除了遵循包含在本书里的“生活在巨浪世界里的建议”之外,正是你内在的内识,你与他人关系的强度,以及你面对你境遇的勇气和客观性,将决定你必须遵循的路径。因为一切都将改变,将存在巨大的不确定。 你在哪里生活,你如何生活,以及你和谁在一起,都会对你必将面对何种境遇造成巨大影响。你将必须走向内识——你内在的更深刻思想,上帝在你内在创造的思想——以回答这些问题。答案未必是一个解释,而是一系列的步骤——你必须一步步去做的事情。因为巨大改变需要你一步一步渐进地移动。唯一例外是身处极端紧急情况时,例如在着火的房子里或沉船上。可是除此之外,你必须遵循一系列当时对你来说可能毫无意义的行动,一系列他人可能认为是愚蠢或没有理性的行动。你将必须遵循这些。 问自己:“我该在哪里生活?”不断地问,如果你在这方面必须做出任何改变的话,那么步骤将开始显现。你不能只问一次。你必须重复地问。你必须和问题共处。你必须带着问题生活,并对可能被呈现给你的东西保持开放,真正的开放,尤其当你已然感知你所在之地不是永久性的,或是你担忧这里作为未来居所的可行性时。 你必须非常开放,你看,因为内识不会只带你去最安全或最容易的地方。它将指引你去你的更伟大力量能够呈现的地方,你的天命得以成就的地方,你将能够遇见你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人并参与你生命中真正重要的活动的地方。 这完全超越仅仅确保安全和保障的范畴。这正是当答案被给出时人们无法理解的原因之一。他们无法理解或信任他们的更深刻倾向,因为当他们提问问题时,他们带着获得他们想要之物的一个隐秘动机——变得富足,得到保护,维持他们拥有的或拥有更多。可这不是内识的重心。内识在此将保护你,但它将为了一个更伟大宗旨而保护和拯救你。 某种程度上说,改变的巨浪提供了内识得以呈现的最佳环境,因为没有任何地方会是安全的。没有任何地方会是真正有保障的,能够让你享受你过去所享受的各种裨益,让你感到安全并对你周遭呈现的艰难免疫。 在此问题不在于你个体的生存。而是你使命的成就。因为你选择了在巨浪将冲击世界的一个时代来到这个世界上。你在人类将必须应对来自大社区、来自你们周遭宇宙侵略势力的竞争的一个时代到来。你在巨大艰难和不确定的一个时代,巨大冲突和战争风险的一个时代到来。因此,别抱怨。别否认或谴责世界的境况,事实上它们抱持着你的救赎和你在此的成就的最伟大可能。 当你躲藏在某个地方,假装幸福、安全和保障,被你所有那些不必要的财产包围着,从事着简单、无关痛痒和愚蠢的活动时,你的更伟大关系将不会走向你。伟大关系将不会在这些境况下走向你,只有随便的友谊,只有分享你爱好的人,或想剥削你或分享你所拥有的无论何种财富的人。 伟大关系将在面对巨变和艰难时到来,因为正是在这种环境里,人们的更深刻和更真实本质显现出来。人们将不得不选择他们内在的一种更伟大忠诚,以及对他人的一种更伟大忠诚。正是在此,伟大关系得到认知、培养和表达。这里不再有愚蠢和放纵的浪漫。不再浪费你的时间试图和某人拥有无尽的享乐,而事实上你们在一起无处可去,你们在一起没有真正重要的事情可做。不再浪费你的生命追求美丽、魅力和财富;不再对自己和他人抱有幻想;不再试图看上去好、被接受并以各种可能的方式贬低自己以获得某人的吸引和倾慕。现在没多少时间做这些了。 尽管这些年代极度危险和风险,但它们为你提供了最佳环境去发现你的更伟大力量,以及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更伟大关系。这里是你生命的更伟大宗旨和意义能够呈现的地方,只要你能正确理解你的状况,只要你学习和你的更深刻本质进行参与,并越来越多地依赖它。 在此,当他人不做回应时,你必须做出回应。当他人不采取预防措施时,你必须采取预防措施。你必须在看似并无即刻原因的情况下去改变你的境况。你必须遵循一个内在催促和一个内在方向,尽管你并不真正理解正发生什么,以及你的未来或结局将看似如何。如果你没有力量或勇气这样做,那么你只会站在原地,变得越来越充满焦虑和困惑,越来越担忧,越来越挫败和强迫倾向,直至你的境遇背离并侵蚀你的生命,就像一个人站在一个慢慢萎缩的小岛上或一条不断进水的船上。 你将必须做好准备采取激烈行动,并且你可能必须独自行动。并非每个现在和你在一起的人——你的朋友甚至你的家人——必然会回应改变的巨浪或是他们内在内识的力量和影响。只是担忧和关注是不够的。只是觉知问题是不够的。你必须做好准备去行动——不匆忙,不强制,不恐慌,而是开展你准备中的各个步骤。 新讯息提供了内识进阶,这样你就能开始构建与内识的这个更深刻联接,未来你将越来越多地依赖这一联接,因为其他所有确定性的源泉都受到挑战、扰乱并处于冲突之中。 在巨变和不确定的时刻,你将转向何处,你将转向谁呢?你的政府?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宗教?如果你在那里找不到任何确定或明晰,你将逃入你的爱好或你的空想或你的激情里吗?这是个关键问题,你看。 上帝赋予了你内识来指引你,保护你并引领你走向这个现实世界里的一种更伟大成就。因此,别要求上帝给你更多。如果你无法接收这个伟大赐赠——一个超越你估量的礼物,一个将在每一天、每个境遇里服务你的礼物——如果你无法接收这个,如果你不信任这个,如果你不遵循这个,那么就别祈求一个奇迹。你可以祈求,可是你将必须依赖上帝已然赋予你的东西。你已然创造了一个将越来越需要这个的世界,一个空想、揣测和假设将越来越难以构建和维持的世界。 时代将变得更艰难。人们将更贫穷。一切将更昂贵,某些情况下将无法获取。你将如何在这个环境里运作呢?你将必须转向简单的快乐——当下的快乐,自然的美丽,以一种重要方式和他人联接,享受非常简单的事物。现在关系将必须是简单和坦诚的。尽管很多人将运用欺骗来获得超过他人的好处,但关系将必须变得非常简单、直接和坦诚。 某种程度上说,你的生命将必须变得更真实、更健康、更平衡,而非这样疯狂的追求,以满足你的空想和你的需要,你的期望和他人的期望——这种疯狂、绝望、不快乐的生命,在此,你对自己,或你将去向何方,或你到底是为什么,毫无感知。 因此即使面对改变的巨浪,即使面对来自世界外的干预和竞争危险,你仍拥有一个机会让你的生命实现秩序,确立一系列真正的优先次序,停止浪费你的时间,你的精力和你的生命力在没有意义、价值或宗旨的事情上。你有机会变得强大、整合、平衡、勇敢、客观和慈悲,而过去你只是你文化的一个痴迷者,努力拥有、成为和做那些对你的本质或你身处此地的更伟大宗旨来说并不必要的东西。 在此,你和你自己的关系变得关键、根本、实用和神秘。无论过去你有怎样的艰难,无论现在你有怎样的缺点或不足,这都将被当下的需求和为未来进行准备的需求所阴翳。这是对治自我执迷和心理疾病,对治不良心理健康和不良情绪健康的完美解药。现在你将必须做你过去从不需要去做的事情,学习你过去从不需要去学的东西,并变得足智多谋和有观察力。 别看向未来,思考并担心你会失去什么。要认识到,未来有力量提升你,把你归还你自己,重建你来此的真正宗旨和你的真正能力。但你必须走向内识,因为唯有内识知道你是谁,你为何在此,以及你将如何能够穿越前方艰难的时代。 如果你能提前进行准备,你将处于能够帮助他人的位置上。如果你等待,那么你必将做出的改变将是绝望、昂贵和危险的。如果你推延它、质询它、怀疑它或认为它不重要,那么你将置自己于不断增加的危险中,结果你成功的机会将减小。 这不是一个闲散的事项。这不只是揣测。新讯息在告诉你什么正在到来。它在警示你。它在准备你。但还是取决于你来做出回应,负起责任——能够做出回应,学习如何带着勇气和决心一步步地遵循你必须做的事情。 现在时间很重要。你没有时间倦怠。你没有时间保持纷扰、被其他事情拽走或陷在你生命的境遇里。现在没有时间这样了。你必须认真对待你的生命。你必须留心世界的征象,它们在告诉你巨变正在到来。你必须学习聆听你内在内识的运动和内识的催促。 你对内识进阶的学习将教你如何解读世界的征象和内识的征象,因为这是一种非常不同的教育,不同于世界本身能够提供的任何东西。这一教育没有空想。它没有偏见。它没有关于未来的理想化观点。它没有人类的妥协和人类的腐败。它是纯粹和强大的,你必须变得强大才能和它参与,事实上它将赋予你这一力量。 未来将存在巨大的人类需求。很多人将没有充足的食物或居所。大城市还有小社区将发生巨大内乱。你必须足够强大,不仅为自己获得一种安全位置,而且帮助他人,尤其是老人和小孩。生命将在冲突和贫困中丧失。这将取决于各个国家和文化是选择分享世界资源,还是努力为他们自己获取它们。 因此这里存在着一系列结局,从艰难到可怕。并非由你来决定结局。而是由你来决定为未来进行准备,并充分活在当下——睁大眼睛、保持留心、承担责任并恰当发挥你自己。现在你不需要读很多书。你不需要去看电影。你不需要参与和人们的无休止和无意义对话。你不需要让自己沉浸在你的爱好和你的兴趣里。你唯一需要专注的是对你来说必要并有深刻意义的事。 你在生命里拥有四个支柱。就像一张桌子的四条腿,它们支撑着你的生命。因此根据四个支柱来思考你的生命——关系支柱,健康支柱,工作和供给支柱,以及灵性发展支柱。你的生命只会和最弱的支柱,桌子最弱的那条腿一样强大。你能看到多少,你能知道多少,以及你能做多少,将取决于这些支柱的强度。 大多数人的支柱几乎未被建立。或许他们把所有重心放在一个方面。他们把他们的整个生命专注在关系上,或者他们把他们的整个生命专注在他们的工作和事业上,或者他们执迷于他们的健康,它支配了他们所做的一切。又或者他们跑掉,试图让自己沉浸于他们的灵性修习和宗教信仰里,而他们生命的其他方面没有得到发展并失去平衡。 很少人建立了两个支柱。只有非常少的人充分建立了他们生命的所有四个支柱。这样做是对治偏颇和极端的完美解药。因为如果你真正在构建和维护你生命的四个支柱,你不可能在任何方面变得极端或偏颇。你不可能变得强制。你不可能变得痴迷,因为你将忙于关照你生命的基本支柱,以至你将没有时间愚蠢行事或做自我破坏的行为。这将是怎样的一个祝福,其结果是深远的,赋予你一个强大的生命,广大的能力并在你生命的每个面向上都很能干。 你的关系支柱必须包括有能力回应改变巨浪的人——这些人的运作不是出于恐惧和焦虑,而是出于确定和确信,以及支持和帮助世界的渴望。 你的工作支柱必须体现未来可持续的工作——为人们提供真正物品或服务的工作,让你和他人有意义参与并至少能提供你生活在世界上所需的基本需求的工作。 在你的健康支柱里,你的身体和你的思想必须作为内识的载体运作。因为在你存有的真正层级里,身体服务思想,思想服务精神。你不必是美丽或如运动健将或在任何方面出色,你只需要运作正常。良好的健康,良好的心理健康,良好的情绪健康,自我坦诚,对他人坦诚,有能力欣赏和享受当下,有能力认知并为未来进行准备,有能力联接内识并在你的生命里拥有一个真正的基础,有能力拥有简单有益的享乐和艺术表达——这些代表着健康支柱。 灵性发展支柱从根本上是关于你与内识的联接——构建这个联接,依赖这个联接,学习在世界上实施它的智慧,学习如何运用它、认知它并从你思想其他所有冲动和影响中辨识出内识的力量。无论你的灵性修习是什么,无论你拥有何种宗教信仰,甚或你没有一个明确的宗教信仰,可正是你与内识的联接,把你和上帝赋予你以保护你、指引你并引领你走向对世界的一种更伟大成就和服务的东西联接起来。这是你的灵性发展支柱。 你需要构建这四个支柱。这对未来是必要的,因为时代将变得艰难和动荡。你的基础越强大,你就越做好准备去经受世界的风暴并应对越来越多的混乱,因为你周遭人们的困惑、苦恼和愤怒在增加。你将需要认知去哪里,做什么,说什么,不说什么,在哪里奉献你自己,不在哪里奉献你自己,让自己参与什么,不让自己参与什么,在哪里发言,不在哪里发言,去哪里旅行,不去哪里旅行。 你必须拥有这个基础;否则,巨浪将把你冲走。你将感到不堪重负。你的生命将被压倒,你将变得贫困并受制于世界上甚至世界外的非常黑暗的势力。再次重申,时代的艰难是完美的机会,让你重新联接你的生命,构建你的四个支柱,重建你的正直,采取坚决的行动并学习勇敢和客观。 在此不是感知问题,无论你是充满爱还是恐惧。问题是你是否智慧,你是否负责任。别让自己站在一旁,认为这都是感知问题。巨浪远比你更强大。你将无法用你的断言或声明改变它们。但你可以学习减轻它们,适应它们,利用它们服务于你,并利用它们帮助他人。 你周遭的人类需求将是巨大的——它将比任何世界大战更巨大。你将必须做好准备照顾人们,甚至是你不认识的人们,并以对你来说是崭新且意想不到的方式去帮助他人。将发生严重粮食短缺,有些地方将发生严重水资源短缺。你们能源的获取将变得稀缺、艰难和昂贵。将发生政治和经济动荡,世界很多地方将发生严重内乱。 这是你来此服务的世界,你越和你内在的内识联接,你将越能获得这一认知,这将安抚你的恐惧和你的焦虑,确认你的力量和你的伟大本源,以及所有在此服务你和帮助你的有意义关系。 你来此服务一个过渡中的世界,一个将必须在很多方面实现团结以应对人类家庭基本需求的世界,一个将必须准备应对来自世界外、在此从软弱分裂人类捞取好处的族群的严重干预的世界。 这是人类的最伟大时刻,最巨大挑战,最重大危险以及实现团结和合作的最伟大机遇,在此,人类的资源和人类的伟大天赋结合起来,以维续人类文明,重建世界,并为你们在一个宇宙智能生命大社区里的未来和天命进行准备。 然而你将必须采取一种非常不同的行动方针,一种不同的途径。你将必须学习如何做到这点并获取力量,而且是快速地,因为现在时间是关键。每一月、每一年都很关键,决定着你是变得更强大还是更软弱,更有准备还是更缺乏准备,更确定还是更不确定,更与他人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联接还是更少联接。 针对改变巨浪的觉知,是上帝对你的伟大召唤,是上帝给足够幸运读到这些文字的你的伟大礼物。因为是一个伟大的爱,把这个警示,这个祝福和这个准备带进世界——一个对人类的爱,一个对人类潜能的爱,以及一个关注,因而为人类提供了它需要去看见、去认知和去做的事情,从而为生活在一个剧烈变化的世界进行准备,为你们在大社区里的未来进行准备,现在这代表着你们的更伟大天命。 接收这个觉知,作为一个伟大的爱的礼物,因为它就是伟大的爱。接收它,作为一个对你最深刻认知的东西的确认,因为它就是一个确认。接受它,作为一个出自爱和尊重的礼物,因为它就是如此。尽你所能地运用它和遵循它,因为这体现着你对你和上帝的关系的尊重程度。这是你将成就在这个时代带你来此的那个伟大宗旨的方式。

看见、认知和采取行动

开始觉知一个巨大需求或一个伟大事件,只是代表着首个关口。为了成就一个人的觉知,这个人必须采取行动。在此,行动是必要的,以实现个人的觉知并认知个人的实力。 有些人正在开始觉知改变的巨浪,可是却没有针对它们采取行动。结果,他们在丧失他们的自信,没有开始他们的准备。抑郁、愤世嫉俗、左右矛盾——这些都是没能围绕一个人认知重要的事情采取行动的结果。觉知没有得到成就,结果,它变得黑暗。它变得阴翳,灵感丧失了。 行动是必要的,以成就一个人看见和认知的。然而,行动不必是立即的,因为应该有一个沉思的时期。事实上,在看见、认知和行动的过程里存在着三个阶段。 先是看见一个征象。某种东西刺激了你。你认识到必须做某件事。有一个沉思的时间,一个认知这是什么的时间,并感受将它放在你的思想和心上的需要。然后有一个行动的时间。行动本身或许有着很多阶段。事实上,它或许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这在改变巨浪的背景里是事实。即使必须在一个人的生命里发生的一个特别改变,都可能涉及很多步骤。你可能只知道开始的几步,但有必要跟随内识行动。只有这样你才会知道你看到的是否是事实。只有这样你才会知道它对你生命的巨大重要性。 人们想在他们行动之前拥有确定性,可是正是行动本身制造着确定性。正是行动并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一个人的境遇的勇气,制造着确定性。这是确认。人们想在他们行动之前毫无疑惑。可是正是行动本身,如果它是真实和恰当的,最终让你消除疑惑。 内识没有疑惑,如果你和内识的联接足够强大,那么它将带你超越最初的抵制、恐惧、怀疑和无休止的评估。因为行动的时间到来了,这本身代表着一个关口。 有很多很多人,他们已然知道某些事情很长时间了。他们对自己说:“我知道我必须放弃这个”或“我知道我必须改变这个”或“我知道我必须做这个。”可是他们尚未行动,因为他们内在的内识还不足够强大,不足以克服他们最初的抵制。 人类本质里的一个事实,是人们适应着他们的境遇。即使那个境遇非常妥协,即使那个境遇非常糟糕,人们在适应着。这种适应既代表一种优势,也代表一种弱点。人类能够适应变化境遇的事实,赋予它伟大的实力和在世界上的统治。可是人们适应着对他们来说不健康或不代表他们最佳利益的境况的事实,体现了人类觉知的薄弱,以及人们妥协自我的程度,以至对自己造成巨大伤害。 正因为如此,存在着一种最初的抵制。人们已然适应了某种东西,改变令人烦恼。它付出代价。它有风险。除非情况绝对糟糕,否则人们围绕着一系列境况适应和构建着他们的生命。改变需要来自他们内在的一个巨大力量。这涉及不便。它涉及自我怀疑。它涉及带着个人无法完全解答的问题生活。它涉及采取行动,并在一开始放弃优享或看似的利益。大多数人适应着对他们不健康的境况,因为那里存在着某些利益。显然,一个人必须放弃那些利益以改变那些境遇。然而这是让个人摆脱一种不健康和不幸福的状况所付出的一种渺小代价。 因此,在认知某件事情上存在着三个阶段:看见、认知和行动。这里的认知面向,这一过程的第二部分,涉及一种更深刻的共鸣和自我质询。一个人必须问:“这是事实吗?我必须对此采取行动吗?”你甚至可以采取一个对抗你所看见之事的立场,来看看你内在发生什么样的反应。你可以以这种方式测试它。你可以挑战它。可是最终,如果它是事实,你将看到存在着一种巨大确定性,即必须针对你看见和认知的事情采取行动。 一旦这被认识到,那么你越快采取行动越好。只有很少见的情况下,等待会有益处。大多数人在针对他们已然看见和知道的事情采取行动上远远延迟了。他们害怕面对不适,害怕面对自我怀疑,害怕放弃所感知的某些小小利益,因而无法以一种完全有益于他们的方式去改变他们的态度或行为。 显然,为一种渺小的快乐付出一种巨大的代价,为一种非常渺小的回报付出一种巨大的牺牲,是不智能的。显然,这是不智能的。可这正是人们所做的。他们为了一种非常渺小的回报付出一种巨大的牺牲。他们为了非常非常渺小的看似利益妥协着他们的生命。他们为了一种非常渺小的快乐付出一种巨大的代价。正是不情愿这样做,代表了他们生命的一个转折点。 在为改变巨浪进行准备的背景里,你所坚守的那些利益,和对你施加的那些要求相比,是如此无关紧要,以至坚守这些利益不放,代表着一种自我背叛。这就像你为了某种渺小的快乐或利益,而把你的生命交付给某种黑暗势力。在此无法逃避自我冲突。在此你无法真正让自己摆脱问题,因为一旦你看见和认知了真相,你就无法以各种借口和辩护来甩脱它。 这三个阶段都代表着有意识的行动:看见,认知,采取行动。大多数人不去看,所以他们看不见。他们不去看,他们不去真正思考他们所看见的,所以他们在看,但看不见。 第二个错误是人们不去和他们所看见的共处。他们要么驱散它,要么给它某种简单的解释,然后把它归档到他们内在的某个地方。他们不会把它放在他们面前,注视着它。它从他们面前走过。他们不去和它共处,看看它在他们内在激起什么,真正去检视它,检视他们自身对它的回应。 第三个阶段是采取行动,同样在这里,人们不行动。他们说:“啊,我必须减肥”或“我必须停止吃这种食物”或“我必须改换我的工作”或“我必须加固我的家”或“我必须应对我在这个关系里的冲突”或“我必须告诉这个人这件我必须告诉他们的事情。”可是他们不行动,所以他们被卡住了。他们试图保护自己或坚守某种利益或快乐,现在他们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他们牺牲了他们的觉知,他们的福祉感和他们的正直感。他们为某种所感知的渺小快乐或利益而付出巨大的代价。他们在付出高昂的代价。这是不智能的。你会花10,000美元买一片面包或一块糖或一个小刺激或避免一个不便或一个不适吗?花大笔钱这样做是不智能的。你可以看到这点。这如此清晰。 因此一个人必须甘愿去看,真正看着某个东西,真正看着改变的巨浪——阅读它们,调查它们,看看它们是什么,了解更多关于巨浪,以及它们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可能性。这暗示着什么?人们已然研究了这些。聪明的人们已经在看着这些,并在警告他人。这意味着什么?它暗示着什么?它会怎样改变你的生命和他人的生命? 然后是和你所认知和看见的共处。“这究竟对我意味着什么?这确实是事实吗?我必须做什么?” 接着是采取行动——开始移动,振作自己,让自己重新上路,重获你的实力,表达你的自决力,发挥你的力量和权威。在此你管理思想,而非被它管理。在此你指导你的情绪,而非被它们指导。在此你克服你的惰性,克服你的抵制,同时你获得自决力。所有这三个阶段都是强大的。它们都重建你的实力,你的远见,你的能力和你在生命里的方向感。 那么多人没有一种方向感,因为他们没有看见、认知和行动。他们只是经历着生命的运动。他们履行着社会职能。他们做着他们的文化告诉他们去做的事或是他们的家庭期望他们去做的事。他们在经历着运动。他们确实没有看到很多,他们确实没有充分和他们所看见的共处,他们没有针对他们所看见和认知的那些事情采取行动。结果,他们无精打采,被其他所有人所做之事的洪流携卷着。 对此的辩护有很多种,可它们都导致同样的自我背叛。它们都削弱你,切断你和你自己内在内识——已然在给你征象和确认的内识——的联接。如果你不行动,你会丧失灵感。行动是必要的。 面对改变的巨浪,你没有很多时间。这既是一种危险也是一种优势。它是一种危险,因为如果你不尽快采取行动,开始重新思考你的生命,改变你的境遇,启动必须在你自身思想和情绪里以及你外在境遇里发生的改变,你将处于一种巨大不利。因为巨浪正在运动,已然在影响世界,并每天在积聚势力。 这里的优势在于,它召唤你现在就进入行动。它要求你看并看见,要求你和你所看见的共处,要求你针对它采取行动。这启发着行动和决心。你没有时间去长时间思考它。你没有时间摇摆不定。你没有时间左右矛盾。 时间是关键。如果你感受到巨浪的存在,并对它们感到焦虑,那么你同样针对时间感到焦虑。你如何运用你的时间?当一个人不做回应时,紧随这个人的不安感是显著的。你没有很多时间这一事实,给了你动力去回应和行动。 需要时间去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一个人的境遇。需要时间、计划和考量去改变一个人的外在境遇或改变一个人和某些人的关系。这些事情都需要时间。很多情况下,它们可能是困难的,因为已然形成的依附以及一个人对自己的缺乏信心。 如果你等待,那么你回应的自由变得有限,你的选择变得有限,你被迫采取激烈往往是彻底的行动,这或许对你不利。你不想等到十一点钟,因为那时你将没有选择。你的境遇将被指令给你,而非由你指令。你没有进行真正的准备,你将不得不听命于你境况的要求。这种位置没什么优势,而且往往有着巨大危险。 人们等待着采取行动。他们等得太久,然后他们要么无法采取最有益的行动,要么必须付出巨大代价来做这个,远远大于他们最初需要付出的代价。 确实,你必须挣得你的自由。它不是免费的。每个有勇气和正直的行动都需要克服某种东西,放开某种东西和摆脱某种东西,包括你内在和你外在。生命在运动。你必须随之运动。你必须为它进行准备,你必须对它做出回应,你必须感受它和体验它,你必须采取行动。 “生活在巨浪世界里的建议”提供了几乎适用于每个人的一系列问题和指引。这是针对改变巨浪的初始准备。它是个开始,因为改变的巨浪将长久持续,不存在一套写好的指引可以回答每个人的需求和问题。除了履行“建议”并充分利用它之外,一个人必须依靠内识、个人拥有的智慧以及他人的智慧来做出智慧的决定。因为每个人的生命是不同的——他们的境遇,他们的义务,他们的关系以及他们自身思想和身体健康的状态——他们的路径都是不同的。正因为如此,一个处方不会适用于所有人。 正是最终引领你来到内识的伟大指引,将赋予你所需的实力和智慧以前行。可是某些初始的准备必须做出。面对改变的巨浪,如果你的境遇把你置于巨大危险里,那么现在你必须应对它们。别等待,否则你可能无法改变它们。 你在哪里生活,你如何生活,你如何旅行,你的工作,你的健康,你从你的关系获得的支持量,你的行为和你的情绪——这些都非常重要。只是改变一个人的思想是不够的。一个人必须改变他的生命。 在此你将必须超越你的社会熏陶和你的更软弱倾向——让其他人失望,冲破束缚你的锁链。这样做的力量来自你不做其他势力的奴隶、不受不真实和不真诚事物的束缚和阻碍的决心。你通过这样做,来构建这样做的力量。正是这,将携领你前进。 新讯息将提供工具,可是你必须使用它们,并学习智慧地使用它们——构建你生命的四个支柱,来抵消你所否认的你生命某些领域存在的偏颇;构建一个坚实的基础;构建你和自己、和他人、和你生活的地方、和你做的事情、和你的思考方式的一种强大关系;发现你的优势和弱点,强化前者并管理后者。如果你要在面对改变的巨浪时变得强大和自决,就不存在别的方式。 现在躲在后面或放弃你的实力是没有安全和保障的。假装不存在一个巨大挑战,坚守你所拥有的渺小东西,让自己依附于给你一种暂时的保障和福祉感的无论什么东西,这会有什么保障呢?这会有什么保障呢?什么会不受挑战呢?什么会不对改变的巨浪孱弱易感呢? 很多人将和船一起下沉,因为他们不想离开船,而其他人已经逃离,等待着被营救。这是关于人类存在的可悲事实,因为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尚未真正实现足够强大和团结。可是个体已然实现并且始终如此,现在更多的人必须获得这种实力和稳定以及这种专注。 生命在给你征象。它在告诉你什么正在到来。你内在的内识正在给你征象,督促你回应。 人们利用困惑作为一个躲藏之所,遮掩他们所认知的事情,避免和这些事情共处并采取行动。它就像一个烟幕,这样人们就不必看见,认知和采取行动,并承担风险和面对挑战。它是一种集体沉瘾。它是一种大众逃避。 普通大众生活在一种非常低水平的正直上。你不能让这发生在你身上。你必须另行选择,如果这意味着你必须离开你的朋友或冲脱你的家庭,那么这是所要求的。这是对所有伟大圣徒和信使们以及所有进而去做重要和伟大事情的人们的要求。几乎在所有情况里,他们必须冲破他们先前的效忠,以拥有自由、实力和机会去承担一个更伟大生命和一个更伟大服务。 别以为你的生命不够重要,不足以做这个。在这方面,要留心你告诉自己什么。因为你内在有很多声音,可是只有一个声音是真实的。有你文化的声音。有你家庭和父母的声音。有你朋友的声音。有你宗教传统的声音,假如你拥有一个宗教传统的话。有你老师以及你生命里其他有影响力的人的声音。然后还有内识的声音,它通过你的感受,通过你的想法,并通过你的身体感觉讲话。最终,这些声音里只有一个是真实的。内识或许反映在你父母的智慧,你朋友的智慧,你老师的智慧,甚至你文化的智慧里,可是这一智慧是罕见和出众的。 现在花时间和这个共处。停止你无休止的四处奔波,花时间和这个大社区讯息共处,和改变巨浪的实相共处。静休一段时间。先不要和你的朋友讨论。你必须首先在自己内在思考它。你必须首先建立你自己和它的关系。别把它带进无聊的对话里。别寻求他人的见解,直至你自己认知真相为止。 这是审慎,这是重要的。人们通过和他人无聊的对话交出他们的确定性。这是对你、为你的召唤,而不是为他们。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召唤。这是你的召唤。你将如何回应它呢? 观察自己。看看你的思想告诉你什么。聆听你内在不同的声音。你在用理性或情绪或他人或权威人士的共识来阻止你和你看到的某种东西共处吗?你用哪些方式破坏你的确定性并否定你自己的体验呢?你在用理性或信念或假设或其他人的权威或惯例或历史吗——你用什么来背叛你自己和你的体验呢?你必须认知这个。你必须认知你的优势和你的弱点。你必须认知你在看见、认知和行动方面的倾向性。 你将需要节制你的行为和你的思想。这可以做到。你拥有这种力量。你不只是你的感受或你的社会熏陶的奴隶。你拥有这种力量。可是为了认知这一力量,你必须使用它,你必须根据它行动。否则,力量只是一个想法,一个瞬间的体验,一个认知,但还不是你内在运作的一个实相。 巨浪攸关你是谁以及你为何身处世界。可是除非你开始参与,除非你采取行动,除非你承诺自己采取这一行动,否则你怎么能认知这个呢?关系通过认知,通过共鸣,通过采取行动得到实现。这在你和一个人,和一个地方,或和一系列伟大事件的关系里是事实。 你不可能坐在边线上实现理解。在那里你将永远看不到真相。你必须入场,因为这是你的生命。这是你到来的原因。这攸关你的境遇,你的福祉,你的自由,你生命的价值和品质,以及你最珍视的关系的价值和品质。 正因为如此,上帝赋予了你内识——以指引你,保护你并引领你进入一个更伟大生命。正因为如此,内识抱持着你是否将对巨浪做出回应以及你回应的智慧、意义和价值的钥匙。 你必须甘愿做其他人不做的事情。你必须甘愿看见其他人看不见的事情,认知其他人不认知的事情,采取其他人不采取的行动,因为事实是,你可能是你认识的唯一一个或你认识的很少数正在做出任何行动以回应和准备的人之一。这是你内在的内识变得强大的方式。 人类不是牛群或羊群,尽管他们会在很多方面像这样行事。然而这不是他们的实相。为了获得实力以做出不同的回应,你必须接受这一实力,你必须据此行动。你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认知它的真相和它对你的价值。 生命现在正赋予你完美的动力去这样做。你不再生活在宁静的境遇里,在那里没有任何东西要求你任何事情。相反,你正生活在越来越严苛的境遇里,生命在要求你很多事情。什么是生命在要求的最重要事情?要回答这个问题,不仅要看向你自己的内在,而且要看向你之外,看看什么正在地平线上酝酿着。无论你准备与否,事件都将发生。你无法希望它们离开。无论你的思想状态或意识状态如何,它们都将发生。 改变的巨浪正在到来。它们正在构建。它们正从地平线上呈现。它们已然在影响世界各地的数百万人。现在你将做什么?你将遵循什么?你将遵循你内在的什么声音?你将留意你外在的什么智慧?你将积聚多少勇气?你将多么深入你的准备?你将多么严肃地对待境况?你将多大程度地妥协自己,以满足他人的意志或期望? 只有你能回答这些问题。在此你正被赋予觉知的礼物。这是一个带着爱和尊重被赋予的礼物。上帝尊重你内在的伟大实力,你刚刚开始发现的一个伟大实力。上帝尊重你身处世界的更伟大宗旨,你刚刚开始辨识和发现的一个更伟大宗旨。上帝正赋予你预警的伟大优势——一个交由你去辨识,去要么接受要么否认的一个预警。 这是上帝赋予你的礼物。它必须成为你给自己的礼物。它必须成为你给你的孩子、你的朋友、你的家庭以及任何拥有力量和智能去聆听的人的礼物。 你必须准备你的孩子,因为他们将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巨大变化和艰难的世界上。你强化他们,不是通过告诉他们什么正在到来,而是通过强化他们和内识的联接,通过教导他们空想和现实的区别,通过帮助他们辨识他们自身优势和弱点的本质,通过和他们分享你在生命里学到的智慧,通过向他们展示他们可以在何处通过他人的体验来获得更伟大智慧。 这是给你孩子的一份厚礼。不过你的最伟大礼物是通过示范——你所决定和你所选择的生命的正直和品质,以及你如何回应生命的要求。这是给你孩子的最伟大礼物。如果你软弱和妥协,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如果你自欺,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如果你屈服于他人的期望,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 然而如果你真的能够看见,如果你真的能够认知,并真的能够采取行动,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如果你认识到生命正在改变和运动,并且你必须随之改变和运动,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如果你能体验你自己内在内识的力量和临在,表达它并根据它行动,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他们指望你来教导他们或智慧或愚蠢,或自尊或自欺。在这方面你是领导。… Read More

你在一个变化世界上的宗旨和天命

通过为改变的巨浪和为大社区进行准备,你在为你生命真正的宗旨和更伟大使命进行准备。这些并非只是麻烦。这些是你一直等待的机遇。因为在正常境遇里,你永远无法找到你在生命里的更伟大宗旨和使命。某种非凡的事情必须发生,将它们从你唤出,制造一种它们将被需要和被召唤的境况。 在此你无法启蒙你自己。必须有更伟大势力在运作,包括物质层面还有精神实相。因此,你直面改变巨浪的实相,而他人对此保持无动于衷或无知,这并非偶然。你找到了致人类新讯息的这一小部分,这并非偶然,因为这会发生是被安排好的。你来到这里是一个天命的行动。这是一个天命的时代。 人们或许带着惊恐或否认,带着各种各样的人类反应看向巨浪。他们无法看到他们真正面对的,正是将救赎他们,并赋予他们一个更伟大生命、一个更伟大宗旨和一个更伟大贡献的唯一东西。 可能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去等待重大事件从你唤出这一更伟大宗旨,在这期间,你将被吸引着去建立你自己的宗旨,把自己奉献给你自己的更大宗旨,把自己奉献给愉悦你、刺激你或启发你的事物。在这期间,你或许会结婚。你或许会拥有一个家庭。你或许用人、责任、义务等等填充你的生命。可是当伟大机遇到来时,它依旧是你的召唤发生的时刻。如果你的生命受到拖累,如果你被人、责任和义务所阻碍,那么你就更难以做出回应。可是,时机和回应依然是根本性的。 你现在被召唤着去了解大社区生命,并成为少数能够接收这一启示的人,这并非偶然。你并非出于偶然找到它。这背后有着一个宗旨,你看。这代表你生命的伟大神秘——当你在表面过着你的生活时,更深层势力在表面之下运作着。 表面上,生命看似混乱且不可预测。它看似世俗。没有任何真正非凡的东西。它充满刺激,一些带来快乐,大部分带来痛苦。可是深入其下,存在着推动你生命的更深刻流动,推你走近,去学习某种东西,看到某种东西,回应某种东西——包括在你自身内在,以及在广大世界里。它就像海洋,表面上汹涌澎湃——被世界的疾风席卷着,被琐碎的力量推动着。可是在它的深层,海洋被更强大力量,被行星力量,被巨大和神秘的力量支配着,推动水体从地球的一部分流向另一部分。 你的生命像这一样。表面上,它平静,它动荡,它一天天变化着,可是这没有提供它真正运动和真正宗旨的真正提示。从海洋表面,你怎么可能决定水体的巨大运动到底是怎样的?你无法决定。在此,你需要具备一种更伟大智慧,内识的一种更伟大洞见,才能真正理解这一事实,即地球上的水以一种传送带的方式,从球体的一部分流向另一部分——你无法从表面上看到或理解这个。 你生命的内在拥有着更伟大势力——被世界上以及世界外,被物质实相以内以及物质实相之外的力量激发的势力。你在此拥有一个宗旨,它与你所生活的时代以及即将到来的事件相关。 假如让每个人自己设计一个更高宗旨的话,你们就会拥有一个充满音乐家、诗人、园丁、理疗师等等的世界。它会极其被动。它会全无活力。它会毫无意义。 因此你的更伟大宗旨确实超越这些。只有极少数例外的人天命注定成为伟大的艺术家或音乐家,或是伟大的运动员或某个特殊领域的专家。当他们前行时,这些被揭示给他们。可是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一神秘持续着,从他们生活的表面,他们无法辨识它——它的意义,它的宗旨或它的方向。 你把自己看作一个软弱的人,努力生存,努力幸福,努力拥有好东西并避免坏东西,努力纾解,努力拥有快乐,努力拥有机会。可是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你被派到这里肩负着一个使命,任何事物都无法满足这个使命,除非使命本身。那将激发你内在的那个使命的,是世界上的重大事件以及他人的需求,这把它从你唤起。它们带来启蒙。 世界上的需求将增长。人类家庭将进入更巨大胁迫之中。召唤将对很多人响起,召唤他们从沉睡和自我成就的梦境中醒来——被召唤采取行动,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更深刻记忆以及对世界的责任感。 从表面上,你无法看到这个。它听起来不可思议。或许对你来说,它听起来不错。或许并非如此。可是你无法从表面上看到它,因为它代表着神秘,你生命的神秘。你为了幸福和满足自己所做的一切,你所做的耗费你大量时间、精力和生命力的一切,无法满足这一更深刻需求——灵魂的需求,去发现你在生命里的更伟大召唤,回应它,为它进行准备,被启蒙到它里面,并在你生命的变化境遇里服务于它。 事物将在何时以及如何准确地发生,依旧是神秘的一部分,因为很多东西会改变事物发生的机会或时机。正因为如此,预测是适得其反的。未来总在改变和转换,结局可能呈现很多种样貌。可是方向是清晰的。 因此,你了解改变的巨浪,并非只是为了逃到某个地方,并保证安全。你让这个被揭示给你,并非只是为了能够强化自己。它实际上代表着一个更伟大召唤。有无数不同层面和类型的服务。你还不知道。你只能走向召唤你的某种真实的东西。你必须让定义保持开放。别做结论。别为自己宣称一个角色或一个头衔。那总是不成熟和愚蠢的。 巨浪将向你展示,你必须去哪里,你必须如何行事,你必须遇见谁,以及你必须学习如何回应生命。它们将向你展示如何成熟起来,如何成为统一的人,内在拥有统一的参照点,拥有统一的伟大焦点和导向,而非一个散漫的人,有着很多声音,有着很多方向,内在有着各种冲突和对立。你永远无法通过研究你的个性或你的个人历史来认知你的更深刻本质。它 必须通过身处世界的一种更伟大体验和一种更伟大参与而被揭示给你。 因此,正确和最佳的途径,是把自己置于一个学习者、一个学生的位置上——不做假设,不做宣称,不生活在定义里,而是让道路敞开,让你的生命不加解释,让神秘召唤你并指引你前行。 因为在你生命所有变化境遇以及即将降临世界的巨变中间,依然存在着神秘,正是神秘将赋予你明晰和方向。这是内识存在的王国。这是你的精神家庭能够和你沟通的王国。这里,你能接收指引。这里,你能做他人永远不会做的事,看到人们永远看不到的东西,听到人们永远听不到的东西——对你的生命以及对他人的福祉来说重要的东西。 因此,当你前行时,你必须花时间静心和内在聆听。静心就是学习如何安静思想和聚焦思想,这样你就能超越你的思绪去看清,超越你的思绪去听到——听到什么在那里,看到什么在那里,并发展客观性以及带着明晰而不带偏好或恐惧去看的能力。 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一技能超越他们所及。可是你必须培养它。你通过开展重要任务来培养它,你通过构建与你内在内识的一种联接来培养它。 通过开展内识进阶,你学习如何安静思想,如何聆听内在,如何辨识内识的声音和运动,从你思想的所有其他声音中间——你父母的声音,你老师的声音,你文化的声音,你朋友的声音,你恐惧的声音,你渴望的声音,你自我怀疑的声音,你自我批判的声音——所有这些停留在你内在的其他声音。然后还有内识。 唯一让你能够对你所听到和感知的东西是真理抱有信心的方式,是通过构建这一联接,并学习从你思想的其他所有冲动里,其他所有空想和想法里,辨识内识的临在和内识的运动。内识进阶将教导你如何做到这个,这将给你一个巨大优势。 因为你在进入非常不确定的时代,重要的是你学习生活在不带自我定义里,不试图掌控事件,不试图生活在结论里。在此,带着问题生活将是必要的——对这些问题你没有一个或多个解决方案,在此,你将必须和问题一起协作,以学习如何解决它,学习如何应对它的需求等等。 你将必须让你生命的一部分保持开放和神秘。那些无法做到这个的人,在面对改变的巨浪时,将不会有好日子。他们将看不到,他们将不知道,他们将没有准备。当改变降临他们时,他们将惊慌、暴怒和恐惧。 如果你将进入不确定的时代,你必须在内在拥有这种开放,这种聆听能力,并非为了得到答案或解释,而是去聆听,以培养内在导向的能力,这样当内识必须对你讲话的时刻到来时,你将能够回应,你将能够感知推动你的那个讯息的运动。 你修习静心并非为了得到任何东西,而是学习保持静心。你学习保持静心,这样你就能够感受和聆听。你聆听,以发展聆听的能力,这样当你在外面时,你内在的内识就能在必要时对你讲话,指引你,和阻止你。 当时间进展时,你将会在世界上应对非常艰难的境遇,看到巨大的苦难。你将如何维持你的定位呢?你将如何防止自己进入恐惧和惊慌,畏惧和担忧呢?你将如何阻止自己陷入他人的训诫和谴责,这些将在你周遭四起?你将如何防止自己丧失信心、放弃、感到无望和挫败呢?当雨落下,雷响起时,你将如何能够保持思想和宗旨的明晰呢? 现在这些对你来说都是重要问题。它们要求和内识的一个更深刻联接,对你生命和未来的一种开放。你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你不知道它的结果将是什么。你不一定知道谁将做得好以及谁将做不好。你无法预测它,因为你正进入巨变和不确定的时代。你将如何认知呢?你将必须保持开放和聆听。 正因为如此,“生活在巨浪世界里的建议”确实只是初始指引,因为每个人的境遇都会有所不同,每个人在生命里都有一个独特的使命和宗旨要去发现和成就。因此,除了建立初始步骤并构建一个基本基础之外,你将必须依赖你内在的内识和他人内在的内识,以穿越前方变化和不确定的时代。 你在此被提供的东西,对你的成功至关重要。这在你内在种下内识和智慧的种子,但是你必须进行准备。你必须学习内识之路。你必须研究巨浪。你必须重新评估你的生命——你的关系,你的活动,你的义务以及一切——开展深刻评估。当他人软弱时,你将必须坚强。当他人没有信念时,你将必须拥有信念。面对悲剧,你将必须慈悲。 现在你不能迷失自己。以前,对自己保持真实是一种优势,但不是一种必要。在此,它二者皆是。你必须学习不带偏好、不带恐惧而是带着一个清晰的思想去看,并拥有内在的这个实力,对内识的这种信念,和上帝的这一联接,和神秘的这一联接——不做错误的假设,不去相信一切都会产生,不去认为你将在所有情况里受到保护,因为这不是事实。 正因为如此,在此,你内在的准备比你在外在所做的任何事更重要,因为你在外在所做的无论什么都是一种暂时的权宜。你无法为你的余生储存食物。你无法保护自己免遭每一个事件和不测。你无法储备数十年之需。地球上没有任何地方是完全安全或超出改变巨浪所及的。 因此你将必须变得明晰和机智,智慧和内在指引,因为外界很少人将能给你智慧的辅导。你将必须照顾你的家庭,或许还有其他人。你将必须关照你的健康——你的心理健康和你的身体健康——有些时候你将必须做非常勇敢的事。 你越珍视你的实力并认同它,在面对不确定时你将构建越多的信心。即使面对灾难,你也将拥有一种内在信心,它不会是一种虚假的信心。它不会只是你告诉自己的某种东西,以抚慰自己或让自己感觉更好。它是内识的力量。那是你的核心实力,但它是神秘的。你无法掌控它。你无法让它给你提供你想要的。你无法利用它作为一种资源。因为你必须服务于它。你的思想旨在服务精神,正如你的身体旨在服务你的思想。你无法利用精神作为一种资源。 你的信心必须建立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你生命里的权威感必须建立在超越你的个性和你的想法之外,因为你的很多想法将受到挑战,并将证明是不足以面对未来以及穿越前方的艰难时代的。 正因为如此,你必须成为内识的学生,以及世界的学生。你将需要延缓你关于人们以及关于世界的很多想法和信仰。你的很多自我安慰的假设现在将只会弱化你,让你更难看到你需要认知和做什么。 你不知道结果将是怎样。但是结果将是怎样,其实并不要紧,因为你在此是为了服务世界,你服务世界而不要求一个结果。如果你的服务是纯粹的,如果它来自爱和慈悲,那么你奉献因为你必须奉献,而非因为你被确保了一个结果。你无论如何都去做。你努力导向一个好的结果,但最终,你无法控制它。这样如果你对他人的服务似乎失败了,你将不会感到非常震惊。你做了你能做的。就像战地上照顾伤员的医生,你用你所拥有的东西去做你能做的。 你在此为了服务,不是为了掌控。你在此为了奉献,不是为了你自身利益而操控事物。这给了你免受悲剧影响的一种免疫,某些情况下悲剧可能极度令人沮丧。你周遭的其他人将失败。他们将没能进行准备。他们将没能看到和认知。他们将没能维持他们的稳定。一些人甚至将失去他们的生命。你不能失败。这是你必须拥有的信心,它必须建立在内识之上,而非建立在你自己的某种错误感知上。 那些将能穿越前方高度不确定时代的人们,必须拥有这种实力和内在指引。如果他们要从这些境遇中受益,如果他们要被这些挑战提升和强化的话,这必须成为他们的焦点。 从个体角度上,它看似太过分了。要求太巨大了。问题太巨大了。后果太悲惨了。从个体角度上,你或许干脆放弃,到某个地方躲起来,希望这像一个噩梦一样都会过去。你会醒过来,生命会像你所认知的那样继续。从个体角度上,巨浪似乎太激烈,太极端,不可能,不可信,不合逻辑,不合理。 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似乎是不可能和不合理的。即使你认为它可能,你也会认为它该是某种别的东西,某种可爱美丽的东西,某种甜蜜确信的东西——绝不是要求你应对艰难或在艰难境遇下服务民众的东西。它应该是某种会让你感到美妙,并在一种喜悦状态里将你带走的东西。 但这是空想和现实之间的差别。这是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这是它看上去的样貌,在它被人们掺假、腐败、和其他东西交织起来,被转变成一个政治工具,或被宗教机构用来确立他们的权力和他们的统治之前。 这是一个新讯息以其纯粹形式所看上去的样貌。它是明晰的。它是强大的。它要求人们伟大的事物。它赋予人们伟大的事物。它没有被冲淡,从而能够被大众接受。它没有被社会化,从而能够被社会接受。这是真东西。你必须真诚,从而能够看到它,回应它,并接收它带进你生命的力量和恩宠。 人们将思量信使,认为他必然是强大的并制造奇迹。他必然能够完美无瑕——没有过失,没有污点,没有错误,所有时候对所有人充满爱和慈悲。然而真正的信使是一个人——易犯错,倾向犯错——然而又是强大的、承诺的和奉献的。 你能看到空想和实相的差别吗?如果你的生命是为了构建和维续空想,那么实相将逃离你。你将依然以空想的形式进行思考,并且你的期望将反映这个。 你正在聆听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被首次呈现到世界上。你在阅读它。这在过去从未发生过。如果你无法接收它,如果你不相信它,如果你认为它是别的东西,那么这返照在你身上。为了接收某种纯粹的东西,你必须在你自身内在获得纯净。它将不会契合你的期望或你文化和社会的期望。 真正的使者从未在他们自己的生命时代得到珍视。唯有在他们去世后,不再成为一个社会问题或一个安全问题时,他们才会被神化。他们才会被颂扬。寺庙和纪念碑才会为他们构建。可是当他们活着时,他们是一个问题,一个刺激物,令人心烦,令人不安,讲述那些人们难以理解或难以在他们自身内在面对的东西,给生命设立一个更高尚标准,让每个人感到他们的境况到底是多么可怜地妥协着。 上帝对你拥有一种比你对自己更高的尊敬。因此,伟大事物被赋予你去做,去看,去认知。如果你能够接收这个并做这个,你将摆脱你对自己悲哀的看法,并构建你和自己以及和他人关系的一个新基础。 新讯息带来一个警示,一个祝福,和一个准备。如果你不认知那个警示,你将不理解那个祝福。如果你理解那个警示和那个祝福,你将看到对准备的需要。你将需要一条道路,一种方法,一个路径,以达成和获得这里所呈现的东西。 面对这个,你将感到软弱和困惑。某天你将感到强大。第二天你将感到软弱。某天你将感到你的生命得到祝福。第二天你将感到好像你被遗弃了,因为那是你思想的表层——一天平静,下一天骚动,有时被世界的疾风凶猛地击打,从未安定。可是当你学习与你内在内识的力量和运动建立联接时,这种表面的动荡将对你以及对你的思想和情绪,造成越来越少的影响。你将只是把它看作你思想表层的动荡,这将赋予你越来越巨大的平静和客观。 并不期望你能完全理解那个警示,因为你自己必须持续关注。你必须拥有自己的理解。只是听到它和相信它,将不足以激发你内在勇敢的行动,或唤起你内在的智慧。 那个祝福是内识在你内在。它在此指引你,保护你,并引领你走向你生命里的更伟大成就。它在此为了让你能够找到那些将代表你生命里一个更高宗旨的人们。它意味着上帝和你同在,在你内在,和你联接着,并且人类在这个世界上以及在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里,拥有一个更伟大前途。这是祝福。你天命注定拥有更高宗旨的关系,只要你能回应你生命里的一个更伟大召唤,只要你能面对你生命的实相,只要你能一步步向前行进。这是祝福。 然而这要求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去思考自己、他人、世界、未来和过去。它要求一个巨大的重新评估,这需要时间。因此你将不会完全理解那个警示。你将不会完全理解那个祝福。你将看不到对准备的需要或理解那个准备到底如何奏效。 你可能看着内识进阶的学习,想:“哦,这真简单!这是基本的。这是给初学者的。”然而你不清楚你在看着什么,它是怎样的一部杰作,以及精神的力量如何能够通过你和它的关系而运作。… Read More

你将把你的信念置于何处?

信念是重要的,只要它建立在体验之上。没有体验做基础,信念只是成为一种希望,而希望本身是脆弱的。它没有力量充分面对失望和不确定。 对上帝抱有信念,有赖于一个人的期望。你从上帝那里期望什么?你想从上帝那里得到什么?你甘愿奉献给上帝什么? 虽然信念本身可以囊括广泛的体验,可是它的价值可以取决于它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期望是什么,以及一个人期待甚或要求上帝什么。 人们对上帝非常失望,因为某些期望没有实现。这些人体验了损失,失去所爱的人,或失望和失败。他们体验了悲剧,现在,他们关于上帝存在的观念和信心被动摇了,有时甚至被破坏了。 人们将对某种事物拥有信念,因为拥有信念是自然的。如果他们不对上帝拥有信念,那么他们将对取代上帝位置的其他事物拥有信念。他们或许对他们的政府拥有信念。他们或许对经济拥有信念。他们或许对工业拥有信念。他们或许对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能力拥有信念。他们或许对某些人拥有信念。他们或许对自然拥有信念。可是无论那是什么,他们都将拥有信念。没有信念就是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就是生活在地狱里。 于是问题变成了:一个人对什么拥有信念,那个信念的本质是什么?它是建立在真正体验之上,还是建立在想法或哲理之上?这一信念得到良好放置吗,它拥有真正的实力吗? 面对正在降临世界的改变的巨浪,这将挑战人们对自己、对国家、对自然本身以及对上帝的信念,信念问题变得非常重要。这一信念的力量以及它被置于何处,对于个人在面对变化境遇时能否运作,以及能否拥有创造力、辨识力和能干,变得非常重要。 如果你对政府拥有信念,你将看到政府无力供给。政府将显得冲突,有些情况下,是无能——无法应对状况,无法教育民众,无法指引民众。事实上,这已然如此。政府中有谁在告知关于改变巨浪的实相——关于能源资源的真实状况,变化和变暖气候的真正可能性,流行病的危险,关于谁将获得剩余资源的不断加剧的竞争,经济动荡和经济状况的真正可能性? 人们将对他们的宗教拥有信念,可是他们的宗教没有教育他们、准备他们或正确指引他们的注意力。 其他人将对自然拥有信念,可是自然将是严苛、严格的,甚至对无准备者是无情的。 还有些人将对上帝拥有信念,可是他们将受到这一问题的挑战,即上帝怎么会允许这样的巨变发生呢?天意何在?上帝的指引之手何在?祝福何在? 当时代变得更艰难时,人们将被投入非常艰难的境遇里。将发生悲剧。将发生饥荒。将发生冲突。一个仁爱的上帝怎么会允许这发生呢?是上帝因为人类的错误惩罚人类吗?还是上帝只是简单地让人类收获它所犯错误的回报呢?什么样的仁爱造物主会这样做,尤其当面对悲剧和剥夺时? 当人们面对他们没有预期且没有为之准备的境遇时,人们对自身的信念将受到大大挑战。这对富人来说尤其困难,他们现在必须面对非常艰难的决定以及丧失他们大部分财富的前景。 关于人们对生命本身的信念,将发生什么呢?现在生命正做出一个彻底的转弯。它似乎正进入一种混乱状态。改变和艰难正在已不断加速的形式发生。当生命变得如此不可测,很多地方是如此危险时,一个人如何能对生命拥有信念呢? 人们的信念将受到巨大挑战。正因为如此,必要且始终必要的,是把你的信念放置在上帝置于你内在的指引力量上——内识的力量和临在——这个更深刻智能在此指引你、保护你并引领你,只要你愿意遵循,走向一个更伟大生命以及对他人的一种更伟大贡献。 内识被如此严重遮蔽且未得到表达——除了少数罕见的个体之外——以至人们确实不知道它能做什么。他们认为内识是他们用来思考的思想,可是当一个人面对如此混乱且看似无法解决的问题时,谁会对自己的智能拥有信念呢? 现在智力将没有答案。它将谴责。它将抱怨。它将走入否认。如果它不得不面对实相的话,它将感到惊恐。可是它本身无法应对改变巨浪的力量和后果。内识保持着未被知晓和未被认知。人们能够认知它的某些显化,并称之为直觉。可是它比这更伟大。 在如此一个彻底改变的世界上,你将对什么拥有信念呢?对你的政府吗?对你的金融机构吗?对市场吗?对你的宗教机构吗?你将对自然拥有信念吗?你将对智力拥有信念吗?你将对某些人拥有信念吗,他们或许因为你们共享的改变境遇而变得完全混乱?你将对改变拥有信念吗?一切都在改变。生命在改变。你将对开悟拥有信念吗,即你将超越爱和恐惧,希望和绝望的范畴实现开悟——一种如此难以实现且很少有人实现的开悟?你将对你的灵性路径拥有信念吗,对大多数人来说,它并未让他们为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你将对什么拥有信念呢?你已然丧失信念了吗,变得越来越无助和无望,甚至在改变的巨浪真正开始冲击之前? 一些人对无望拥有信念。这是他们所相信的。这是他们认为不可避免的。一些人对浪漫拥有信念,因此他们生活在一种浪漫的梦境里,就好像他们的生命是某个电影,和他们周遭的一切以及他们内在真实存在的一切解离。 这里真正的挑战,是对内识拥有信念,开展内识进阶,并学习内识是什么——体验它,回顾你过去对它的体验,看清它是你生命不断的主线,经历幸福的时光和艰难的时光,经历变化的境遇,经历变化的关系。经历成功的时刻和绝望的时刻,正是这个内识的主线——这不断的主线,这不断的临在,这位于你智力之下和之外的不断且坚守的智能。 上帝将这个完美的指引智能置于你的内在。最终,除了对你自身内在以及他人内在的内识拥有信念外,你还能对什么拥有信念呢?内识不受制于变化的境遇。它不像智力那样容易犯错。它不受死亡和毁灭的威胁。它不依恋快乐、人、地和物。它不担心财富以及财富损失。它在此肩负一个使命,一个来自上帝的使命。它的使命就是你的使命,等待着被发现。 你周遭的一切都将受到挑战。你周遭的一切都将被证明是脆弱的、易错的和易感的。机构将不胜重负,某些情况下将失败。自然将显得严苛且毫不妥协。对天意和对被拯救的希望,将随着时间推移而消逝。这对很多人来说将是一个信念危机。然而事实上,你被派到世界上,就是要生活在这个时代,面对这些境遇,并贡献唯有你内在的内识知道的某种独特和必要的东西。 改变的巨浪对智力来说是一个悲剧。它们对你的人格思想以及你对自身的想法来说是一个悲剧。可是对于内识来说,它们是理想的境遇。它们是内识一直等待的挑战。它们是做贡献的最伟大机遇,以及为人类创造一个新基础和一个新的前进道路的机遇。内识是你的核心实力。它是你最强大的面向。它是你和上帝联接的部分。上帝正是通过内识对你讲话。 很多人似乎认为,上帝在此提供一种有益的生命,一系列快乐和平的境遇,就好像上帝在管理他们的环境。显然,当事情超出控制或失去控制时,当悲剧袭来或社会构架瓦解时,对上帝的信念于是被投入巨大的怀疑和困惑里。 一些人认为上帝保证幸福和满足。当幸福和满足不存在时,人们要么失去忠诚,要么觉得不知何故,上帝在挫败他们以及他们那些未加质疑且往往是无意识的期望。 上帝知道世界是一个艰难和危险的地方。正因为如此,上帝把内识置于你的内在。你必须将你的信念放置其上的,正是这个神秘智能,这个对确定性和方向的瞬间体验。其他一切或许看似失败,或被证明是易错或不充分的,可是内识活在你的内在。它是神秘的,因为你无法定义它,你无法掌控它,你无法利用它。它不是智力的一个工具。你无法利用它实现财富、支配他人或毁掉你的敌人。 它远比智力更强大。它在智力之外。它只会被智力阻碍,因为你的思想和你的想法在大多数情况下制造着障碍,阻止你对内识力量和临在的体验。 唯有内识将会知道,在面对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时,该做什么。即使你必须在你的生命里转一千个弯,内识也将指引你做出正确的转弯。还有什么能为你做到这个呢?还有谁拥有这种智慧和这种镇静以这种方式指引你呢? 很多人将指望他们的政府领袖提供安全和保障,并且巨大努力将被付出,来提供这一安全和保障。可是你不能仅靠这一希望生活。因为政府将拥有有限的资源,政府机构的负担将是巨大的,它们将无法供给所有人。 你或许需要这些服务,可是指引你的依然是内识——只要你能遵循它,只要你能臣服于它,只要你能敞开你的思想,让这个临在在那里,并学习建立与内识的一种联接。它不仅将从灾难中,从危险境况里,从自我破坏性的决策里,从遵循将带你走进更巨大艰难的人里拯救你,而且它将给你提供你所需要的实力和信心。 最终,这看似如此威胁、压倒或不安的境遇,正是将让你的真正礼物呈现出来的境遇。这是因为内识来到世界上就是为了面对这些境遇。对你来说,它是意料之外的。对你关于自身的想法以及你的智力来说,它是意料之外的。它被视为灾难或悲剧,是一个巨大不幸。可是对内识来说,它是完美的境遇,在此你超越自私、软弱、自虐和个人沉瘾,以起而面对一个伟大场景。 你无法对这个场景拥有信念,因为场景本身非常变动。无法准确确定事情将如何发生,人们将如何回应,以及什么将会发生。境遇或许会合谋对抗你。你无法对它们拥有信念。你无法相信一切都好变好,因为很多人将会失败,悲剧性的后果是非常可能的。你无法坚信你将撑过去,因为你不知道你是否将撑过去。没有内识,你将不会拥有这一信心或这一确定性。 信念问题非常重要,因为它将决定,你将在你自身内在以及他人内在寻求什么。很多人将站出来宣称拥有领导人类前行的答案。他们将志在获得政府或宗教里的领导地位。然而你将能够看到他们是受内识还是只受个人野心的指引。很多错误的领袖将在巨大艰难的时代涌现出来,很多不良信息和指导将被提供。这些人中有些将是真正危险的。唯有内识能够告诉你这个。 那个受到如此熏陶去遵循他人见解,或是指望你周边的环境提供确定性的你,将被投入如此的困惑甚至绝望里。然而你内在的内识不困惑。内识不绝望。带着内识,你能面对任何变化境遇,而不带绝望,不带谴责,不从内在分裂,不崩溃,也不丧失信心。正因为如此,内识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对你来说,或许它是一个神秘,某种很少被体验的东西,某种超出理解的东西,某种模糊的东西,某种微弱的东西,或某种遥远的东西。可是内识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 前方的时代将毁掉你对很多事物的信念。它们将揭示你对这些事物的依赖,以及与之向关的所有假设。所有那些你认为将照顾你、供给你并确保你的未来的东西,现在将被投入严重质询和怀疑里,让你变得愤世嫉俗和绝望,敌视和愤怒。 你的生命将穿过一片没有路径的茂密森林。什么将在此指引你呢?什么将引领你前行呢?如果对其他一切事物的信念挫败了你,什么将引领你前行呢?你或许对你的家庭拥有信念,可是你的家庭或许陷入无序、冲突和困惑里。你或许对你的主要关系拥有信念,可是这些人或许屈服于恐惧、愤怒或困惑。 对那些内识强大的人拥有信念是有价值的。可是,正是你内在的内识将给你力量去遵循他们。因为无人能超越犯错,所以你内在的实力将帮助他们避免犯错,他们将帮助你避免犯错。这是受到内识指引的关系的力量。可是依然是每个个体核心的内识带来真正的改观。 让内识变得强大,就是将你的忠诚转向内识,并构建体验内识的一个基础,这样你对内识的信念现在不只是一种希望,一种愿望或一种假想。它现在基于一种不断成长的体验。这是得到验证的信念。 然而,信念本身永远不该是盲目的。你不能变得被动,认为内识将指引你穿越一切,你只需像个小孩一样遵循。你将必须运用你的智力以及你所有的感官,所有的技能和所有的注意力。你将必须穿越生命,面对这些挑战,就像你走在一条冰冻的街上——小心行走,小心观看,运用你所有的技能。 你不能飘入一种福利心态,认为上帝将给你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而不需要你的任何努力,因为这显然不是事实。你自身的每个面向,你所有的优势和技能,都将必须被运用起来。这是对你救赎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样你变得完整。你变得完满。你不再是不同人格、不同野心或相互冲突目标的一个拼凑,现在你被引领到一个焦点上,受到统一思想的指引,有组织有焦点地应对挑战境遇。在此挑战境遇对你,最终对国家民众,是救赎性的。 面对改变的巨浪,你将必须做出非常大的决定,或许比你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更巨大。你将必须指引其他人,他们远比你更软弱,他们不具备这一实力或对内识的这一信念。你将如何做到呢?你不能无休止地摇摆不定。你不能左右矛盾。你不能长时间不做决定。你将必须做出真正重大的决定,据此行动,并克服你的自我怀疑、你的恐惧和你的焦虑。什么将给你实力做到这个呢?对人类领袖的信念吗?对人类机构的信念吗?对一个遥远上帝的信念吗? 人们不恰当地将他们的信念放置在很多事物上,以至他们无法想像一种大规模的改变。人们对科技拥有信念,认为科技将解决科技制造以及人们制造的所有问题。那将是一种新器具或一种新能源,然后一切将会好起来。你们只是将过渡到下一个能源模式,沿途出现一点不适和一点不确定。人们认为科技现在是他们的神。科技将供给他们,拯救他们,给他们安定、财富和力量。 科技将被改变的巨浪压倒。新科技将必须被发展起来,可是它本身无法拯救民众。自然的力量总是压倒科技。这是生活在现代的人们已然忘却的一个教训。科技的神奇给你们提供了很多便利,并提供了拯救人们生命的医药。可是面对改变的巨浪,这种科技或许将不可利用。它或许未被制造出来以应对新需求。它将不会对所有人敞开。某些情况下,它将不充分。 没有足够的石油,你将如何运转你的车,你的农场机械,你的运输系统,以及你的政府?很多人相信世界上有无限的石油。这是一个信念。这是一个希望。这是一个愿望。这是一个期望。但他们不确定。他们从未研究过这个问题。他们没有意识到人类将面对资源的缩减。他们相信所有这些资源都在那里。你只要花更多钱,资源就在那里。你花更多钱,你就得到更多资源——无限的资源。它从来不是一个真正问题。 这是一种愚蠢的信念。如果一个人看看人类存在的历史,就会看到这是一个愚蠢的信念。它是一个空想。然而很多人生活在这个空想里,将他们的生活建立在这个空想上,从未质疑这个空想,并对这个空想拥有绝对的信念。政府领袖和商业领袖对这个空想拥有绝对的信念。 很多人将认为改变的巨浪是上帝的行动,作为结果,他们对上帝的信念将发生什么呢?改变的巨浪是人类行为和人类对世界造成的影响的产物。你以为这不会造成后果吗?你认为地球能够无限地吸收过度使用和滥用,而不受巨大影响,不变入一种不同类型的稳定,不发生彻底改变吗? 一些人相信地球将不会改变,人类无法改变地球或破坏世界。很多人对此拥有信念,然而世界正在改变,正在被破坏。这只是开始。 无论你看向何处,人们都在对他们不理解的事物拥有信念。他们有着永远无法成就的期望。它是一种希望,一种梦想,一种不加质疑的愿望。鉴于所有这些,信念显得极度不智——愚蠢,基于空想和期望。然而每个人必须对某种事物拥有信念,因为每个人必须服务于某种东西。人类自然地拥有信念。正是这一信念被置于何处,以及它所包含的期望,是关键问题。 你首要地是必须对内识拥有信念——你内在的内识和他人内在的内识——因为这是真正强大的东西。其他一切可能会被投入质询、困惑和怀疑里。可是你必须回到那个根本的,那个永恒的,那个直接来自上帝的。 这是伟大的信念。这是内识的力量和临在。这是你生命里真理的伟大主线。构建你在此的实力,那么未来将不会看似如此压倒。它将不会看似如此威胁。你能够带着更伟大实力和决心面对不确定。你有力量在巨变之前以及在面对巨变时,改变你的境遇。 这代表你忠诚的一种转换。这是你内在必须发生的改变。这将给你镇定、实力和勇气,因为内识不害怕。这将让你摆脱他人意见和行为的束缚。这将让你摆脱你将感受到并将在你周遭存在的巨大挫折和失望,因为人们对所有其他事物的信念开始失败。这将让你摆脱恐惧的麻痹,并让你能够采取伟大且强烈的行动,而他人僵在那里,无法回应。 这是伟大的信念。正因为如此,那不可言喻和神秘的东西,代表着你最伟大的希望和前途。所有受到内识指引的人类努力,所有受到内识指引的人类发明,所有受到内识指引的人类独创,都拥有着力量、方向和真正的前途。 于是,你的问题在于,你将把你的信念置于何处?你的信念现在被置于何处?什么将给你真正的实力、信心、勇气和决心?什么将给你力量克服你自身的软弱,你自身的野心,你自身的压抑,和你对他人不赞同的恐惧?什么将给你力量克服你的社会熏陶,以应对一个更伟大需求和一系列更巨大问题?什么将让你超越恐惧和无望? 你内在有一个更深刻力量。现在必须找到这一力量,当你还有时间构建和它的一个联接,并允许它的实力和它的宗旨,在你为改变巨浪进行准备时,被揭示给你。这一力量将指引你的深刻评估,并使你能够获得远见看向你生命的地平线,看到什么正在到来——提前思考,提前展望,提前计划。 对上帝拥有信念,就是对上帝置于你内在以及其他所有人内在的内识拥有信念。这是上帝对人们讲话的方式。这是上帝推动人们的方式。这是上帝启发人们的方式。这是上帝为挣扎中的人类以及需求中的世界做贡献的方式。

巨浪和接触的隐秘实相

对人类来说,改变巨浪的一部分,是它必须面对它在宇宙中,甚至在它自己的世界上,并非孤单存在这一实相。因为来自大社区、来自物质宇宙的远征力量正在当今世界上,并已然到此一段时间了——干涉人类事务,操控人类感知,倡导人类冲突,在幕后秘密行动,违背人们意愿进行绑架,并对他们实施往往是可怕的实验,转化他们的思想,这样他们将开始支持并效忠这一干预。 尽管你一直在正常的境遇里过着你的生活,可是重大事情正在幕后进行着——公众毫不知情的事。尽管很多人看到飞船在天空飞翔,无数目击事件被报告,可是关于你们世界上这种存在的神秘,被维持着机密,位于幕后,在公众视野之外。 你们很多的政府采取了巨大努力来阻止对此的任何质询,制造了一种秘密和嘲弄的面纱,这非常有效地阻止了公众对这一重大相遇、这一巨大挑战的谈论和觉知。没有任何政府会向它的民众承认,它正面对着它无法充分回应的一种对手。 因此这一神秘现在被谎言和欺骗掩盖着。人们被鼓励相信关于这个世界上外星人存在的奇异事情,认为它是一种空想,或它代表某种来自过去的美妙故事。现在它在半真半假的陈述和欺骗里,在嘲弄和空想里被如此遮掩着,即使那些认识到世界上外星人存在的人们都无法清晰地思考它。它是如此困惑,如此混沌,如此被转化,如此被篡改。一些人甚至受到政府鼓励,去讲述奇异和疯狂的故事,并对寻求呈现任何真实或真正事件,或努力生成一种坦诚对话、一种公众对话、一种公众辩论、一种公众觉知的人制造不信任。 此刻当巨浪开始呈现时,其他势力来到这个世界上——来自宇宙的竞争者。他们并未带着武器到来。他们并未带着一支舰队到来。他们带着说服和欺骗的力量而来。他们的科技是先进的,但他们所依赖的是他们影响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思想的能力。在这个宇宙智能生命大社区里,这个世界所认知的那种战争,实际上远比你可能意识到的更加罕见。其他方式已然被发现用来战胜对手:诡计、欺诈、操控、投射以及思维环境——人类几乎一无所知的一种环境——里的力量。 尽管影响力在每个家庭、每个国家里被尝试,可是大社区里的影响力已然呈现出远更巨大、远更微妙的示范,同时也远更强大。那些寻求触及这个世界的族群,希望维护这里的资源。他们视人类为资源之一。他们在此并非为了毁灭你们,而是为了利用你们——利用你们的智能和你们的实力,利用你们来服务他们。无论这需要多么长时间,他们都将进行,利用极度微妙的方式来达成这一目的。 这个世界如此宝贵。它拥有如此丰富的生物资源,它拥有如此巨大和重要的战略地位。你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是怎样的一个奖赏,它对少数觉知它并为自身目的寻求它的族群来说,是多么有价值。他们将为之竞争,但是他们将运用相似的手段和策略。 他们将试图弱化最强大的国家,通过让它们涉入棘手的冲突里,通过鼓励对世界资源的过度使用——他们自己不需要的资源。他们将散布不满。他们将倡导这种想法,即人类领袖无法拯救世界,人类从本质上是破坏性的,唯有一个外族力量——唯有干预力量——能够从人类自身,从它的自我毁灭,从破坏它的世界,从屈服于改变的巨浪里,拯救人类。 你们现在有了外来的竞争者。他们并非战士。他们并非通过武力征服。他们的力量是微妙的,但在一个民众分裂且彼此竞争的世界上,在一个民众对周遭宇宙生命的实相和要求一无所知的世界上,在一个迷信民众的世界上,在一个民众尚未学习信任上帝置于他们内在的更深刻内识的世界上,却是极度有效的。 所有这些使得你们对说服和操控孱弱易感。尽管干预会寻求保持隐秘,处于世界大众的视野之外,可是那些觉知它的存在的人们将受到影响。很多人将被绑架,他们的思想将被转化而投向干预。很多人将被用于繁殖实验。很多人将被绑架,永远不会返回世界。 这是如此奇异,这是如此不可思议,以至人们很难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然而人们忘记了他们是自然的一部分,竞争和干预是自然的组成部分,物种间为了环境和资源而彼此竞争。人类现在到达了一种力量地位,并已发展了外族可以利用的一个全球基础设施。人类正面对改变的巨浪。因此它对将在这里呈现的这种影响和说服特别孱弱易感。 人们将会说:“这难以置信。我不相信这个。”可是你必须问自己,过去的数十年里,谁在你们的天空飞翔?过去的数十年里,谁在你们的政府中间搅起恐慌?为何各国如此愚蠢行事,耗竭资源,涉入与他国的冲突,无法打赢的冲突?你或许会说这是人类的贪婪和愚蠢,可是这不足以导致。因为人类处在一个重大转折点上,这一转折点要么将导致它永久的衰落,要么将让它作为一个团结强大的族群实现未来的扬升。 正是在这个重大转折点上,其他一些族群将发挥他们的影响力,因为这个世界的资源是宝贵的,因为人类被这些势力视为一种资源。他们将殚精竭虑地鼓励一种权威转移,一种对外来力量的依赖,一种对外来科技的依赖。与此同时,干预将在那些开始觉知它的少数人面前,尤其在那些开始受到它影响的少数人面前,把自己呈现为一种良善和扬升的力量。 这使你们的状况复杂化。它的确给人们的认知造成一种巨大障碍。如此巨大的困惑、欺诈和嘲弄现在被植入人类觉知里,以至人们——尤其在更富裕国家里——甚至害怕思考这些事情,认为如果他们这样的话,他们将是愚蠢的;他们将在他人看来显得愚蠢。 正因为如此,一个新讯息现在必须被提供,因为人类处在关键转折点上,这将决定它是将成为一个失败的族群,一个身在终将陷入外来力量和统治的世界上的失败族群,还是将发挥它的更伟大智能,它的更伟大力量,成为一个宇宙智能生命大社区里的一个团结自由的族群。 你必须看到你们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并学习关于干预的教训。学习那些教训,它们教导你们,当原住民遇见他们觉知之外的势力,展现不同或许是更伟大科技的势力,他们不理解的势力,他们误以为是某种灵性存在或灵性使者的势力时,什么发生在这些原住民身上。 历史告诉你,那些伟大文明是如何降服于少量聪明、欺诈的入侵者的。尤其在这个世界历史的后期,这种情况被反复示范。整个国家和文化,甚至在当今,正陷入外来力量的说服之下,通过依赖外来科技,通过干预本身的说服。 现在整个人类在面对这个。现在整个人类代表着这个世界的原住民,面对着小批远征力量的干预,他们在这里开始让人类自我对抗,以获得影响力,获得支配地位,和人们在心理上和情绪上联合,有些情况下,甚至是在生物上。通过这样,人类可以在没有任何公然暴力的征象下被征服。这正是一个更智能更团结的族群征服一个更巨大但更软弱分裂的族群的方式。 你现在面对着你尚未培养起来的技能。你现在面对着加倍难以辨识的一种欺诈,因为干预的欺骗意图,同时因为人类自身在这一最根本、最重要事件的周围播下的艰难和困惑。 所有生命的创造者不会允许人类在没有重大警示下被简单地接管,通过欺诈,通过诡计,通过操控。新讯息提供了这个警示。它甚至召唤你们在宇宙中的潜在盟友派来间谍,来观察这一干预并提供他们的报告。这些间谍从未到访地球,可是他们见证了干预,并以人类的盟友简报形式发送了他们的报告。你不知道这些族群是谁,可是他们的证词对于你们的发展以及针对大社区的准备,是至关重要的。 当你把所有这些拼块拼起来时,画面变得非常清晰。人类家庭正在挣扎——面对一个衰落的世界,面对一个资源缩减的世界,面对分裂国家和民众间的更巨大竞争、冲突及战争风险。竞争者们进入这一境况,为了他们的利益利用这些状况,并捕捉人类的软弱、迷信和冲突。 如果你能看向人类的历史,尤其是人类近代历史,在此其他形式的力量被用来获得对其他国家和民众的掌控,那么你将看到当今的干预正遵循着非常接近的模式。只是人类没有习惯于处在这种位置上。它认为它是优越的,它认为它是强大的。它没有认识到别的族群会到来,并利用它的软弱,它的冲突和它的迷信。 所有这些境况都在和你们做对,正因为如此,一个新讯息被发送到世界上,提供警示,并让人类为改变的巨浪以及与一个智能生命大社区相遇的实相进行准备。 人们对宇宙中的生命一无所知,正因为如此,这一教育非常根本和必要。甚至你们伟大的科学家都会以为,任何到访世界的人都会对人类着迷,会希望和人类分享科学,会希望和人类分享科技,会希望帮助人类。然而,事实是,你们直接遭遇的首批族群将是资源探索者和经济集团,他们在此为了利用一个巨大机遇,他们将利用你们在历史中的位置,你们的境遇,你们的倾向和你们的无知。 这一关于干预的警示,必须成为你当前教育的组成部分,否则你将低估你所生活时代的力量。你将低估改变巨浪的力量和危险,以及它们如何会被你并不认知的他族利用来对抗你们。 这些对这个世界的探访者,并非多维存有。他们并非来自灵界。他们并非天使或恶魔。他们是像你们一样的物质存有,受到同样驱使着人类的需求所驱使——对资源的需求,对掌控的需求,对财富的需求,和对稳定的需求。 世界上无人能够给你提供一种大社区教育,能够给你提供来自大社区的智慧。这确实必须来自上帝。这一准备的一部分,必须来自觉知你们,并可能成为你们未来盟友的少数族群,因为他们的证词对你们的理解来说至关重要。从事物的更广大本质来说,进步和成功的族群必须将他们的智慧传递给像你们这样的新兴世界,他们必须在不对这些世界实施实际干涉的情况下做到这点。 这代表着你们尚未觉知的宇宙中一个更伟大传统。不过你们现在是这个的受益者,这样一个智慧的礼物必须在不带操控和不带干预的情况下被提供。正因为如此,那些对当今世界进行干预的族群,代表了那些将寻求利用软弱分裂的人类的族群。 你必须拥有伟大实力去面对这个。你必须能够在自己内在积聚勇气去面对这个。如果你在此犯错,如果你没有认知你们的境况和你们的敌手,那么你将会犯一个巨大或许是致命的错误。正因为如此,这一来自上帝的礼物,这一带着对人类的深爱和尊重的礼物,必须以巨大紧迫性和高度严肃性被赋予。 你没有意识到你生活在多么大的一个奖赏之上,这个美丽的世界,这样的世界在宇宙中是多么罕见,那些先进科技国家是如何耗竭了他们的家园世界,现在必须为了资源进行搜寻和旅行。事实上,这并非一种神秘。这是自然的组成部分,你能理解的自然。宇宙的历史并非和你们世界的历史有多大的区别,在那里,只要有可能,强者将会支配弱者。 正因为如此,你不能自满。你不能保持愚蠢和自我放纵。你不能在面对改变的巨浪,或是面对来自你们生活其中的大社区的干预时,保持懒惰和懒散。 这代表着新讯息提供的重大警示。然而,新讯息也提供着一个祝福和一个准备,因为人类拥有力量去抵制这一干预,去面对并穿越你们世界上的前方艰难时代。 人类通过对世界的滥用和过度使用,播下了自己灭亡的种子,可是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得到缓解,并且适应可以发生。可是为了做到这个,人类将必须团结起来。它将必须终止不歇的冲突,并进行准备面对一个衰落的世界,面对来自大社区的竞争。 在此,你们的时代有力量要么挫败你们,要么团结你们并提升你们。决策不仅在于政府,而且在于每个人——他们面对改变、回应改变、为改变进行准备、适应改变以及为了共同安全团结起来的能力。因为现在的强调必然不只是一个国家的国家安全,而是整个世界的安全。 你们现在所面对的这种干预将会继续,因为你们是生活在一个美丽星球上的一个软弱分裂的族群。这将吸引他人到来,企图主要通过说服和诡计来影响人类,让人类和他们联合,开始依赖他们并信任他们。即使这一干预被挫败了,这些说服将不会停止。 这就像年轻姑娘走进大城市,以为每个人都将是她的朋友,不知道她会如何被捕获和被利用,也不知道那些能够被施加在她身上的所有数不清的说服,让她默从,让她交付自己。这是生活在物质实相里的复杂和挑战。 然而上帝赋予了你一个更深刻内识,它不受操控,不受说服,不会陷入任何类型的说服,无论是来自人类还是来自世界之外。你内在的内识只对上帝以及他人内在的内识做出回应。它不受操控,不受说服,正因为如此,它代表着你最伟大的实力——你的核心实力,你自身最可靠的面向。正因为如此,内识以及内识的呈现,将在决定人类结局上扮演一个关键角色,此刻人类的结局并不确定,并未得到解决。内识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干预并未运用它,否则它就不会干预这里了。 人类拥有一个丰富的灵性传承,尽管它犯了很多错误。你没有意识到,在和宇宙生命的这些初始相遇里,你们拥有着多么大的一个优势。你没有认知你们的实力。正是你们的弱点,将被这一干预以及未来任何的干预所利用。正因为如此,正是你们的实力,必须被鼓励,必须被揭示,必须被分享、认可和运用。这正是新讯息所强调的。 你不清楚如何为大社区进行准备。世界上无人知道如何做到这个。要么一个外来力量能够教导你们这个,要么上帝能够教导你们这个。可是,一个外来力量不可能这样做,除非他们在此拥有一种特殊利益,除非他们有着他们自己的设计。因此讯息必须来自上帝。那些发送他们的智慧的盟友们将不会干预。因为事实是人类没有做好准备和宇宙善意族群相遇。你们没有团结。你们没有力量。你们没有辨识力或智慧。而且你们尚不具备审慎力。 和宇宙生命的真正善意接触可能不会发生,直至人类面对并克服了改变的巨浪为止。可是在这期间,其他族群将企图干预,利用人类不断加剧的冲突和不确定性,能够由改变的巨浪本身制造的不确定性和冲突。 别掉进陷阱里,认为这是关于爱或恐惧。这是愚者的辨识。它是关于智慧或不智。它是关于责任感或不负责任。它是关于看到真相或看不到真相。它是关于回应实相或不回应实相。 最终,你将必须克服你的恐惧,以获得一种更伟大实力和一种更伟大客观性。可那是目标。为了实现这种明晰和实力,你必须面对所有人类现在正面对的重大关口。你必须为之进行准备,你必须超越你孩子气的空想和你愚蠢的纷扰。 尤其在富裕国家,人们习惯于迷失在他们的娱乐、他们的爱好和他们的痴迷里,现在他们必须醒而面对实相,即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优越位置正在受到挑战,地球本身将无法为他们供给他们惯于从中获取的东西。 世界上的穷人理解剥夺。他们理解干预。他们理解操控,因为他们长久以来一直在其下生活和受苦。正是那些富人,是无知的,是盲目的。正是他们,必须运用人类的实力。正是他们,必须团结各国,以维护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自由和主权,并确保人类文明不会在改变巨浪的重压和势力下崩溃。 你必须聆听这一讯息的力量。你必须拥有心灵的力量。你必须拥有勇气。如果你逃跑,你将无处可逃,你将只会弱化你的位置,让自己在未来更孱弱易感。现在时间是关键——去看的时间,去认知的时间,进行准备的时间,鼓励人类团结和人类自由的时间。你这样做并非只是为了这本身的价值,而是为了确保人类面对改变巨浪以及面对干预的能力,这一干预至今在很少人觉知且很少人抵制的情况下运作着。 别以为任何外来力量会来此努力帮助你们,而不想从你们获得任何东西。别以为任何外来力量会向人类以及它艰难的境遇——正在耗尽这里的财富和这里的能源——伸出援助之手,除非他们拥有一个巨大而隐秘的动机。历史教育你们,干预总是为了自身利益而开展,那些面对干预的族群,一旦屈服,将被干预毁掉,某些情况下是被彻底毁灭。 你在你们的历史上已看到这个。这在你们世界上被认知。它是你们对生命和自然体验的一部分。你必须现实。你必须坦诚。情况并非你所想的那样令人困惑。困惑的疑云是由人类势力和外族势力共同制造的,这些外族寻求将人类置于画面之外,想让人类保持分裂、软弱和无反应。可是画面本身很容易被看清,只要你拥有勇气去看,并拥有正确的信息和理解。 可是这一干预制造了一种欺骗性的环境。它现在拥有很多人类盟友,他们成为它欺诈的一部分,他们将讲述伟大的外星存在、它的科技礼赠以及它给人类未来的希望。现在要非常小心。非常小心,并运用辨识力。别陷入那些力量所制造的说服里,他们从未揭示他们真正的目的和意义,他们在隐秘运作,他们从事很多活动,这些活动很多带着邪恶性质。保留你的评判,直至你能更清楚地了解和看到。 新讯息所呈现的祝福,是认知和保证人类拥有一种更伟大力量,内识的力量。尽管人类犯过很多错误,可是人类拥有宗教和灵性的悠久传统,这维持了人类遵循内识能力的存活,并维持了这个世界上慈悲和奉献的存活,而这些在其他很多世界上已然衰败了。 人类拥有伟大的实力和伟大的前途。宗教和灵性依然在这里存活着,相比之下,它们在高度科技社会里已然消亡。在这方面,你们拥有一个可以奉献给宇宙的礼物。但是首先你们必须在改变的巨浪中生存下来。你们必须在这些干预世界的初始尝试中生存下来。 你们必须实现团结。你们必须自给自足。你们必须极度审慎。这是任何世界或多世界联盟必须确立的三项要求,如果它们想要在一个充满更强大说服的宇宙中,在一个存在着你们甚至无法想像规模的竞争的宇宙中保持自由和独立自主的话。 是人类成长起来,实现团结,并实现强大的时候了。是人类停止做一个美丽星球的软弱分裂的管家,为了维护世界,为了维护和推进人类在这里的自由和主权,而实现强大和团结的时候了。 上帝赋予你们这个世界,来提供你们所需要的一切。如果你们耗竭你们的自然遗产,那么你们将不得不从宇宙其他力量那里寻求你们所需要的东西。如果这发生了,你们将失去你们大部分的自由和独立自主,成为外来力量的一个附属国,它们将毫不犹豫地利用你们软弱依赖的地位。 这个礼物是一个爱的礼物。这个礼物带着巨大紧迫到来。它召唤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内识和冷静。你的智力——你那受到世界如此熏陶的个体思维思想——或许会反驳它,或许会对抗它,或许会拒绝它,或许会否认它,或许试图拿它和其他东西相比,或许试图将它和其他东西结合起来。可是这一沟通是针对你一个更深刻部分的,你这个部分不受愚弄且不愚蠢,你这个部分是强大的,你这个部分是天生慈悲的,你这个部分是联合的并有能力和他人联合。 人类拥有伟大希望成为宇宙中一个自由和进步的族群。但为了实现这个,它必须面对它自身对世界滥用的结果。它必须实现团结。它必须变得强大,它必须关照这个世界,这样它的自给自足就能在未来得到维护。… Read More

隔离的危险

面对改变的巨浪,重要的是你不要隔离,别人知道你是谁以及你在哪里——能够协助你的人,你能够依赖其智慧的人,能够在需要时支持你的人。这一关系网,无论它在何种程度上能够确立或已然确立,是至关重要的。 你将需要他人的巨大协助。面对改变的巨浪,你将无法完全照顾你自己。你将需要他人的指引、协助,当处在巨大窘迫之下时,你将需要某个人来帮助喂哺你和照顾你。对于那些隔离的人来说,对于那些从未建立起一个运作和支持的关系网的人来说,这将是一个巨大困境。 远离城市居住是不智的,在城市里,供给能够被提供,你能够获得你将需要的非常基本的东西。如果你远离城市,并且不和你的邻居密切联系,你将是隔离的,你将只是一个人。 未来,人们将放弃在偏远乡村的家,以寻找食物、能源、居所和保障。独自生活在边远地区将不安全,因为那里将有很多犯罪和盗窃。这是因为将有很多人失业,不顾一切地寻求任何可以使用或变卖的东西。对于独自生活在乡村的人来说,他们将非常易感,法制将不足以保护他们,因为偏远社区的需求将如此巨大,以至法律实施将不胜重负。 正因为如此,你针对巨浪的准备必须远远早于极端或艰难状况开始之前。如果你等待,如果你阻止自己进行准备,如果你等待着赞同和共识,那么你将只有非常少的选项。你将只有非常少的选项和非常少的选择。在此,正如贯穿人类历史的状况一样,你的实力将在于你内在的、你主要关系里的以及社区里的内识,无论它们在何种程度上得到确立。 正因为如此,现在是时候开始和你认识的人们分享巨浪的实相了——和你的朋友以及你的亲人,甚至和你的邻居。或许只有少数人将能做出回应,可是你是在为未来构建你自己的社会保障,因为你的政府将只能提供很少的社会保障。 因此你的状况必须得到彻底重新评估,这是需要进行的深刻评估的一部分。你将必须清楚如何找到一条去你的邻居、你的朋友和你的盟友那里的路径,尤其当你生活在相距遥远的乡下时。乡村生活将非常危险,除非你已建立了高度的自给自足。可这很难实现,并且只能延续一段时间。 未来,农业地区将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保护,可很多生活在乡下的人并非主要专注于农业,他们向往像早期时代那样接近大自然。他们向往远离城市和都市生活的压力和艰难,他们现在搬到非常偏远的地方。 可是世界正在改变。你的状况正在改变,并将更加改变。你以前寻求作为一种释怀、一种退隐的状态,现在变成了一种危险。当燃油供应变得极低并存在短缺时,你将如何运作呢?甚至你最临近的集镇都可能没有食物、石油和药品,因为这些东西将集中在大量人口聚居的大城市。偏远地区将难以获取甚至最基本的物品。 面对改变的巨浪,一切都必须得到重新考虑。在此,隔离是非常危险的,哪怕生活在大城市里。这对单亲妈妈来说尤其如此。这对老年人来说尤其如此。这对儿童,对有残障和残疾的人来说尤其如此。当发生食物短缺,或缺水,或石油短缺,或者当他们无法加热他们的房子或公寓时,他们怎会知道该做什么呢?所有这些境况在改变的巨浪里都将出现,甚至是在富裕国家。 不要以为如果你生活在乡下,你可以储存食物和药品,这能支持你多久呢?如何阻止人们从你这里偷走它呢,在夜间到来,在白天到来?你的隐居现在变成一种隔离,一种危险的隔离。 未来,人们将涌入城市,寻求食物、能源、药品和保障。大批民众将从供应吃紧的偏远地区到来。你不想处在名单的底部,生活在一个乡镇或村庄里。在那里,可能需要数周或数月的时间,供给才能到来。 人们想:“哦,这不会发生。这不可能。这永远不会发生!”可这在人类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面对改变的巨浪,这些境况不可避免。你的国家将如何在它当今所使用的一半能源的基础上生存和运作呢?谁将首先接收这些资源并从你们的政府那里接收援助呢? 你正在进入一个不同的世界,一系列不同的境遇。如果你能看到改变的巨浪——如果你将花时间研究它们,阅读它们,并思考它们——你将看到你是如何孱弱易感,那些隔离的人们是如何孱弱易感——从地理上隔离,从社会上隔离,或从境遇上隔离。 正因为如此,非常重要的是教育你的朋友、家庭和邻居关于改变的巨浪,和他们合作,创建一个援助计划——制定假使某些事情发生时的应急计划,确定你们可以聚会的居所,构建一个资源储蓄,这样你们就不会立刻陷入危险,并在必要时维系在一起,为彼此提供援助和支持。 这种社区准备是非常至关重要的,甚至在偏远乡下。你将必须拥有充足供给,在其间供给你自己,支持那些可能一无所有地来到你这里的人们,考虑那些生活在你附近的老年人的困境,并拥有充足资源在必要时供给他们或援助他们。这将在艰难境遇还是灾难境遇之间,带来改观。 社区准备非常重要。它非常重大。正因为如此,本书提供了为改变巨浪进行准备的“建议”。这些是初始步骤。如果人们能够采取这些步骤,他们将处于一种好得多的位置上。可是改变一个人的境遇需要时间,需要努力和勇气,并且往往很难开展,尤其当你身在一个家庭里,而家里人不赞同你时。 因此时间是关键。你需要这一时间去思考你在哪里生活,你如何生活,你如何交通,你在哪里将能供养自己,那些供给可能在何处,并和你的朋友、家庭以及生活在周边的邻居构建一个支持网络。这将给你时间来摆脱不必要的财产、活动或义务,它们消耗你的精力,让你偏离这一主要焦点和重点。 如果发生燃油短缺,你将做什么?这对生活在偏远乡下或远离配送中心的人来说,是一个尤其严重的问题。他们将是最后收到能被提供的无论何种供给的人。他们将如何在他们的家里、他们的农场以及他们的个人隐居里运作呢?即使他们储备了资源和供给,他们将能支撑多久呢?甚至本书给出的“建议”里都强调,储备资源和供给只是一个短期关注。这只能让你度过冲击或艰难时期。它们并非永久解决方案。 因此,非常重要的是你开始面对改变的巨浪,和他人分享这一讯息,如果他们对此开放的话,和他们坦诚地讨论未来在必要时,你们可以如何援助彼此。 通过阅读本书的文字,你可以看到,这确实是多么巨大和重大的事,人们的境遇会多么迅速地改变,只需多么少的东西就能将你的境况掷入巨大危险,你是如何完全依赖来自远方的资源——你视为理所当然的资源,你从未质疑过的资源。如果它们对你来说不再可能,将会发生什么? 你现在必须思考这些事情——并非情绪化,而是理性地——思考你的优势和弱势,基于你在哪里生活,你如何生活,你如何旅行。你拥有什么资产?你的债务是什么?你所处位置的优势在哪里。面对改变的巨浪,你需要彻底改变你的生活境遇吗?如果是这样,你将需要相当快速地进行,因为这些事情需要时间,而你没有很多时间了。如果发生燃油短缺,如果所有东西的价格上涨超出你的负担能力,那时你将做什么呢?抱怨?哭喊?崩溃?发怒?当你之前从未思考过这些时,这一冲击将压倒你,关于该做什么,你将拥有很少的选择。 正因为如此,智者总在考虑什么正从地平线上到来。他们总在看和关注。他们不害怕,不惊慌,而是小心谨慎。对于所有感知世界巨变的人们——现在你们很多人甚至正在体验这个——来说,重要的是看到那种改变可能是什么,你将需要如何为之准备自己,基于你所拥有的无论什么资源。 在此,你不能依赖政府或政党或科技创新,因为单凭这些将不足以保护民众——你国家的民众,你城市的民众,你乡镇或村庄的民众——免遭改变巨浪的巨大影响。 因为气候将会改变,世界粮食生产将严重丧失。因为燃油供应将更加昂贵并难以获取,大型农场将难以生产充足食物。食物将成为主要重心,这已然发生在贫困国家里。可是甚至在富裕国家,食物都将成为一个主要优先次序——不单是食物的价格,而且是食物的获取。正因为如此,你保存一个供给,至少支持你一个月,这样你就有时间思考你接下来必须做什么,而非简单地被抛入惊慌或绝望里。 如果你开始准备,你将获得信心。如果你什么也不做,你将丧失信心。你甚至将在试炼出现之前,甚至将在艰难真正触及你之前,就被挫败。一些人甚至在他们必须重新思考他们的生命并为改变巨浪进行准备这一想法面前,就会认输。很悲哀,他们的勇气和正直变得如此微弱,以至他们如此轻易地屈服。他们的困境将是极致的。现在将有赖别人来照顾他们,而事实上,是他们需要照顾其他人。 你将看到这个。面对改变的巨浪,你将看到人类无知、人类否认、人类愚蠢和人类空想的所有示范。一切都将被放大。如果某人以前是愚蠢的,现在他们可能更加愚蠢。如果某人基于一系列微弱假设而生活,现在他们将更强烈地主张那些假设。如果某人生活在一种否认状态里,他们将强化他们对否认的表达,直至他们无法再这样做为止。 在此你必须准备。你周遭将发生彻底的恐慌、混乱和绝望,因为人们猝不及防,必须面对他们毫无准备的一种真正艰难的状况——这一状况现在在破坏他们整个的生活和实相。 需要什么来制造如此强大的影响呢?你的国家、你所在的州或地区发生的一次燃油短缺——单单这个就能做到。一次暴虐天气事件。一场飓风,一次龙卷风,或当星球变暖造成极度干旱,突然间,没有足够的水来供应人类及农业。只需非常少的事情,就能将你的生命投入危险里。 每个人都活在基于一个软弱、易碎的基础设施之上的一系列假设里。如果这个基础设施破碎了,正如它将会的样子,人们突然间将被掷入绝望和困惑。正是那些能够被提前预警的人,正是那些有勇气面对将要到来的不可避免的改变以及它们带来的严峻可能性的人们,将足够强大去承受这些挑战,并为他人提供力量、鼓励和方向。 因此,别操心去努力改变所有人的觉知。是你的觉知必须改变。是你必须去接触你周边能够支持和援助你的努力的无论什么人。人们有天赋。他们有智慧。他们有技能。这些都将必须汇集起来,服务于所涉及的每个人的福祉。即使你无法让你的乡镇或城市开展一个准备计划,可你依然能够接触某些人,并和他们建立一个网络。 这一境况召唤人类的力量,但它也将揭示所有显化形式的人类软弱。人类家庭的一个巨大困难在于它不为未来进行准备——不为真正的未来进行准备,不事先考虑,无法带着明晰和客观的眼睛看向世界,不思考巨变的可能、几率和极度可能性。 你正生活在一个衰落的世界上。当你们的环境无法供给民众的首要需求和他们的生活方式时,燃油的可用性,电力的可用性,食物的可用性,某些地方是水的可用性,将成为越来越重大的问题。 药品将难以获取,尤其当你住在偏远或乡下区域时。那时将不会像当今这样,你可以简单地以电子方式订购物品,然后它们将被配送。这种配送未来或许不再可能。如果你需要这些药品,你将做什么呢? 现在这些都是极度实际和现实的问题。或许它们以前是不可思议的,你从未担心过它们。可是现在你必须关注它们,因为你正面对世界的一系列改变,这将改变资源、基本资源的供给和分配。你将看到你到底有多么孱弱易感,哪怕只是思考这些事情,尤其当你生活在地理或社会隔离里时。正因为如此,需要时间去构建和其他觉知改变巨浪的人们的联系,并帮助彼此思考必须做什么,运用这里呈现的“建议”作为一个起始点。 将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来做这些——这些精力和时间现在被用在可能很少价值或没有价值的事情上,或是用在显然对你未来的福祉并不重要的事情上。拿出你现在或许用来抱怨世界、抱怨他人、抱怨你的政府或抱怨生命的所有精力,将这一专注和精力用来为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用来和他人构建一个支持网络,用来教育你的本地社区。大多数人没有觉知巨浪正在到来,当那些巨浪来临时,他们将没有准备。 生命是关于全然活在当下,并智慧地为未来进行准备。这是动物所做的。这是人类必须学习去做的,如果他们要实现智能的话。正是回归自然界,离开你们人造的科技世界——你们的人造世界基于脆弱的假设,这些假设基于一个脆弱、过度扩张的基础设施——提供着你所需要的支持。 别以为因为你生活在广大且人口众多的国家,那里拥有财富和科技,它就不会在面对改变巨浪时失败,那个社会本身就不会在其核心被破坏。哪怕只是当食物变得更昂贵,某些地方是无法获取时,它都将把你们的经济稳定推向边沿。这已经在发生。现在想一想,如果这一价格上涨不停止的话,将会发生什么? 你在为一个衰落的世界进行准备。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富裕和富足的国家,这将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认知和过渡。它的艰难,大部分是因为你的想法,你的假设,你的信仰,以及久而久之所形成的软弱,它使你无法面对艰难和意料不到的境遇。 因此,你必须架联你的隔离。开始参与你的本地社区。在你的地方城市议会和政府里发言。调查你的乡镇或你的城市或你的国家正在做什么,来为这些重大艰难进行准备。阅读,获得教育,拜访人们,去参与。摆脱你的隔离和自我执迷。开始参与。成为一个倡导者。和他人分享本书的启示。阅读当其他人开始辨识改变的巨浪时,他们发现了什么。这对你是有益的。这对你是救赎性的。如果你行动,这将给你信心。如果你什么也不做,你的信心将逝去,你将陷入绝望。接着你将变得真正无力、真正易感。 境况在召唤你,让你变得强大,让你开始和他人参与,让你摆脱你自身地狱般的隔离,让你采取行动,让你认知你的实力,运用你的技能,运用他人的技能,并认知独自一人,你无法为正在到来的巨变进行充分准备。 如果你生活在一个沙漠地区,你可能必须离开,因为未来那里可能无法给你提供水源,食物可能很难送达你的社区。别生活在流动水域附近,河流附近,它们在暴虐天气和变化气候条件下将会泛滥。明智的做法是搬离将受到暴虐天气影响的海岸地区,很多情况下是搬离将遭受极度社会动荡影响的某些大城市。 你内在的内识,上帝赋予你的那个更伟大智能,将提供给你方向,将提供给你征象,并将提供给你要开展的步骤。你在并不充分理解整个过程或结局的情况下开展这些步骤。你就是简单地开展这些步骤。内识将通过你的想法,通过你的感受对你讲话。但它将不会通过恐惧讲话,它将不会通过空想讲话,它将不会对你的偏好讲话。你必须保持开放,问你内在的内识:“我现在必须做什么?我的下一步是什么?我该如何对待这个特别状况?关于这一特别事情,我该做何决定?” 你必须坚守这个。你必须越过恐惧和拒绝,冲击和畏怯,到达一个更伟大明晰和客观的位置,这样你就能回应内识,感受内识,听见内识,并看见内识给你的征象。 你无法为世界解决这一问题。你无法为国家解决这一问题。你首先必须构建你的方舟。你必须在雨来之前,在巨变降临你身上之前构建方舟。你必须帮助他人构建方舟,并且你必须让你的方舟和他们的联合,这样你拥有了关系和社区。 你的实力在于内识、关系和社区。所有这三方面现在变得非常重要。它比财富更重要。它比快乐更重要。它比寻求逃离更重要。它比你的爱好和你的痴迷更重要。它比你的浪漫和你的悲剧更重要。构建你和内识的联接,构建和他人的强大关系,并成为一个准备社区的组成部分——这是真正要紧的。 你必须基于部分的觉知和部分的确定性运作。你不会知道需要做的一切。没人知道这个。你将必须谨慎地选择你聆听谁,因为一些人将给你非常差劲的建议。甚至那些觉知改变巨浪的人,也可能针对你必须做什么,给你非常差劲的建议。 在此,你关系的力量将帮助你,因为欺骗两个思想比欺骗一个思想更困难。在此,你必须把每件事带到内识前。问内识:“这是一个好主意吗?”问内识:“我该遵循这个人的建议吗?”或许你将感到抵制;或许内识将保持沉默。二者都提示你应该停下,别继续那个决定或遵循那个人。 你必须保持耐心。你必须保持观察。如果你害怕和惊慌,你将做出极端和不智的事情。你必须带着勇气,带着你能积聚的尽可能的客观性,面对巨大危险。这需要你自身内在的内识力量。这需要信心,确信你能够采取行动,你能够向一个积极的方向推动你的生命,你将不会陷入轻易假设或简单方案的陷阱,并认为你拥有针对一切的答案。 别低估巨浪的风险和力量。很多人将会这样,认为:“哦,好吧,你只要提供这种新技术,它就不是问题。”或“你只要让人们以这种方式改变他们的行为,一切就会好。”别的人会说:“它并非一个大问题。这都是其他人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或好处发明出来的。”你将听到所有这些关于改变巨浪的回应。可是唯有在你自己内在,在你体验的深处,你将知道,并且如果你仔细聆听,你将看到其他人中,谁是智慧的,谁是不智的。 一个人绝不该低估进入变化境遇时的艰难。这是生活在物质实相里的基本智慧。当然很多人这样。一些人在面对任何事和一切事时都会这样。可是对你来说,你必须获得一种更伟大实力,一种更伟大信心,以及伴随而来的一种更伟大耐心。你必须遵循进阶。你无法简单地拥有巨大答案。巨大的答案将不是真正的答案。一切都必须得到尝试和验证。你不会一个巨型飞跃登上一座高山。你必须准备你自己和你的供给,你必须开展漫长的旅程,并在沿途构建实力和智慧。 别担心他人不这样做。别担心大众看似沉睡并抱持着虚假的自信。你自己必须进行准备。你必须对抗所有的争议,进行准备。你必须对抗你在观察他人时将看到的挫败,仍然进行准备。你进行准备,因为你必须这样——并非因为每个人都这样做,并非因为专家告诉你必须这样做。甚至大多数专家都不知道什么正在到来,并且没有做出恰当回应。 在此你正在被赋予一个爱的礼物。如果你能激赏问题,你将看到答案的价值。如果你能认知正在到来的重大挑战,你将激赏准备的礼物。你不会把它看作一种不便。你不会以一种消极的方式思考它。你不会拒绝它,否认它或认为它太极端。事实上,它在巨浪面前非常恰如其分。 这一准备将救赎你。它将让你摆脱你的自我痴迷,你自己的软弱,你自己的愚蠢,和你自己的执迷。它将要求你回应生命、世界和实相。你将发现你有着你以前不知道你拥有的实力。如果你采取行动,你将意识到你拥有这一实力并能构建这一实力。如果你触及他人,你将发现他人拥有实力,并且你同样将需要他们的实力,正如他们将需要你的。 这将是确认生命的,因为人们注定在和谐里共同运作。人们在隔离中生活时不会做得好,无论是地理隔离,社会隔离还是心理隔离。人们在隔离里凋谢和萎缩,而在为了一个更伟大宗旨而共同运作中变得更强大。现在你拥有一个更伟大宗旨。你现在不必好奇:“我是谁,我为何在世界上,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因为生命在告诉你你必须做什么,你内在的内识在催促你回应。你摆脱了无止境的思虑、自我质疑、自我评估和自我痴迷,因为现在你必须回应世界。… Read More

准备你的家庭

针对改变巨浪的准备,需要很多事情。如果你有家庭且已婚,重要的是你也要开始准备他们。你年幼的孩子不需要知道什么正在到来,可是你的配偶或你的伴侣必须受到教育并支持你的努力。这很重要,因为你住哪里以及你如何生活——你的职业,你位于何处,你的交通——所有这些将非常重要。 显然很多人,甚至是在富裕国家,对此都很少准备,并且因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从情绪上开始面对这个,然后开始在生命里做出必要调整,所以这一准备开始得越早越好。还是这句话,时间是关键。如果你只有很少时间,你将只有很少选择,你可能根本无法做什么。 如果你的配偶或伴侣不情愿或不确定,那么你依然必须做出必要的准备。在此你必须成为领导。你必须承担责任。你的孩子们至少需要知道,大自然因为人类滥用和人类贪婪受到了伤害。人们使用了太多自然资源,现在只有更少的资源可用。 在你的家庭里,娱乐应该是简单的,你必须专注于你的理财,尽你所能地为未来储蓄财务资源,遵循本书包含的“建议”,开始学习内识之路,这样上帝置于你内在的指引力量,就能被你认知并对你开放。其他人现在将依靠你来采取协调行动。 因此,在这个事务上,你没有很多时间去怀疑和左右矛盾了。于是你的家庭成为你的一个巨大激励,去了解巨浪,发展你和内识的联接,并采取所推荐的初始步骤。 你年长的孩子应该切实得到关于巨浪的教育。让他们阅读。将他们指向那些帮助教育他们的资源。和他们开展有意义且客观的交谈。如果他们不情愿或不想知道,你依然必须领导你的家庭。再次重申,别依赖共识。 如果你和你的配偶或伴侣之间,关于必须做出的改变存在着严重分歧,那么你依然必须成为领导。如果你是明晰的,如果内识在指引你,你必须成为领导,你必须采取无论何种必要行动,来保护你的家庭和你的孩子,无论你的配偶参与与否。你现在不能被任何人阻碍,因为这些时代要求认知和准备。 如果你有年迈的父母,鉴于他们的境遇和状况,你或许无法教育他们。可是你必须基于无论何种可能的资源,来计划他们如何能够得到照顾。这可能很困难,你或许需要寻求专业建议。 当他人依然沉睡和做梦时,作为一个觉醒的人是一个巨大挑战。当他人保持麻木或转过身去时,作为一个看见、认知并感知正在到来的巨变的人,会是一个巨大挑战。然而这是你的准备——不仅为到来的世界,不仅为未来,而且你要准备变得强大,指引他人,并在你的生命里承担更伟大责任。别拒绝或怨恨这个。这是必要的,这对你将是救赎性的。如前所述,改变的巨浪正在加速一个无论如何必须发生的过程。你有必要成长,变得客观,变得观察,开始觉知你的环境,开始觉知你和未来的联接以及你和未来的关系。 在你的准备里,你必须尽可能减少消费,即使你是富足的。你未来将需要这些资源。你的娱乐和活动应该是简单的,因为现在你将需要保存你的精力和你的资源。别以为面对改变的巨浪,你的财务位置或你的财务状况将在未来得到维护。这将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因为未来,很多人将失业,将没有工作,将陷于财务绝望和匮乏。甚至富裕国家的政府都将无法充分供给他们。 因此,有必要在所有事情上,简化你的生命,保存你的资源,并开始开展你必须采取的步骤,来重获你的实力,重获你的专注,承担你的责任,并在面对巨变时有效和智慧地供给他人。 如前所说,或许还有其他人需要你的照顾。因为很多民众群体,甚至是在富裕国家里,将极度孱弱易感——老人、弱者、孤儿或单亲孩子。如果你有能力,你必须能够帮助他们。因为当巨浪削减人类可用资源时,当经济开始巨大和艰难的调整以适应一个衰落的世界时,未来每个人都将更贫穷。 你们的经济实相将不会基于增长,而是基于维护。对大多数人来说,那将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实相。它正在到来。你可以看到它。你可以感知它。并不需要一个天才才能认知它,只需要勇气和冷静。 因此,你家庭的财务福祉,你家庭的健康,你们彼此的关系——现在都必须得到强化。你们必须绑在一起,尽可能作为一个单元运作。你的孩子如果认识到现在存在着巨大财务压力的话,他们将会回应。他们的玩乐和他们的活动应该是简单和自然的。未来他们可能没有他们现在在富裕国家里所享受的科技娱乐或资源。他们将必须适应这个。每个人将必须适应——不只是穷人,不只是面对不幸的人,而是每个人。 在此,或许有必要的是,几个家庭联合起来,以提供资源和帮助——家庭网络,通过市民组织,通过教会,等等。你越是提前为此准备,你和你的家庭就越能处于更好的位置。 你或许必须应对不赞同或不相信。不幸的是,人类在整体进化阶段上,尚未非常智能。在此,智能是去学习和去适应的意愿和能力。这要求自愿并有能力在境遇要求改变时做出改变,向前看,并预见到改变的需要。在这方面,人类整体还未显示它的更伟大智能。 因此你可以预料到,将存在不相信和抵制。你可以预料到,很多人将是批判性的。他们将认为你的途径和你的想法太极端,你所指向的未来太激进,甚至是不可能的。可是你不能被这个劝阻,因为正在到来的就是一个彻底改变,这需要一种在许多人看来是激进的准备。 你必须始终为你的家庭保有一个充足的食物供给,尽你所能去储存,因为将会出现食物变得难以获取或购买的时候,并且肯定会变得更昂贵。 你必须对你的家庭实践巨大宽容,因为他们随着时间推移,都将体验到适应带来的压力。它对每个人都将是困难的。对你年长的孩子来说,他们或许习惯于生活在一定程度的富足中,去面对一个没有这种富足的生命将是困难的。因此对彼此要非常宽容。尽你所能保持慈悲。保持耐心。但要坚持不懈。你必须拥有一种坚决的方式。你不能让自己在你的准备中落后。 如果你有家庭,这意味着你将必须成为这个家庭的领导。这意味着你将必须负起责任,设定方向,开展步骤,并要求他人和你一起前行。这将是困难的,但它也会让你强大。逆境将让你强大。不赞成将让你强大。嘲讽将迫使你信任自己并信任你内在的内识。 别出于恐惧或恐慌而行动,因为这导致差劲的判断。你希望实现的思想状态是一种明晰、客观和决心。你将经历巨大焦虑和巨大恐惧的时期。你或许将经历一些时期,在此你将希望否认这一实相,逃离它或寻找某种更舒适的方式来应对它或思考它。你将希望弱化它,认为它实际上没有那么糟糕,你是在反应过度。你将认为你应该更合理、更理性,这实际上意味着你应该像其他人那样行动。你有时将会感到无助和无望。当这如此可怕时,为何还要进行准备呢? 然而,这些都是情绪反应。拥有这些反应是正常的,只要它们不长久维持。这是心理适应的一部分,以适应生活在一个衰落世界里——一个资源缩减的世界,一个机会缩减的世界,和一个更巨大压力的世界——这要求民众间实现更伟大的凝聚力和团结。 这是一个奇怪的实相,即越富裕的人越分离。人们拥有越多财富,他们越是寻求更远离彼此,他们变得越隔离,他们越专注于他们和东西的关系,而非和彼此的关系。这种被如此狂热和迫切寻求的财富,实际上在削弱人类家庭,毁掉那些宣称是它的受益者的个体。 未来,人们将必须团结起来。将必须实现更伟大合作。针对人们能做什么,将必须实现更巨大克制,这只是为了让城市和社区得以运作。未来你们将拥有更少的个体自由,那将是困难的。出于必要性,人们将必须在社区里遵循某些行动路线,因为资源缩减,因为照顾民众的需求变得更无比重要,尤其那些最易感群体。非法和犯罪将增加,这将是一种巨大艰难。 或许你已经感受到这些事情,或许你根本没有思考过这些事情。可是当你开始看向地平线,看到世界的征象时,当你获得一种更巨大客观性——超越希望和恐惧的阵发性回应,走向一个更巨大客观性的位置——时,你将能够看清画面,那肯定会呈现的可能和艰难。你将看到人们将如何回应巨变的要求。你将看到人们斗争、挣扎和竞争。你将看到人们的否认。你将看到人们抱怨他人,抱怨政府,并抱怨上帝。你将看到暴力。你将看到悲剧。可是你也将看到伟大的人类勇气和伟大的人类正直。 前方的艰难时代,抱持着让人们实现一种比他们曾经实现过的更伟大实用性团结的希望。只有在战争年代,一些国家才会以如此决心团结在一起。现在你们在和人类对世界滥用的结果作战。现在你们将和人类贪婪、无知和冲突的后果作战。现在你们将必须应对来自宇宙掠夺性族群的干预,他们在此从软弱分裂的人类捞取好处。 这就像进入一场大战,不过这不是对抗其他民众的战争。它是对抗境遇的战争。它是对抗人类漫长、不快的过去的产物的战争。某种意义上说,它是和大自然斗争,因为你们现在必须应对生活在一个衰落世界的实相,在此越来越多的民众将从一口慢慢缩小的井里饮水。 在此的重大关口,是面对重大关口——为你自己,为你的家庭,为你的配偶或伴侣,为你的社区,并为其他所有你关心的人们。 正因为如此,内在准备是如此至关重要。如果你恐慌,你将做出愚蠢的事,做出非常不智甚至悲剧性的决定。如果你试图一下子告诉每个人你所看到的,那么你将被劝阻淹没。相反,在安静里,在你对你家庭之外的人宣布任何事情之前,你必须构建你的内在实力。 这就像你在面对一座高山,并且你必须攀登这座高山。你必须汇聚起你所需要的东西,你将需要的供给,放下这个旅程并不必要的任何东西。你振作自己来实现这一攀登——构建你的身体力量,你的思想力量,尽量解决你的问题,简化你的生命,简化你的关注范围,聚焦你的思想和注意力。 当时间前进时,你将看到人们的悲剧,被卷走,在改变的巨浪里丧失一切。当经济动荡增强时,人们将失去他们的工作,他们的事业和他们的住所。这已然在很多地方发生。你将看到更多社会动乱,尤其在大的和扩张城市里,不过当地方经济开始崩溃时,这也会发生在郊区。 你将看到这些,如果你不做准备的话,它们将压倒你,最终你将无法做什么来为它们进行准备。正因为如此,这个时候非常重要的是看到他人无法看到的,感受到他人将感受不到的,做他人将不去做的。这给了你最强大的优势,并将要求你的伟大实力。你将前所未有地需要这一实力。 因此,别抱怨。别拒绝这些话。别试图坠回一种舒适的思想状态,抱着你所有那些舒适的结论和假设。别退入某种早期或过去的体验里。别寻求逃离,逃到某个你将不必应对这些的地方或状况,因为这样的地方现在将不存在。 从一个更高的观测点上,从一个更伟大智慧来看,改变的巨浪是人类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来迫使一种救赎的实现。它无法有效地运用它的富足,现在它必须运用它的失败。人类现在必须运用逆境来救赎自己。这一救赎并非有保证,但在更悲惨的境遇里,人们的确展现出以一种更无私方式团结起来的能力。人们的确有能力团结起来以拯救彼此。这就像身处一所着火的房子里。每个人都必须投入进来,否则房子就没了。每个人必须参与,否则人们就没命了。这就像身处一艘慢慢沉没的船上。每个人被迫行动起来,以拯救这艘船,不仅拯救他们自己,而且拯救每个人。 改变的巨浪将越来越多地要求这种无私行动,那些能够培养这种对待生命的无私方式的人们,他们将能够领导他人,帮助他人,营救他人,并赋权他人。那些当今受到崇拜和偶像化的人,或将被一整个不同的领导体系取代,他们的技能和他们的慈悲让他们超越其他所有人而崛起。那些迷人的人,那些名人,那些美丽的人,那些有魅力的人——他们将为一个衰落的世界提供什么呢?他们的机会不会比普通人更好,有些情况下是更差。 这将要求人们拥有一种不同类型的实力——一种核心实力,内识的实力。这将要求更伟大正直,更伟大智慧,和更伟大合作——人类家庭真正的优点和真正的能力。在富足里,人们是放纵的,可是在逆境里,人们能够做宏伟的事情。 就是去关照你的家庭,成为你家的领导,设定愿景,开展步骤,不甘因为他人的渴望或偏好而放弃你的责任——这代表着你内在的一种伟大。别从这里退缩,否则你就是从你来到世界要服务的境遇退缩,作为结果你将置你的家庭于危险之中。 你无法拯救人类。你无法拯救世界。你无法拯救你的国家。你无法拯救你的城市或你的乡镇。可是你必须拯救那些靠近你的人,你必须拯救你邻居当中最孱弱易感、将受到即将到来境遇的最大威胁的那些人。 将必须实现大量的分享和大量的合作。将必须实现大量的公共服务。将必须实现对暴力和自我毁灭行为的巨大克制。境遇将要求这样。很多人将处于巨大风险里——很老的,很小的,残疾的,残障的。很多人将必须站出来,奉献比他们惯于奉献的更多东西。他们的时间和他们的精力现在将投入到照顾他人上。这将是一种要求。每个人都将需要投入进来,否则整个城市和社区可能陷入混乱和可怕暴力之中。当食品分配中断时,饥饿甚至会发生在最富裕的地方。 情况是糟糕,是可怕,还是救赎性,这有赖于你如何看待它,有赖于你在何种思想状态上运作。如果你从你的个体思想上运作,那么一切看起来将是糟糕的,你将希望否认它和忽视它。如果你无法忽视它,你将希望为此而抱怨他人,试图逃离,找个地方躲起来。然而,从内识的更伟大思想状态上,你认识到巨浪始终在到来,你拥有一个角色要扮演,并且你现在必须变得非常强大,非常慈悲,非常宽恕。 正因为如此,开展内识进阶非常重要。它将确保你的福祉,你家庭以及你关心的其他人的福祉。内识不只是拥有一种高尚的灵性体验。现在你的生存将依赖它,还有你服务他人的能力,因为人们的需求在不远的将来将比现在巨大得多。 你的灵性将是关于照顾人们,喂哺人们,服务人们,并关照你周遭的世界。这将是你给上帝的礼物。这将是你在世界上的服务。这将让你和你内在的内识重新联合,并让你实现完整和完满。 正是人们否认、拒绝、逃避和害怕的境况,能够救赎他们,能够在他们内在统一他们,并能够让他们变得强大、完整、有效力和有成就。 如果人类无法从它的成功里学习,那么它必须从它的失败里学习。如果人类无法在它的富足里实现团结,那么它必须在它财富的丧失里实现团结。因为在一个衰落的世界里,财富将会丧失。最终,财富和世界资源维系着。当资源缩减时,财富将缩减。少数人或许坚守着巨大财富,可是他们将极度孱弱易感,因为其他人将转而对抗他们。他们将逃到和躲到哪里呢?他们将像奴隶、像囚徒一样生活。他们将无法走到公众场合,无法露出他们的面孔,他们将被保镖包围着。这将是他们的悲剧。 这是你来此服务的世界。超越恐惧和喜好去获取实力。获取内识的更伟大实力,它是明晰的,客观的和慈悲的。成为内识学生。接收上帝的祝福和上帝的准备。向前看,别试图理解一切或解决一切,而是开展你必须开展的进阶。 问自己:“我现在必须做什么,来准备我自己和我的家庭?”你已经知道有些事情你必须去做。或许你已然知道它们一段时间了。你现在必须做它们。做你知道你今天必须做的事情,明天你将知道你必须做的其他事情。如果你做它们,你将知道更多你必须做的事情。正是通过去做,你获得更巨大明晰。完成你知道你必须做的任务,向你展示着其他必须去完成的任务。 路径在你面前展开。你无法通过退缩,而看到它的全部。生命里没有成功的保证。无法确保你所做的每件事都将完美奏效。你无法先看清这个路径,然后决定你是否想要开展这个旅程。你必须开展旅程,以看清路径。 你内在的内识知道必须做什么。它知道如何回应世界,这远远超越你智力的能力。然而即使你的智力,也将必须被带进这里的更伟大服务里——和内识协作,在你内在统一你,将你所有的资产和你获得的智慧聚焦于此。 为了认知超越你现在所做之外必须做什么,你将必须完成你现在所做的,然后接下来的步骤将会显现。这是旅程被揭示的方式。这是你必须开展的旅程。

关系和巨浪

你在生命里拥有四个支柱,支撑你生命的支柱。它们赋予它力量、平衡和确定。它们是关系支柱,工作支柱,健康支柱,和你的灵性发展支柱。就像一张桌子的四条腿,它们支撑着你的生命。你生命的强度,以及你生命经历变化和不确定的能力,主要依赖于这些支柱。虽然你拥有内识,上帝赋予你以指引你,保护你并引领你走向你的更伟大成就的那个更深刻智能,可是你依然必须重视构建这四个支柱。 本章讨论关系支柱。这包括你所有的关系,你如何参与关系,你在关系里的优势和弱点,你和他人的关系的品质——谁在你的生命里强化你,谁在你的生命里削弱你。这主要针对你和个体的关系,不过在一种更全面的意义上,它也包括你和你的财产,你的家,你的思想,你的身体,你的国家,地球,你和大自然的关系,等等。本教程将专注于你和个体的关系,因为他们对你的思想、觉知和能力有着最巨大影响力。 一开始必须理解,你与他人关系的品质,将大大决定你将拥有的生命类型,什么将对你敞开,你将拥有的远见,你将拥有的勇气程度,以遵循你自己内在内识的运动。在此,如果你的支柱太软弱的话,内识就无法在你的生命里推动你。它无法指引你或保护你。在这种情况里,如果有些人依赖于你能保持他们想让你成为的样子,他们害怕你生命里任何类型的改变或呈现,他们会怀疑或谴责你可能拥有的任何类型的更深刻倾向,因为其程度有可能威胁到他们在你身上的利益,那么他们将阻碍你。他们将影响你。他们将劝阻你。他们将质疑你,即便他们是美好和友爱的人。如果他们没有认知他们自己内在更深刻本质的实相,那么他们将带着怀疑和不确定看待你内在的这个实相。他们将不信任它。他们将不认知它。对他们来说,它看起来是奇怪、困惑和威胁性的。并且他们和你在生命里所做的一切,似乎都被投入到质疑里。 你和谁在一起,以及谁在影响你,攸关你将认知什么,以及你遵循你所认知的东西的能力,遵循上帝置于你内在的更伟大智能的能力。沉思正在降临世界的改变巨浪,理解人类迈进宇宙生命大社区的非常艰难的实相,以及正在当今世界上发生的干预,这些将向你展示,你的朋友和亲人中,谁将支持你的这种探究,谁将分享你的这一兴趣。并非所有支持你的人,都将分享这一兴趣,因此他们并非必须拥有这种兴趣才会支持你。可是你在一开始将看到,谁将和你站在一起,以及谁将反对你,谁将劝阻你,以及谁将鼓励你。看清这些非常重要。 人们往往震惊地发现,他们最接近的朋友或他们最亲近的亲人,真的无法支持内识的呈现,或是支持他们对他们的生命和对世界的更深刻质询。他们在个人层面上是那么好的朋友,可是超越那个层面之外,他们有着很少的共同点。这就像他们根本不认识彼此一样。他们只是分享着兴趣、爱好以及简单和无伤大雅的对话,可是超出这之外,在他们之间并不存在一种更深刻联接。 你将必须面对的首个巨大关口之一,就是和他人分享你对改变巨浪的觉知,你对生命大社区的探究,以及你对构建你和你自身内在内识的神秘和力量的联接的专注。做好准备,因为回应可能不是你想要的样子。这可以被预料到,因为假如你最亲近的朋友和你最亲近的亲人真的支持你内在的内识的话,他们就会一直以来都在支持着。这就会是他们和你的关系中的焦点。他们就会鼓励它。他们就会鼓励你对自己保持真实,探寻你的感受,辨识你的更深刻倾向。假如情况并非如此,那么很可能他们现在将不会支持你的更深刻探究,他们将不理解你在做什么,以及你为何关注如此艰难和重大的问题。 在此,你必须甘愿继续前行,即使他人离去。某些情况里,你将必须离开甚至长久建立的关系,因为他们现在只会阻碍你的更伟大旅程。他们只会把你拉回你过去的样子,他们想让你保持的样子,他们习以为常的你的样子。可是不要为此谴责他们,因为他们尚未拥有觉知。然而要感激,这一觉知在走向你,因为这给了你时间去学习和去准备,或许某一天,你将能够在他们的探究中帮助他们。可是在一开始,你必须获得你自己的实力。你还不足够强大到去教导他人和鼓励他人。你没有技能。你没有确定性。你还没有在这座高山上攀登足够远,从而能够指引他人,哪怕在一开始。 在此你必须甘愿独自旅行,面对孤独,因为最好是一个人,而非参与到无法在内识之路上和你同行的关系里。最好是面对孤独,而非和确实无法给你提供任何东西——没有智慧,没有鼓励,没有洞见——的人进行参与。过去,你确实只是不动脑筋地花费你的时间,现在你必须智慧地使用它。关系需要花费大量时间。 在此,你将寻求人们内在的更深刻品质。美丽、魅力和机智,现在将被视为没有真正的价值。你想要深刻和坦诚。你想要诚挚。你想要明晰。你在寻求和他人的一种更深刻共鸣。你想要那些在看向世界,在回应世界,在像你开始回应内识一样,正在开始回应内识的人。现在你想要能够和你产生共鸣并鼓励你的人,因为你将需要这个。 摆脱那些无法做到这个的人们,慈悲和智慧地摆脱并非易事。某些情况里,这似乎很揪心。这将让你感到如此困惑:他们无法看到你看到的,无法感受到你感受到的,无法认知你认知的。他们不仅没有体验到这些东西,他们甚至似乎不珍视它们。他们将会说:“你出什么问题了?你曾是那么有趣的一个人,现在你如此严肃。你为何关注这些事情呢?它太可怕了。它太极端了。“他们将质疑你的动机。他们将质疑你的洞见。他们将削弱你的信心。 几乎每个人在一开始都必须面对这个,有时这非常令人失望。然而你依然必须前行。你在生命里拥有一个更伟大宗旨要去发现。你必须开展内识进阶。你必须在这个世界背景里,发现你到底为何在此。你的礼物是什么?世界特别从你需要而且你配备好要去提供的是什么?你现在拥有一个更伟大旅程要去开展。它将改变你的关系,它将改变你的优先次序,它将改变你在他人内在寻求的东西。 这是完全自然的。这是成长的结果。即使没有改变的巨浪,即使人类在宇宙里保持隔离,你依然将必须开展这些伟大进阶以成为一个成熟的人——构建你自己内在的性格,了解你的思想和你的倾向,你的优势和你的弱点,并开展对你生命的一种更深刻评估。 改变的巨浪给这个深刻评估添加了巨大紧迫性,可是它本身就是一个完全自然和必要的过程。其他人不回应,并不意味着它不是为你准备的。其他人不成长,并不意味着你不该成长。其他人保持愚蠢、无知和自我执迷,并不是你也这样做的原因。 你现在既受到祝福,又负起重担——受到祝福,因为你得到了预警,受到祝福,因为内识的火花在你内在被点燃了,受到祝福,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搜寻和空虚之后,你终于开始找到某种东西——某种你能够体验和遵循的东西,某种将赋予你一个更伟大方向以及和生命的一种更伟大联接的东西。 然而它也是一个负担。因为现在你必须考虑你过去不会考虑的事情。现在你必须勇敢地看向世界,你必须勇敢地看向你自己的内在。你必须开始伟大评估,你必须甘愿在生命里绘制一个不同的路线——并非你幻想的一个路线,并非代表你先前的目标和理想的一个路线,而是某种更深刻、更真实的东西,某种对你来说很自然,然而同时又是某种你不熟悉的东西。 在此,你并非创造你的实相。你在允许你的实相从你内在呈现出来。你将必须制造一个位置让它得以呈现。你将必须制造一个环境让它得以呈现,但它的呈现对你来说是自然和必要的,因为这就是真正的你。这超越你的个性,超越你的信仰和想法,超越你对过去的记忆,这代表着你的更伟大身份,它现在开始在你的生命里呈现。它被召唤了,因为你已到达你生命里的一个节点,在此它变得必要,你正在被世界召唤,因为世界正在召唤你。世界的征象正在召唤你进行准备——从你自我成就的睡梦中醒来,为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为大社区进行准备。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你看,因为尽管答案在你的内在,可召唤并不在你的内在。它来自你之外。它在世界上。那召唤你走向一个更伟大宗旨的东西在世界上。对这个召唤的解答在你的内在,可是召唤在外面。因为改变的巨浪正在到来,正在开始影响和感染越来越多民众的生命,世界的召唤就在那里。它是强大的。它是摄人的。它是必要的。 正因为如此,你现在在做出回应。正因为如此,你感受到对未来的一种更巨大焦虑感,和一种更重大关注,关于你在你的生命里要做什么,你生命里真正重要的是什么,你在此要成就什么。正是这个召唤,你看。你已然感受它一段时间了,现在新讯息的启示正向你展示你在体验的东西。它见证你的体验。它倡导这一体验在你内在成长和呈现。它是对你内在内识的一个确认,并确认你自身必须学习去看见、去认知和去做什么,从而让这一内识可以呈现并充分地通过你表达它自己。 这不是寻求浪漫的时候。这不是试图结婚的时候。这不是把自己承诺给某个人或某些境遇的时候,因为你在构建和你自我的一个根本性关系,你在开展对你生命的一个深刻评估。最好现在没有任何人竞争你的注意力。如果存在着某个人,这将使这一评估远更艰难,并严重迷惑你的状况。即使他们对你来说是正确的人,他们也必须等待。并且如果他们是正确的人,他们将会等待。 你现在需要时间找到你的方位,看清你在哪里,看清你知道什么,评估你和人、地、物的关系,辨识你必须遵循的方向。不应该有任何人竞争你的注意力,你要克制你自己。现在别把自己交付出去。那将是一个可怕的错误。那将绕开你生命里一个重要的步骤。 如果你依赖于和他人的关系,这可能看似很困难——像这样独处,克制你的感情,让自己避开和任何人的任何类型的亲密参与。如果某个人试图诱惑你或压制你的倾向,如果某个人试图劝说你和他们保持关系,那么你可以肯定,他们不尊重你生命的更深刻运动。这很可能意味着他们对你不合适,无论现在还是任何时候。现在别让任何人的渴望或期望支配你。你必须拥有这种克制。你必须建立这些界限。 你将需要时间,实际上是很多时间,来辨识你真正的方向。不应该从这里分心——别让任何人把你拽向一旁,别让任何人把你向后拉,别让任何人试图赢得你,别让任何人试图鼓励你和他们保持关系。没有纷扰。如果你要在你的生命里开展这个伟大步骤,就一定不能有纷扰。 如果你现在和某人处在关系里,你可能必须撤出一段时间。如果他们能够支持这样,那很好。如果他们无法支持它,那么你知道他们将无法和你开展这个旅程,无论你们对彼此的感情,无论你们在一起创造了什么。从根本上,他们将不会走向你现在必须走向的方向,对此你什么也做不了。 正是在这里,内识成为你的首要责任。过去,你把你的生命交付给其他人。你把你的生命交付给你自己的渴望。你把你的生命交付给你自己的恐惧。你把你的生命交付给文化告诉你的你必须成为、做和拥有什么。可是现在,你允许你内在的内识设定方向,设立界限,对这个说是,对那个说不,给你明晰,把你交还给自己,赋予你去遵循的一个方向和步骤。 对一些人来说,这将是最艰难的关口,很多人将无法穿越这个关口。他们将转头避开内识。他们将转头避开世界的征象和他们自身更深刻体验的征象,以保护他们所拥有的,取悦他们试图取悦的人,坚守他们的财务保障,坚守他们的社会地位。他们将坠回阴影里,内识将在他们内在保持潜伏——等待再次呈现的时刻,等待他们将质疑他们的假设、他们的依恋和他们的承诺的时候。 可是对你来说,在你能够把自己承诺给任何人或任何事情之前,你必须构建你自身内在的这个基础。你的首要优先次序是让内识变得强大,并让自己开展对你生命、关系和活动的一个深刻评估。在你的内心,你知道这是事实。如果你感到你是独自一人,并完成了这一评估,然而你没有得到一个明确方向,如果你不知道需要遵循什么步骤,那么你并未真正完成评估。你只不过是一个人独处而已。 或许你没有提问正确的问题,或没有足够深入地聆听你内在内识的力量和临在。或许你没有看向改变的巨浪。或许人类向大社区迈进这一想法从未对你出现过,或者你只是偶尔想到它。无论何种情况,深刻评估必须足够深刻,才能有效。它必须是实质性的,它必须向你展示,什么正从世界的地平线上到来,因为这将给你确定性。这将给你激励,因为你将意识到你不能留在你现在的位置上。你不再生活在过去。你所习惯的世界将发生剧烈改变。你不能依赖任何先前的假设或保证。现在没有任何安全和保障的地方,可以躲过生命的变化无常。 如果你能面对这个,你将获得勇气。如果你能面对这个,不带否认,不带偏好,不带对你自身想法、希望和愿望的投射,你将获得明晰和客观。勇气,明晰和客观——它们在人类体验里如此罕见,然而它们在给一个人的生命提供确定、方向和平衡上,又是绝对必要的。 最好是和一个将鼓励你的人在一起,而非让一大帮不知道什么在推动你生命的朋友和家人围绕着你。你必须面对这个。你必须拥有力量对他人说不。你必须拥有勇气开展关于你生命的深刻评估。否则,你将无法认知你自己。你将无法认知你的体验。你将太害怕,而无法看向地平线。 这是很多人的状态,尤其是富人。他们真的不想看向地平线。他们大部分人太害怕关于他们必须如何改变,他们必须放弃什么,他们必须重新思考什么——他们如此投入到他们对幸福和快乐,财富和权力的追逐上。这很悲哀。他们的财富没有为他们做任何事情,事实上,这让他们更软弱,更无法回应生命。 因此,别嫉妒他们。他们的悲剧不是你想拥有的。未来,拥有很多东西将是一种真正的负担。拥有巨大财富将是一种真正的负担。你将如何保护它呢?它将在多大程度上支配你的生命呢?巨浪将制造一系列境遇,这将使得非常富有变得极度危险,所有那些饥饿的面孔在看着你。不,不,那不是路径。 你在内识之路上,将需要伟大的同伴。你将需要其他人,他们足够强大去面对改变的巨浪,他们愿意开始展望大社区以及人类在那里的未来和天命。你必须拥有其他人,他们正开始开展你正在开展的同样旅程。 现在这并非关于浪漫和婚姻。这以后可能会到来。现在这不是重点。摆脱对浪漫的沉瘾。在这个初始时期,不要和任何人开始性参与。别把自己交付给任何人。你必须把一切聚焦在这里——你所有的注意力。它必须是你生命的巨大专注。这就是它有多么严肃,这就是所要求的。慢慢地,其他人将开始加入你。 你将被浪漫诱惑。你将被关系、美丽、魅力和财富诱惑。他们依然对你存在某种程度的吸引力。可是你内在的内识根本不为它们所动,不会对它们做出回应。你的内识变得越强大,你对这些诱惑和吸引将越有免疫力。 可是你还没有到达那里。你必须开展这个旅程来获得那种实力,那种免疫,和那种自由。哦,摆脱诱惑是多么大的一个自由。当你自由时,其他每个人都像被锁链拴着,像是他们的愿望,他们的渴望,他们的恐惧,以及他们与他人不恰当参与的奴隶。可是要获得这一自由,需要一种你自身内在的挣扎以及真正的自决力。 超越你个人关系范畴之外,你将需要获得那些关注巨浪的人士的专业知识——拥有不同技能、不同天赋、不同专业的人。你将需要了解巨浪——它们究竟意味着什么,它们如何展现。人类可能的结局是什么?你必须带着尽可能的客观去做。它不必成为一种执迷的调查,但它是你整体教育的组成部分。 因此,你将必须在成为内识学生的同时,成为世界的学生——学习真正重要的东西。考虑到世界所有的冲突和纷扰,所有的诱惑和悲剧,什么对你来说是真正重要、要去学习的东西呢?你在那里需要寻求什么呢? 某些事情是重要的。你必须开始觉知世界各地有关食物和水的可获取性的状况。你必须开始觉知气候的变化,以及它对世界粮食生产的影响,和它对城乡环境居民的福祉的影响。你必须觉知政治和经济动荡,以及它如何在某些地区显现。你必须觉知流行病的爆发。你必须觉知持续存在的冲突以及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当你看向世界时,寻求这些事情。只是见证它们,看看那里是否存在任何征象。并非你看到的每件事都是重要的。并非你看到的每件事都是一个征象。 你带着内识注视和观看着,也就是不带偏好或评判地看。只是看着。你不带偏好或评判地聆听着。只是聆听。如果你发现了一个真正的征象,它将特别地触动你。它不只是一种悲哀或忧伤,悔恨或愤怒的情绪反应。它将是某种在你内在鸣响的东西。那是重要的。写下它——你听到什么,你在哪里听到它,它如何触动你。守着它,因为一个征象比刺激更重要。 你寻求征象。你不必在任何这些领域成为专家。你不必深入研究它们。可是你需要调查它们以寻求征象。因为征象将告诉你,巨浪多快到来。它们将告诉你,你有多少时间去开展你甚至现在正努力做的事情。 就像地上的动物和空中的鸟儿一样,你关注和聆听着你环境里的变化。当其他人继续保持执迷和自我痴迷,无忧无虑和粗心大意时,你必须保持留心,正因为如此,现在不能有任何东西竞争你的注意力。浪漫和关系必须等待。你必须在你的思想里制造空间,去聆听,去看,和去学习。你必须放慢你的生命,这样你就能够聆听、看和学习。开始内识进阶,这将教导你如何安静你的思想,如何更深入聆听你自己内在的体验,以寻求征象。 现在你和内识的关系是如此根本性,它必须优先于你所拥有的其他任何关系。甚至和你在一起的你的孩子们,甚至他们也不能干涉你和内识的关系。你越多地构建这个关系,你将越能和你的孩子分享它,并在他们内在鼓励它。因为你绝不会因为太年轻而无法学习内识——学习如何认知你的更深刻体验,并对自己保持真实。 这是上帝规划的道路。它始终如此。宗教和它所有的强调和悲剧,文化和历史的灌输,领袖和机构的操控,都没有改变上帝启示的根本性本质——就是个体内在的内识,并通过内识为世界做贡献。这是根本性的。这是每个宗教的核心。拿走奇迹,拿走华丽,拿走制度指引,你拥有着你自己内在内识的神秘,等待着被发现。 现在世界在召唤这个,因为改变的巨浪就在世界上,人类现在正面对来自大社区本身的干预。世界在迫使人类进化的一次推进。世界在从你唤出内识,它必须做出回应。这是你们时代的力量,它将赋予你根本和必要的工作去做,包括在你自身内在以及在世界上。

深刻评估

为了开始面对你生命的更深刻意义,你生命的更伟大宗旨,一种深刻评估必须得到开展,并且这一评估是进行性的。它从根本上是一种针对关系的评估。不过在此,我以一种更全面的意义使用关系这个词,因为你所关联的任何事物都代表着一个关系——你的财产,你的家,你的工作,世界本身,正在世界上发生的改变,你生活的国家,还有很多其他事物。它们都代表着关系。 这是看待你在世界上的参与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因为它给了你一种非常明晰的路径去遵循,以辨识什么是有价值的,而什么不是,什么有帮助,而什么是一种妨碍,什么在未来将被需要,而什么将阻碍你。你的关系并非只是和人,而且是和地,和物,和事件,和国家,以及和整个世界本身。 人们往往不会在关系的背景里思考事物,因此这或许是一种看待你周遭世界的新方式。它的价值在于,它给你一种非常明晰的辨识力,因为在某个关系领域里运作的东西,同样可以转译到其他关系领域里。例如,如果你和你的工作有着一种有害的关系,它将像和某个人有着一种困难关系一样,在你的生命里造成很多同样的艰难和障碍。如果你和你的家有着一种困难的关系,它将阻碍你。它将限制你的潜能。 你甚至和未来拥有一种关系。这是事实,因为你被派到世界上来服务世界,因为世界正经历巨变的初期。你和未来拥有一种关系。你和过去拥有一种关系,或者更准确地说,你和你对过去的评估拥有一种关系。 于是,你生命的状况,作为一个整体,代表着所有这些关系的状况。你没有中性的关系,因为它们每一个要么帮助你,要么阻碍你和阻止你。你在每一个关系里,要么获得力量,要么丧失力量。当然,某些关系比其他关系更重要、更有力,不过它们都对你的生命造成影响。 因此,深刻评估实际上是评估你把你的生命奉献给什么,以及你在生命里把什么指定为你主要的影响力,因为每一个关系代表着一种影响力。影响力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可是大部分人没有觉知这点或它的后果。当然,你可以认识到,你结婚的那个人将对你拥有一种巨大影响,或许是你生命里的主要影响。可是人们对于婚姻和伙伴关系,很少想到另一个人会成为他们生命里的主要影响。假如这一标准被添加进来,以评估他们关系里的另一方,以及评估与另一个人实现结合和伙伴关系的可能性的话,或许你们将拥有一种与你们在当今世界所见非常不同的结果。 因此按照一切都是关系来思考一下。你和人、地、物、事件、过去、未来、世界事件以及你的国家拥有一种关系。你甚至和宇宙智能生命大社区拥有一种关系,尽管你还不太可能发现这对你意味着什么,以及这对你的未来将有多么重要。 接下来要考虑的是,每个关系都代表着一种影响。每一个都影响着你,并且你也影响着它们。从这方面来说,你在世界上拥有力量,并且世界对你拥有力量。力量向两个方向推动。这一力量给予你决策的力量,它可以被运用到超出你觉知的更多境遇里。这种决策力量,对你的成功以及你在一个将受到改变巨浪影响——受到环境破坏,受到你们基本资源的衰减,受到世界气候变化,受到不断加剧的经济和政治动荡以及这将制造的重大战争和冲突风险的影响——的世界上的未来来说,是根本性的。 重要的决策是你现在做出的决策,因为现在还有时间为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可是时间至关重要。你没有很多时间了,因为改变的巨浪已然在影响世界。然而在此,你有着你所有那些关系,以及它们对你施加的影响。 伟大评估开始于盘点你现在处于何处——你如何使用你的时间,你的精力,你的专注和你的兴趣。你的生命被交付在何处?它专注于什么?它被指派给什么?你每天只有这么多精力,每天只有这么多时间,你的思想里只有这么多空间去思考事情。现在这都去向哪里?你在做什么?你和谁在一起?你的优先次序是什么?在你的生命里,你在哪里获得能量,你在哪里丧失它?你对谁丧失它,你对什么丧失它?你在哪里感到确定,你在哪里感到不确定?你现在所处的什么关系给予你一种确定和方向感?哪些关系遮蔽那个确定性或完全阻断它? 正如你能够看到的,这里有很多问题,这些还不是全部。正因为如此,这一深刻评估需要时间。你无法把它当作一个过程或一个练习在一小时内完成。你无法用一个周末来思考它。相反,你必须把自己奉献给它,把它作为你生命的主要优先次序之一,尤其在这个时候。这应该成为你的一个主要专注。因为如果你不以这种方式来发挥你的专注,如果你没有获得一种更伟大辨识力,那么你将不知道今天或明天该在世界上做什么。当改变的巨浪到来时,你的不确定和你的孱弱易感将大大加剧。 因此,你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你必须从你所在的地方开始——不是你想要的,或你相信的,或你认为接下来将发生的,或你的目标,或你的野心,或你的梦想。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和谁在一起?你和他们做什么?你拥有什么,它给你力量还是从你拿走力量?你相信什么,你的信仰给你明晰,还是取代了内识本身?你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你的思想到哪里去了?如果你静坐冥想,什么在占据你的思想?你的思想到哪里去了?它在解决什么问题? 显然,这是一个非常巨大且困惑的任务,因为它要求你对你的生命变得客观。在此,客观是核心重点。别受这种想法影响:即你必须表现出爱而非恐惧,因为这完全是偏好性思考。它根本不代表思想的明晰或真正的确定。别陷入是表现爱还是表现恐惧的二元陷阱里。在此,客观性是明晰地看。真正的二元性,在于你拥有智慧与否,你负责任与否,你为未来进行准备与否,以及你看到什么正从你生命的地平线上到来与否。 因此从简单的事物开始。检视你拥有的每样东西。你拥有的每样东西,哪怕不重要的东西,都对你来说有着某种价值,并以一种些微方式代表着一种影响力。如果你的生命充满没有用处或宗旨的东西,那么它们在一定程度上浪费着你的时间和精力。你依然拥有它们,因此你依然和它们处于关系里。它们占据着你家里和你思想的空间。你拥有的每样东西,确实应该要么有着基本实用性和必要性,要么对你个人来说非常有意义,并且这一意义必须来自于它支持着你现在是谁,以及你感到你在生命里正去向的地方。 代表旧日记忆的东西,拥有一种影响力,把你向后拉,而实际上你必须面对未来,并学习如何充分活在当下。放下东西,要比放下人或放下保障更容易。因此这是开始的地方。这个过程是一种梳理,它给你的生命带进一种更伟大客观性——看着你拥有的每一样财产问:“这真的对我有用吗?它对我个人来说有意义吗?它提升和强化我对自己的觉知和理解吗?” 你将发现,你的生命杂乱无章,东西重压着你,你生命里有很多你或许从未想到过的旧东西。可事实上,它们对你有着一种影响。当你让它们离开时,你感觉更轻松更良好,不知怎么,慢慢地,你的思想变得更加明晰。这是开始的一个好地方。它不是很挑战,但它是发展辨识力的一个起始步骤——关系里的辨识力——因为你所做的一切,你拥有的一切,以及你与之关联的一切,都代表着关系。所有这些关系都对你拥有一种影响——对你的觉知,你的决定,以及你知道你必须遵循的方向。 因此开始清理你的生活,简单化。你不想背负着很多额外行李走进未来,因为面对改变的巨浪,未来将非常不确定。你想要灵活性,你想要轻松地行动,你不想被很多财产拖累。在此,你必须对自己非常坦诚,关于你拥有什么,和你不拥有什么,什么有意义,和什么没有意义。 在内识的层面上,这非常明晰。要么是,要么不是。某些情况里,将是中性。可是针对你拥有、你持有和你负责的那些东西,通常你会发现在你内在,将有一个是或不是。这让决策变得非常容易,只要你据此行动,抛下那些你不再需要或不该拥有的东西——或送出,或扔掉,根据具体情况需要。这是一个有价值的练习,因为你需要解放你的时间和你的精力给更伟大的事。在此,你从最简单的东西,最简单的关系开始,因为当你前行时,你将会有更巨大的挑战。 未来你将需要大量的精力,并且你必须把你的资源聚合在一起。你必须聚合你的实力,构建你的专注。如果你的时间和生命被不动脑筋地用在所有方向上,你将没有力量这样去做,因为在此力量代表专注。如果你的生命不聚焦、不专注,那么你的精力就被丧失在很多不同的地方。现在你必须堵住缝隙。现在你必须唤回那被丧失的东西。现在你必须汇聚你所有的实力,因为你将在前方艰难的时代里需要它。你将需要它来推翻和克服你生命中其他那些影响力,它们劝阻并阻止你去做你知道你必须做的事情,以及去辨识当你前进时你内在内识在努力提供给你的一个更伟大方向。 这一深刻评估,接着指向更重大事物:你的工作,你的关系,你和你身体的关系,以及你和你思想的关系。在此要想带着客观性是更困难的,因为你会更多地认同这些东西。认同某些事物,意味着你失去对它们的客观性。为了检视你的工作,为了检视你的关系,为了检视你和你的思想以及你的身体的关系——这代表着你和你自己的关系,这要求一种非常巨大的客观性。不过在内识的层面上,回应是根本性的。 例如,在你的关系里,你必须检视每一个关系,以看清它们是在帮助你还是在阻碍你,你所交往的人们在生命中是否在向前行进。某些境况里,例如在你的工作里,你可能无论如何必须和人们一起工作,不过你如何与他们参与,将在他们对你生命造成的影响上,带来巨大不同。 针对你为自己选择和挑选的关系,你必须评估每一个:“这个关系是在强化我还是在削弱我?这个人是在走向我必须走向的方向吗?我们共同拥有一个更伟大天命吗,还是我应该放下这个人,让他们去遵循他们自身生命的旅程?” 这些是有价值的问题。你必须获得力量、勇气和客观性,去提问它们,并据此行动。你生命中的某个人,可以阻止你,并改变你生命的天命和路线。你绝不要低估你关系中影响力的力量。即使一个随意的友谊,这个友谊要么帮助你,要么阻碍你前行。当你在前行中迈出进阶时,你很快会看到,这个友谊是在帮助你还是在阻碍你,那个人是否在你努力聚焦你的生命并让自己为未来进行准备时,质询你、贬低你或怀疑你。 你将需要强大的同伴。你无法负担在你的生命里拥有批判者。你可以从他们的挑战中学习,可是如果你和他们紧密联系的话,你将对他们失去阵地。 在此,发展实力和辨识力,将需要时间,并且在某些境况里会非常艰难,因为有些人你认为你必须获得他们的认可。有些人你依然在试图打动他们。有些人你认为你需要他们,为了安全,为了保障,为了爱,或为了快乐。可是在内识的层面上,将要么是,要么不是,因为内识在努力带你去向某个地方,你生命中的每个人和每个事物,要么帮助你,要么阻碍你去发现和遵循这个方向。 面对改变的巨浪,你的工作要么有未来,要么没有。这你可以通过智力来评估。然而,在内识的层面上,将依然要么是,要么不是。或许你将需要留在这个工作上一段时间,以给你提供稳定性,在你做出其他决定的时候,在你针对你必须去向的地方,以及你在生命里必须遵循的下一步上,获得一种更巨大确定性的时候。可是别把自己过度承诺给一个没有未来的境况,一个将无法在将要来临的巨大艰难中存在的境况。 别把自己过度承诺给任何人或任何事,直至你完成了这一深刻评估。别制定任何宏大计划。别试图重新绘制你生命的路线。别把自己承诺给婚姻或关系,直至你随着时间推移开展了这一深刻评估。 别在你认知你的生命是为了什么,以及它必须遵循的方向之前,把你的生命交付出去。如果你能遵循这个,这将拯救你。因为把你的生命交付出去太容易了——把自己承诺给一个行业,或是去建立将永远阻止你认知和记起你来到世界的更伟大宗旨的一系列境遇。 人们运用非常软弱和暂时的标准,随意地建立关系。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参与的严肃性,以及它对他们造成的影响。这是因为他们缺乏辨识力。这是因为他们不珍视他们的生命,所以他们会如此轻易地把自己交付出去,不甚谨慎地承诺他们的时间和精力,所以他们会对自己如此粗心大意。 这是深刻评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在此,你不能遵循你的智力,因为总是存在着充分理由,让你把自己奉献给永远不会对你有价值的事物。总是存在着强有力的理由,让你把你的生命交付给并非代表你天命的人或境况。 并且还有社会性力量在鼓励你,在你做好准备之前结婚,在你做好准备之前拥有家庭,在你做好准备之前把自己承诺给一个事业。所有的社会力量——来自你家人的力量,来自你朋友的鼓励——往往引领你走向对你的生命来说完全错误的方向。别谴责你的家人和朋友,因为他们不知道。可是你必须知道。你必须获得这一内识。上帝赋予你的内识让这成为可能。否则,你将在世界上迷失,将永远找不到你的路。 你和你的思想以及你的身体的关系,代表着新讯息提供的一个非常伟大的教程。你的心理健康和你的身体健康很重要。可是为了有效应对它们,你必须运用同样的客观性去面对它们。当然,你认同你的思想和你的身体,甚至到了你认为这就是你的程度。可是你的思想不是你,你的身体不是你。相反,它们代表着表达的载体——你通过这些载体能够参与世界,在世界上拥有一种影响力,并在世界上表达自己以及和他人交流。 它们是载体,带你去向某个地方,带你在这个世界上穿越生命,在这个时代里生活,对这个时代拥有一种影响力。它们是载体。因此,你必须照顾它们。你必须培养它们,它们必须有能力让你成就你在世界上的使命。如果你的健康垮掉了,或是心理上或是身体上,那么你将无法遵循一个更伟大宗旨,并且大多数情况下,它从来不会被揭示给你,因为你没有做好准备去遵循它。 因此,让你的生命实现秩序,也涉及应对你健康的需要——你的心理健康和你的身体健康。思想需要某些结构。它需要享受。它需要同伴。它需要纾解和休息。你能够辨识这个,通过你的活动,通过你带进家里的影响,通过媒体,通过你的关系,通过你读的书和你思考的事情。 大多数人从未发展起对他们思想的任何控制。对于他们思想想要思考的无论什么事情,他们只是不知不觉的奴隶,因此在这方面,他们感到非常无助。可是在深刻评估——这是一个把明晰和客观带进你生命的过程——里,你能够获得对你的思想和思考的越来越强大的掌控,通过决定你将思考什么,你将对什么做出回应,你将聆听什么,你将阅读什么,什么将留在你家里,什么将是你活动的焦点,等等。你必须获得这种掌控,因为如果你不控制你的思想,其他人将控制它。如果你不在你的生命里确立一个真正的方向,其他人将为你确立方向。这的确是当今世界大多数人的悲惨境遇,无论他们贫富与否。 很明显,那些非常贫穷的人是他们境遇的奴隶。可是,并不很明显地是,那些更富裕,甚至非常富有的人,同样是他们境遇的奴隶。尽管他们拥有巨大享乐和时间自由,可最终他们像他们周遭最穷的人一样迷失和贫困。面对正在降临世界的改变巨浪,他们不会走运。他们没有优势。他们的财富很容易丧失,并且他们将成为猎捕他们的其他人的目标。他们将生活在巨大恐惧和焦虑里——害怕失去他们所拥有的,害怕他们认为会夺走他们的快乐、他们的自由或他们的机会的每个人和每件事。 因此,这是认知你的思想需要什么以及你的身体需要什么的时候——非常简单。这里没有任何复杂。如果你遵循内识,这里没有任何复杂。你拥有简单的指引,你必须遵守它们。 一开始,针对你的深刻评估,无论是针对你的财产,你的关系,你的活动,还是你的参与,重要的是你要在你的生命里创造空间,让事物离去,敞开你的生命,允许你的生命里拥有空间,而非用其他事物来填充。通过这样,你将看到,你一直在多么努力试图获得确定性,通过拥有事物,通过你的关系,通过你的参与等等。或许你对你的生命将感到更少的确定,更多的易感,可这是好事,因为这创造了一个空间,让一个更伟大力量去填充,这创造了自由,让你去设立一个新的历程,它将把新的人和境况带进你的生命。如果你的生命已然被填满,那么任何新东西都无法到来。不可能有新体验,新启示,新关系,新机遇。 因此在一开始,深刻评估是一个辨识和释放的过程。你在辨识什么是真正重要的,释放那不重要的。你在改变你和物、和人、和地、和参与的关系。通过这样,你在一种微妙然而又越来越强大的层面上,改变你和你的思想以及你的身体的关系。在此,你在获得实力,学习实现内在指引,而非只是受到外在指引。 很多人问:“哦,面对改变的巨浪,我该做什么?”从这个深刻评估开始。这是根本性的。如果没有开展这个,你将没有认知的自由,你将没有行动的自由,你将没有跟随内识行动的自由。你将被固定住,就像你被拴在墙上——无法移动,无法重新思考你的生命,无法设立一个新方向。因为你的生命已然被承诺出去,交付给其他人,或只是迷失你在你生命路线上展开的数不清的思考和追求里。 你从深刻评估开始,并且这一评估持续着。它是进行性的,因为把明晰、简单和专注带给你的生命,是进行性的。你不会一下子做到。它是进行性的。你周遭的每个事物,都想更多地拖累你,用财产,用人,用地方,用机会,用纷扰,用刺激,等等。因此,这一辨识持续进行,因为你必须保持你生命的开放、明晰和整洁。你的生命必须填充着强化你、鼓励你的人、地、物,并且它们象征着你拥有实力和责任感,能够以一种智慧和有效的方式,充分活在当下,并为未来进行准备。 在此,你将必须学习对很多事物说不:甚至对你自己的思想说不;对你的冲动说不;对你的沉迷说不;对那些伤害你的思想和你的身体的快乐说不;对想让你做他们想让你做的事的人说不;对看上去不错,然而你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无法接受的机会说不;对你周遭人们的共识说不;不,你将不遵循他们的建议;不,你将不加入他们的组织;不,你将不接受他们对实相的感知。你这样做,并非带着愤怒或谴责,并非带着被拒绝的恐惧,而是带着简单的坦诚和简单的明晰。 别因为世界充满欺诈、充满不诚实而愤怒,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内识的世界。人们还没有找到上帝的伟大礼物,因此他们愚蠢行事,相互模仿,遵循着他们的社会熏陶告诉他们必须去遵循的无论什么东西——遵循他们的朋友,他们的团体,他们的领袖,他们的宗教——每一样东西。因为没有内识,除了遵循替代内识的每一样东西之外,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假如你明晰地看到这个,这不该成为你愤怒的一个源泉。它是悲剧性的,是的。它是巨大不幸,是的。可是现在你无法承担做世界的一个批判者。你不是去谴责他人,谴责政府,谴责世界,谴责生命,而是必须把你的资源拉向你。所有那些谴责代表着一种巨大的能量损失,这一能量损失,只会给生命添加更多的摩擦和抱怨,却没有任何正面益处。如果你的生命没有跟随内识行动,那么你作为一个批判者的立场是无意义和自我挫败的。这是保存你的能量的一个组成部分。 最终,伟大评估把实力归还给你,让你联接内识,并保存你的能量。或许你还没有看到保存你能量的价值,因为你想让你生命的每一刻都充满快乐的刺激,充满有意义的活动,充满令你愉快的人。你想填满空间,可是你需要开放空间,让它保持空性,储备着它。因为只有在这个空间里,新的领悟可以走向你,你能够看到你过去无法看到的东西,认知你过去无法认知的东西,辨识过去超出你所及的东西。新的人和新的机遇走进你的生命,因为那里为他们留出了空间。因此,从本质上,你的生命必须总是拥有这个空间和这个开放。它永远不该被填满。如果它确实开始填满,那么是时候再次让事物离开了。 即使你的生命完全恰当地进行着参与,即使你生活在内识之路上,即使你生命里的每个人对你都是有意义的,是你内在内识的倡导者,并为你倡导着内识,你依然必须创造一个敞开——你生命里的这个空间,在此什么也没有,在此是空性。正是这种空性,让你可以静心,让你可以聆听,让你可以看,让你可以真正和另一个人同在,真正体验一个地方并享受大自然的壮丽。正是这个空间,这个空性,这种安静,让你可以辨识世界的征象,以及你自身内在内识的运动。 你不是试图填满空间,而是想要创造空间,并让你生命的一部分保持开放、未解和神秘。那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正是这,让你可以拥有对生命的惊叹和敬畏,拥有一种纯粹的体验,而非只是某种刺激你思想的东西。它为你创造了机会,在时间和空间之外体验自己——对恩宠的体验,对你隐形上师的体验,他们在帮助你重获你和内识的联接,随之而来的是你来到世界的更伟大宗旨。 在此你可以想像到,如果你遵循这个,你的家里将只有很少的东西,可是它里面的每一件东西将是非常有价值的。你的个体生命里将有很少的人,可是每个人都是真正有价值的。你的时间不会被填满,而是将拥有开放,让新体验可以发生。你的思想将不会不停受到刺激,而是能够变得安静、观察和敏感——看到、听到、认知事物。 就像你在走向和你周遭大多数人相反的方向,那些人都是为他们自己获取事物——财产,人,体验,感觉,刺激——直至他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的生命充满外在刺激。他们感受不到他们在生命里位于何处,他们去向何方,或者世界去向何方。他们只是简单地被他们所有的痴迷卷走了。 因此,你可以想像到,作为这个深刻评估的结果,你的生命变得简单和明晰,你能够在一个更根本层面上辨识机遇——并非在于它们是否让人愉悦和兴奋,而是在于它们是否真正有意义,它们是服务你的宗旨还是让你分心。 你当然可以在沿途拥有简单的快乐,可是任何需要更严肃参与的东西——一个新关系,一个重要财产,你工作里的一个机会,一个新兴趣——这些必须得到真正辨识,因为整个世界想让你填满自己,而你从本质上,在努力清空你自己。正因为如此,你必须非常限制对媒体的接触,只是寻求那些对改变的巨浪来说重要的东西,或者某些情况下,是那些在你即刻境遇和环境里重要的东西。 你不应该被世界所刺激。现在你将必须保持一定距离,假如你想拥有希望获得你的实力,构建你的辨识力,培养你的审慎力,并学习真正的观察力——真正能够看到你需要在你自己内在以及他人内在看到的东西。如果你像个疯子一样四处跑——被你的需要和渴望以及对他人的义务所驱使,那么你就无法做到这个。正因为如此,如果你想拥有任何成功机会的话,深刻评估在一开始必须发生。并且这一深刻评估将继续,因为存在着一些你必须为自己评估的关口。 这其中的一部分,你将自行开展,而另一部分将得到他人的协助。现在,你关系的品质,对你来说将变得更加重要,因为你认识到,每个关系在它对你的影响上都是重要的——无论它支持你内在内识的呈现,还是它纷扰这一呈现,无论它鼓励你对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还是它阻碍这一准备。在此,你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并且这一重要性将随着时间推移而增加。 这样,当你前进时,你的生命将拥有更巨大能量资源。你将能够开展你生命中的重要改变——你过去无法开展的改变,因为你没有实力做到。你内在没有效力去贯彻它。过去,你看到那些你知道你需要去做的事情,可是你没有实力去做。你无法推翻你自己的思想或他人的意见。你就是不足够强大去做它。现在你能够去做,这给你的生命带来更强大流动和更强大运动。 你能想像你生命里的每个事物都代表着你在世界上的更伟大宗旨,你生命的更伟大意义,并且这赋予你足够的实力让你现在能够去应对逆境吗?它不会挫败你。你能够应对他人的不赞同或批评,而不会让自己迷失在他们的见解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