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人类文明的运动

    这个时期尽管一切看似正常,可是改变的巨浪正在降临世界——这个改变在前所未见的层面上发生,这个改变将影响世界的每个人。它将比世界大战更巨大。它将比过去发生的严重流行病更重大。这是改变的巨浪,当人类肆虐世界,将你们的自然遗产破坏到如此程度,以至于世界开始发生改变,变成了一个对人类家庭来说更加艰难的场所。     制造这些引发改变巨浪的条件,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时间。每个人在一定程度上都参与其中,因此,并不存在某个单独的个人、组织或国家来负全责。富裕国家拿走了更多,但是每个人都在从世界攫取——甚至是最贫困的人,即使他们拿走很少、拥有很少。每个人都有责任。     这正是你必须为未来思考并在现在进行准备的一个境况。因为当世界干旱地区丧失了生产食物的能力,当水资源变得稀缺,当国家和团体之间针对谁将拥有剩余资源而加剧冲突时,将会出现大规模的人类迁徙。无论这些冲突是如何被掩盖在宗教和政治的帷幕下,它从根本上都是对资源的争斗。     听起来世界还和过去一样——大城市的搏动和喧嚣——可是这正意味着人们没有看到巨变正在来临,因为他们没有对内识这一所有生命的创造者置于每个人内在来指引他们、保护他们并引领他们走向生命更伟大成就的更深刻智能做出回应。     数百万人将必须逃离世界的干旱地区。沿海地区将被淹没并受到强烈风暴和极端天气的影响。人们将因为经济因素而必须迁移——地区经济的溃败,有时是国家经济的溃败。这些没有去看、没有认知的人们,他们能够去哪里呢?哪些国家将接收他们呢?谁将接收成千上百万离开家园或是必须在自己国家里重新安置的难民呢?社会瓦解将非常严重。政治局势将非常紧张。对于慈悲和消除不满的需要将非常巨大。     这将是前所未有规模的人道主义悲剧和人道主义需求。世界无法承受陷入混乱里,否则人类将失去未来。的确,现在是拯救人类文明的紧要关头。人类文明今天看来是如此主导、如此强大、如此完善,可是在明天以及未来的岁月里,它将变得非常脆弱和易感。     现在确实是一场从崩溃和毁灭中拯救人类文明的运动。任何人一旦察觉改变的巨浪、开始聆听世界的声音并看到世界正在制造的征象,他们就能看清这点。     当今民众已经开始感觉事情不正常、不对劲。人们关于未来的观点存在着巨大焦虑。改变的巨浪已经开始影响世界民众、缩减国家经济、迫使民众进入更巨大的压力和竞争里。就在今天,世界的很多很多地方正存在着关于谁将拥有食物、水和能源的强烈争斗。     然而,谁在观察这些征象,这些改变巨浪正在降临的征象呢?谁在留意?而这些少数人里,谁又拥有勇气和力量认知这是一个召唤呢——对服务和贡献的召唤,让他们去重新思考他们的生命、他们的境况、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职责的召唤?     人类迁徙将是改变巨浪带来的重大问题之一。在那些贫困国家的拥挤都市里,人们能去哪里呢?他们将如何维续呢?任由他们死去,并进入战争和饥荒吗?世界上已经有少数人正在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征象是如此明显。     这不是人类的终结,而是向一个不一样的世界的变迁——一个新世界,一个资源缩减的世界,一个资产减少的世界,一个需要国家间巨大合作的世界,假如人类文明想得以生存的话。     那些需要从蒙难区域逃离的民众,他们必须被世界各地的国家接收。他们无法简单地搬到邻国去,因为那个邻国有可能面临着同样的危机。这将是大规模的流散,民众离开家园,离开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流散到非常不同的环境里。这会造成更巨大的压力和艰难。     这带来的根本问题之一是,当世界丧失30%的农业时——这正是你们在面对的,你看——你们该如何喂哺世界民众?极端天气、气候改变以及由此造成的世界地质和生物体系影响,将会带来严重的失衡,就算你们能够为流离失所的民众找到住所,可是你们该如何喂哺他们呢?那些接收国家的居民,他们将对此作何反应呢?这些是等待回答的问题,是你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那个站在巨变关口的你,那个或许还拥有机会去思考这些问题并计划你的生命和重整你的优先次序的你。     城市将挤满了人,以至于很难为人们提供食物和水,这甚至发生在发达国家里,发生在拥有更多财富的国家里。你该如何喂哺加在原有几百万居民之上的一百万新来人口呢?你能听到这拥挤城市的声音。一个城市能容纳多少人呢?它的供养极限是什么?它的居民的容忍度是什么?     情况将变得非常严重,甚至富裕国家的家庭将必须考虑接纳来自贫穷国家的家庭。有多少人愿意这样做?情况要变得多么糟糕,人们的喜好、偏见和个人需求才会让位给一个紧迫需要呢?将不会有多余的足够食物被运去受难国家。食物将会不够。如果人类失去了1%的粮食生产,那么花多少钱都没用。世界正在被耗竭。你要更多更多更多地耗竭它吗?     这是存在的巨大不确定性——人类将如何回应?人类回应的能力如何?就连国家的领导人们都是盲目的。就连宗教机构的领袖们都是盲目的。他们只看到他们习惯于看到的世界。他们只根据他们能够期望以及过去所相信的去看待世界。可是这些已不再真实。     整个世界将发生巨大人类迁徙。一部分将是正常性的,但大部分都需要有组织地进行,并在国家间达成协议。如果那些国家对难民关上大门,那将造成前所未见的悲剧。这一悲剧将在战争和冲突中将世界消耗殆尽。     基于人类的态度、它对世界的使用以及国家间的关系,所有这些是不可避免的,你看。毫无疑问,你们将到达一个饱和点。毫无疑问,你们以如此的方式影响世界,以至于世界将以不利于你们的方式作出反应。毫无疑问,你们正在冲向一个危机时刻。     一些有远见的人已然看到这些的到来。可是人类又聋又哑又盲,继续任性地追逐着财富和权力——容易腐败,容易被误导,穷人陷于绝望,无法控制人口,无法控制资源使用,无法克制冲突和历史偏见。人类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莽撞地冲入未来——不留心、不向前思考、不向前看、只是满足今天的需要。     此刻,你可以站在两百万人口的城市中央,而20年后它将被废弃。将会发生什么?世界将如何反应?如果你能不带偏见和恐惧地看,这对你来说将变得显在。你不必是个天才才能看到这点。你只需保持智慧和客观。但是人们将如何回应呢,这是一个你无法预见的问题。人们能够选择他们如何回应。在这个层面上存在着选择。     你无法停止改变的巨浪。你能够减轻它们以及它们的影响,并且你能够对它们进行准备,但是你无法停止它们。如果人们无法基于他们的良知和他们对世界的愿景而做出改变,那么他们就必须在面对严峻的境况和危机时做出改变。显然,这是一种差劲的学习方式。显然,这是对傻瓜的教育。但是这一教育必须发生,因为人类必须适应一个变化中的世界,适应一个衰落的世界。     世界上的那些穷人们,他们现在能做些什么来进行准备呢?他们没有社会权力,没有社会流动性。他们无法简单地收拾行李搬到富裕国家去。他们被卡住了。他们陷在原地。因此领路的责任落在了富人和富裕国家身上。可是即便是富裕国家也只有很少人能够去看。世界各地的民众,无论贫富,都如此不情愿去重新思考他们的生活并改变他们的态度和方式。这是人类发展的一个问题。     世界将变暖。陆地将升起,可是你们无法在那里种什么粮食。极端天气将成为世界各地的问题——耗竭国家资源,制造一个接一个的灾难。     未来人类将必须走向与生命的一种不同类型的平衡,走向一种不同类型的世界安定。你们面对的重大问题是,在现在和未来之间将会发生什么?如果人们保持盲目,不去看向正在来临的改变巨浪;如果人们不愿意重新思考他们的生活、他们的职责和他们的境况;如果人们不愿意超越他们文化和国家的偏见和不满,那么人类将走向一个巨大的灾难,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系列巨大的灾难。     当然,内识的男女们看到了这点。他们不会否认。他们不会只是试图投射一种偏好的结局。他们看着正在发生什么,当情况改变时,当巨浪到来时,他们定期调整着他们的结论。你可以肯定巨浪正在来临,但是你不知道它们会如何影响世界或是它们何时袭来。并且重大的不确定性在于人类将如何回应。     因此内识的男女们在观察着——观察但不做确定的结论,观察但不带对世界的谴责,观察但不失去希望,观察但不倦怠或愤世嫉俗,观察但不抱怨领袖或个人或国家,观察世界不断变化的面貌,寻找世界提供的显示巨浪将如何、将在何时何地袭来的征象。     内识的男女们已经走到了更高的地方,既是他们外在生活的环境也是他们的内在,他们把他们的生命建立在内识这一更深刻智能的基础上——一个不惧怕世界、不惧怕改变、能够面对一切的智能,因为它是上帝赐予的智能。它是智慧的。它是慈悲的。它是客观的。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