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神秘的宗教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1992年
在美國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 第十三章

 如果你充分參與生命,那麽你將涉入兩個領域。一個是生命的顯化,即充滿物質事物的世界;另一個是你生命的神秘,即深刻體驗的王國。一個是客觀的;另一個是主觀的。這是兩個不同的領域,重要的是你不要混淆它們。至此,你對顯化世界——物質世界知之甚多。可是你不太知道那個深遠體驗的世界。它是一個不同的領域。

關於宗教,沒人想認為自己是迷信的。這意味著你在相信某種不存在的東西,這讓你顯得很愚蠢。實際上,如果你堅持這樣的話,你會感到你在浪費你的生命。當宗教令人失望時,它被感知為迷信。關於某個東西是宗教還是迷信的爭論,在你思想那個有意識的、智力的部分裏永遠不會停止,它在懷疑中成長,它害怕非常認真地涉入任何東西。這一爭論在被稱為內識的另一種思想狀態裏得到解決。

因此,別試圖從你的人格思想理解我們所說的一切,因為你做不到。這種嘗試是徒勞的。我們希望把你帶到思想的一種更偉大狀態,在那裏事物能夠被認知。在那個狀態裏,一切都是合理的,盡管當這種狀態結束時,你很難去描述這一體驗,因為它似乎非常空幻。

物質世界涉及事物的運動和互動。內識領域強調的是真正關系的本質,是事物真正相互關聯的方式。為什麽認知這點很重要呢?其重要性在於這是你的意義源自的地方。生命中任何真正的宗旨感均來自你生命這個神秘的部分。為了享受生命,就必須有神秘。為了在生命中成長,就必須有神秘。這意味著,你在參與你生命的一個組成部分,但你不理解它。

因此,如果你想成為一個不斷進化的人,就別讓自己抱有對生命的一種結論性理解。一旦你開始認為你知道所有事物的含義和目的是什麽,那麽你就開始停止你的發展。你的安全感必須來自某種比你的思想體系和信仰更偉大的東西。如果信仰是你建立你身份認同的基礎,那麽你就不願太多地探究生命,因為如果你這樣做的話,你將開始挑戰和質疑那些你毫無疑問接受的想法。

對於內識的學生來說,他們所有的假設都將在不同的節點上受到質疑,直至他們找到生命中的一個更偉大基礎,一個不變的、並非基於流行觀點或社會趨勢的基礎。在此,他們靠近某個超越世界,然而他們又能帶進這裏的東西。無論你在哪裏貢獻內識,它都有著一種持久和共鳴性的效應。它不同於為了人們的福祉去修建某種東西,某種他們能夠使用一段時間的東西,直到它被用盡和丟棄。當你奉獻內識時,它繼續在人與人之間傳動。

耶穌為何依然活在世上?因為人們依然在奉獻耶穌,就像人與人之間流動的清流。你們都是靈性力量的管道。它將自然地產生共鳴,但它不會穿過那些沒有做好準備或不願深入思考事物的人。這導致一些不愉快的結果,從某種程度來說,這是不可避免的。無知者將試圖愚蠢地利用真理。那些不願質詢和探究他們生命的神秘的人,只會滿足於讓他們感到安慰的假設。這些人盡管一開始可能是好意,但他們可能成為破壞媒介,正如你們歷史經常顯示的那樣。

宗教不是教堂。它不是一個神學思想體系。讓我給宗教一個新定義,這樣你就能理解我在說什麽:宗教是深遠的體驗。由這一體驗衍生出教堂和神學體系,但它們不是你能找到上帝的地方。你必須處於一種不同的思想狀態才能領會造物主,否則你只會制造將成為迷信的信仰。

我們的目的,是引領人們走向真正的體驗,盡可能減少錯誤結論、不恰當途徑等的可能性。這不容易實現。你無法對所有人做到這點。你只能對少數人做到,但隨後這少數的人能夠奉獻他們所學的一切給其他人,這產生了一種共鳴性效應。

你為何能享受你周遭所擁有的舒適呢?這是因為他人的奉獻。我是指那些發明了電力和你們所有那些便利——一切東西——的人們!如果要說這個世界是什麽,這是一個感恩的世界。如果你能真正體驗這點,那麽,你在這裏很難不快樂。你在不知不覺中,每天每刻享受著你祖先勞動的成果。同時你也在體驗你祖先造成的弊處,但是利遠大於弊。

因此,宗教同時也是實用性的,因為它應對事物的意義,而意義決定了你想用你的生命做什麽,以及你將珍視什麽。你珍視什麽,決定著你的行為和你與他人的溝通。你珍視什麽,對於你在此地的體驗來說是絕對至關重要的。

現在,我想做出一個重要區分,這需要加以思考。別混淆神秘和顯化。這意味著,當你應對物質事物時,要物質性地應對它們。理解它們運作的過程。當你思考這點時,這非常顯而易見,但不可思議的是,人們並不經常這樣做,結果他們非常沒有效力。如果你的車子壞了,別從靈性上應對它。別把它當做一個宗教性體驗!你或許擁有一個與車子壞掉相關的宗教性體驗,但這不會修好車子。如果你折斷了手臂,別把這當做一個宗教性體驗應對。它是一個機械性問題。或許你折斷手臂的原因更加深遠,但從修理角度來說,快去修理它。別把機械性事物想成神秘事物。這給它們賦予了它們並不擁有的一種價值和一種意義,因為神秘遠遠偉大並超越於顯化事物之外。

你知道當人們混淆顯化和神秘時會發生什麽嗎?他們著迷於非凡事物,而錯過了顯而易見。他們的想象力占了主導。同樣非常重要的是,別用一種邏輯方式應對神秘。別客觀地對待神秘。它要求一種不同的方式。每個領域要求一種不同的方式。如果你科學性地對待上帝,那麽你將制造關於上帝的大量想法,可是你依然遠離體驗,你會走向錯誤的方向。這不是科學途徑的領域,你不能邏輯性地應對它。上帝是不合邏輯的。

你的生命中有很多神秘!這與你每天的決策和體驗有多少相關呢?非常多。因此,這裏要做出的重要區分是:別神秘地對待顯化,別邏輯地對待神秘。它們要求不同的方式。當你把一切神秘化時,你失去了與顯而易見之事的聯系,你將生活在對一切的空想裏。這對你和你的族群來說,都是悲哀和危險的。

你真正的思想狀態——內識,通常以一種非常實際的方式應對物質事物,而自然地以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應對超越物質的東西。這裏不存在對層次或不同領域的混淆。

上帝就像你去體驗某種非凡事物的一個地方,這一體驗的結果,影響著你生命的方向,你生命的表達,以及你珍視什麽。上帝無處不在。上帝是一個永恒的臨在,永恒地奉獻著,奉獻著,奉獻著。

宗教是迷信嗎?是人們因為不安全感而自我愚弄嗎?他們在尋求逃離嗎?他們是因為他們的生命沒有意義而只是想要相信某種東西嗎?無論你覺得自己有多麽虔誠,你都會在某些時候思考這些問題。是的,你會,這沒什麽。你可以說:“下地獄吧,上帝!我和你一起進了地獄!我要走出去,去掙錢,變得聰明起來。”你看,你那麽愛上帝,以至有時當你拒絕上帝時,你反而更靠近祂了,因為當你拒絕上帝時,什麽也沒發生。你總是回到上帝,因為祂是唯一能回歸的地方,因為顯化世界是暫時的,而神秘世界是永恒的。

當你身處這個世界時,你對神秘只能知道這麽多,但這足以接收它的裨益。如果你有能力充分理解神秘,你就不會在這個世界上了。你的思想就會太廣博、太偉大。你無法應對特別事物。因此,我並不是說你必須理解神秘。我想讓你覺知它,並允許它在你的生命裏擁有一個位置。

你的上師知道你想要的一切——你所有的喜好,所有一切。你不必說:“我想找到我的丈夫或妻子。”他們已然知道這點。或許你需要說出來,以向自己確認:你終於甘願為此做些什麽了,或是你想要別的東西。在此,你可能在鼓動自己進入積極行動中,不過上師們已然知道這點了。

你知道,當人們開始他們的靈性發展時,在早期階段他們就像孩子。他們想要一切,可是他們對他們想要的任何東西,只擁有很可憐的能力。“我想要上帝!我想要一個神聖的婚姻!我想要靈性力量和辨識力,並且現在就擺脫沖突——或是至少在今年年底。”可是針對這些東西的能力尚未被發展起來。當能力得到發展時,那麽,事情會自行發生。因此最好是發展人們的能力,這樣他們就能實際體驗這些事物。

我為何在這裏?因為我提醒著你:你來自何方,那並非顯化世界。既然人們那麽智能,為什麽人們需要那麽長的時間才能在世界上開始運作呢?為何如此呢?畢竟,其他動物在一兩天或一周內就開始四處活動行事。你可以稱之為本能,然而這要智能得多。為什麽人們要花那麽長時間來學習這些基本技能呢?這個世界對於一個擁有良知的存有來說,是一個非常不自然的地方。你們都是這裏的到訪者。你們有必要忘記你們來自的地方,從而能夠身處這裏。這是身處此地的過程的一個組成部分。可是你們顯然是到訪者。你們在這裏停留非常短的時間。你們離開這裏之後將會繼續。對此你沒有選擇。你可以選擇你以何種狀態繼續,但你將繼續這一事實,是超出你掌控之外的。

我代表著你生命的神秘。你不必理解我,但你可以體驗我,如果你足夠多地體驗到我,那麽或許你將學習信任我。你能信任我的唯一途徑,是通過看清我是良善的,並通過讓這一點在你的生命中被證實。這非常重要,因為這向你敞開了你無法為自己提供的整個層面的支持、幫助和指引。現在你擁有了一個偉大資產,你生命的神秘能夠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為你在這個世界裏的生命提供指引。神秘將為你提供一種新的應對你所見所感之世界的方式。這是極其實用和有效的。

很多人在談論宗教,認為他們自己是宗教性的,可是他們只是接受了宗教的假設,並沒有邁入真正的體驗。對他們來說,他們所尋求的是自我安慰,他們將把他們的自我感知建立在這些假設之上,當這些假設受到任何人或任何事的挑戰時,他們會驚恐不安。正因為如此,非常重要的是你要敞開接觸事物,學習辨識事物,並允許你對生命的假設受到質疑。這是你前進的方式。畢竟,如果我是真實的,那麽你的許多假設就不是真的。

你無法找到一種途徑來利用神秘幫助這個世界,因為你無法掌控神秘。你只能控制你對神秘的敞開和你對它的接受。你無法讓它去做你想讓它為世界做的事情。世界需要很多,但你只能根據你所擁有的能力對它進行奉獻。因此,如果你發展了一種更偉大能力和一種更偉大體驗財富,那麽你將能貢獻更多。能夠給予這個世界的最偉大貢獻,是內識。在此,某種更偉大的東西在通過你奉獻它自己。並非你在試圖根據你的好惡改善現狀。某種更偉大的東西在自然地推動你做這做那。然後,某種更偉大的東西在人與人之間被奉獻和傳遞著。無論你在建造一所醫院,還是在餵哺一個病人,某種更偉大的東西被傳遞著。那清流正通過你流淌。你是它的見證者。你依然做著實際性的事情來幫助世界,但有一個靈性臨在通過你流動。你在傳導它的流動。這是非常神秘的。你對它的理解只能到這裏。它是深遠的,你的疑問依然存在。

正因為如此,在大社區內識之路裏,我們帶領人們來到某種思想狀態,接著他們內在的某種東西開始主導。那是他們的核心,他們的核心開始顯現。這個準備是讓他們的外在生命變得足夠自由,足以允許這個發生,並讓他們的思想足夠明晰,足以讓那個光明能夠照射出來。這需要一個內在和一個外在的準備。

在此非常重要的是,你在生命裏保持實際的能力,因為你不想讓你的外在活動妨礙了內在正在發生的事。內在和外在發展是相互關聯的,但讓我告訴你,影響力只是單向的。顯化不會影響神秘。事物的顯化——事件的進程,你們的歷史,這裏發生的所有事情——無法影響神秘。

神秘影響著顯化。上帝影響著世界。世界不影響上帝。世界大大影響著你,因此你很難理解世界不影響上帝。然而,當你在你的思考裏更靠近上帝時,世界將更少地影響你,而你將更多地影響它。正是這時,你的貢獻能力變得更偉大,你能夠超越你的行動傳遞某種東西。你能夠超越你身體所為,傳遞一種深遠品質的愛,它對他人的生命造成一種偉大影響。實際上,它能點燃另一個人內在的內識火花。我無法給你任何想法,來啟蒙你進入內識。只有我自己內識的力量能夠做到這點。我可以為你做各種事,可是內識只能被點燃和傳遞。你必須對此做好準備。

現在,你必須對我告訴你的這些給予深思。別說:“哦,我相信這個,但我不信那個,”或“我想這個是真實的,但我拒絕那個。”當你這樣做時,你只是在維護你的假設。這是不動腦筋的。你有一個良好的思想。現在你必須運用它來做點探究。當你探究時,不要試圖做出結論。如果你在地上挖掘埋藏的財寶,或在一個考古遺址挖掘一座隱秘的城市,你不會立刻做出結論。你會繼續探究——直至你得出這一探究的結論。

快樂的人在他們的生命裏總是擁有神秘,因為他們總是高興地學習新事物。生命對於他們來說是場探險。它是艱難的,但它同時也是神奇的。

宗教必須是神秘的。如果你要擁有一個宗教性的生命,你必須允許神秘存在。它就像地上的一口深井,它很深以至你看不到底,但從它的深處發出那些重要的事物。如果你在你的生命裏擁有神秘,那麽你依然能做一個以實際性方式應對世界的理性的人。這裏不必有任何沖突,只要你理解你需要以有形的方式應對有形事物。然而,你的生命裏就是有另外一個部分,它代表著你生命的宗教,它是你意義、宗旨和方向的源泉。

重要的是你要保持實際,因為這讓你能夠成就事情。你在此是為了做事。這是一個做事的地方。這個地方不是你來自的地方。你不會在這裏做你在那裏做的事,因為“那裏”不是一個做事的地方。它是一個存在的地方。這是一個做事的地方。正因為如此,你擁有一個身體,正因為如此,你擁有一個人格思想來指導身體。因此,做事是這裏的強調。你越能幹,你就越能成就事情。可是如果你只是能幹,而沒有別的,那麽你的生命將是空虛和孤寂的,你將無法在顯化世界裏找到很多安慰,因為它能提供的東西,比起生命的神秘能夠給予你的來說,太有限了。

你只需想想你來自哪裏和將去向哪裏,就能看到神秘在你的生命裏是多麽大的一個組成部分。實際上你對任何東西知之甚少,除了那些就擺在你面前的機械物質之外。這沒關系,因為存在著大量神秘。神秘能被認知。你知道某個東西,因為你和它處於關系裏。你理解某個東西,因為你和它分離。當你理解某個東西時,你可以弄清它的過程,它的運作方式,它的發展階段,以及它如何影響其他事物。然而,當某個東西被認知時,那是因為你在體驗和它的關系。這是一種不同類型的互動和參與。

有些人非常理解他們的關系——他們的影響力,他人的影響力,他們如何互動,他們的傾向性,他們的恐懼,他們的沖動,他們的優勢,他們的弱點。或許他們花了十年的分析來理解有關他們關系的一切。然而他們彼此不認知。你可以在不知道關於他或她的生命的任何事情的情況下,認知某個人。這並不意味著你應該和這個人結婚。別這樣做!人們往往因為他們擁有這種認知另一個人的體驗而結婚。這是因為他們混淆了神秘和顯化。“哦,如果我擁有對另一個人的這種深遠認知,那麽他(或她)必然是我的伴侶。”這並非一個正確的假設,可是許多人這樣認為,而不質疑它。然後,他們在後來才發現到底是否存在任何關系。

沒有理由說一個科學界的男人或女人不可能在生命裏擁有深遠神秘。沒有理由說一個深入神秘的人不能成為一個能幹而有效力的人。通過這樣,你能夠為世界奉獻那屬於世界的,你為上帝奉獻那屬於上帝的。這毫無問題,除非你試圖把它們等同起來。那麽,所有形式的矛盾和困境就出現了。

世界上存在著痛苦和不幸,這對上帝來說不是問題。這並不意味著上帝不幫助你們,但這不是上帝的問題。這聽起來不是很無情嗎?這並不意味著上帝不關心。上帝就是上帝,無論這裏發生什麽,因為上帝是那麽偉大。可是上帝也會給上帝內在的一切事物,帶來解決、平衡和和諧。那麽,如果上帝是那麽強大,或是看似如此,為何世界上存在沖突呢?如果上帝給所有事物帶來解決方案,為何這裏沒有解決方案呢?答案在於你與上帝的關系。如果你只想讓上帝在你的生命裏占百分之十,那你生命的另外百分之九十是什麽呢?如果你生命裏有百分之十的上帝,就有百分之九十別的東西。在這個世界上,上帝大約是百分之二。我所說的是做為一種神秘、深遠、直接體驗的上帝。

上帝無法拿走你想在這裏做的事情,但是上帝可以影響你來回歸內識。內識是一種非常不同的思想狀態。我想明確這一點,這樣你就會思考:“我如何達到這種思想狀態呢?”而非“我如何能利用它在世界上做到某些事情呢?”從你的人格思想上,這個世界是無法被認知的。沖突的源泉、本質和解決方案是無法被認知的。

人們成為內識的學生,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自然而然的。沒有什麽別的激勵。我不會向人們承諾:“如果你學習這個,你就會擁有財富、愛、更偉大力量或比他人更好。”這些不是激勵。激勵超越所有這些。你走向內識,是因為內識在引領你,因為你被某種更偉大的東西推動著。

一開始,人們懷疑並與這個偉大傾向做鬥爭,因為它將改變他們的生命。它看似非常不切實際,他們無法理解它。我的上帝!如果你必須充分理解你在做的事,那你永遠無法做任何新的事情!理解總是與過去相關。它總是試圖通過過去理解現在。所有的科學進步和任何層面上的所有真正進步之所以發生,是因為某些個體在不理解他們所做的事情的情況下繼續前行,結果發現了某種新東西。

非常重要的是對自己足夠坦誠地說:“在那種情況裏,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麽,但在這種情況裏,我知道我在做什麽。”如果你不知道你在那裏做什麽,這不意味著你不知道你在別的地方做什麽。因為你在這個世界上發展,所以你生命的一大部分,總會無法得到解釋或尚未被發現。因此,為何要對任何事情做出宏大結論呢?你必須放棄這樣!這樣想是沒有任何安慰的:“我終於理解了事物的道理!”你只是終於短暫地理解了事物的道理。

你要知道,開悟並非一次性的事。你將一次又一次地開悟。存在著一些重要突破。一個引向下一個。當你突破一個時,你成為一個新領域的初學者。這是如此令人興奮!我很享受這樣!可是畢竟我沒有你所擁有的實際負擔。總之現在沒有了。然而,我所擁有的責任,對你來說會壓垮你,但是你知道,我對此不擔心。正因為如此我非常有效力。如果我擔心你,我能為你做什麽呢?我會變得絕望,那麽你就有了兩個絕望的人!不過,我所關註的是你找到你的財富並且不浪費你生命裏的時間。你的財富是你來此要奉獻的東西,但為了找到它,你必須建立你在神秘裏的基礎,並且你必須在世界上變得能幹。

你在尋找的不是一個答案。它是一個發現和一系列與那個發現相關的能力。別以為我會到來說:“你要成為這個!”然後這會解決問題。當人們這樣想時,他們是在保持懶惰;他們是在保持被動。為了做你未來必須做的事情,你就必須成為比你現在更偉大的人。你必須更強大、更開放。

順便說一句,別擔心世界會爆炸。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是人類正處在成為統一族群的進程中,我的上帝,這將經歷可怕的事情才能實現。但這是它的進化,它必須通過。正如青少年必須長成成年人,無論痛苦與否,你們族群的進化不可能停下來。沖突有可能被緩解,很多情況下可以被消除,但這需要一個擁有非常偉大覺知的人,才有能力把這一觀點賦予其他民眾。

未來,每個人都必將與每個人處於關系裏。這對一些人來說是可怕的,因為當這發生時,人們開始犧牲他們的國家身份,他們的等級意識,和其他所有的差異性因素,有些他們可能從來未曾想到過。“和這些人拍肩膀?哦,我的上帝,不!”可是每個人都必將直面每個人。在此,差異將開始瓦解。並非每個人都將變得平等,因為這永遠不會發生,反正在這個層面上不會。可是人們將需要發展出彼此關系的一種更偉大能力。他們還將需要發展出一種更偉大水平的辨識力,因為當更多地暴露於任何事物之時,你必須擁有更偉大辨識力和更偉大教育。

因此,存在著沖突,它們將繼續,但世界不會爆炸。世界上存在著防止這發生的力量。這些力量有可能失敗,但這尚未發生。別以為這個世界的命運只是依賴著民眾自身。

上帝始終在那裏。然而,在世俗存在的領域裏,你可以擁有上帝,也可以不擁有。你可以自由地不處於這個關系裏。當你不在這個關系中時,你迷失在你的思想裏。你生活在你的思想和他人的思想裏。畢竟,為了不做你自己,你必須做別的東西,對嗎?為了不服務上帝,你必須服務別的東西。你必須服務某種東西,但這不意味著那真實的東西改變了。那個不變的,是你能夠擁有的最偉大基礎,但是你必須不斷地體驗它,你必須避免對它下結論。這讓通向上帝的大門保持敞開。

即使顯化也是一種神秘,但是為了實用性的考慮,我們不把一切宗教化。這樣做會有問題。影響和顯化之間存在著差別,並且顯化很少完全示範神秘,因為它是一種物質性的東西。

如果內識推動你發明某種東西,你會去發明它,你會經歷一個物質過程去做到。你發明的東西能夠被理解,可是那推動你這樣做的東西是神秘的。這必須給予思考,因為那推動人們做事情的東西和他們所做的事情是相關的,是起因和結果,但它們是不同的。推動個體在生命裏創造一個新顯化的那個純粹體驗,可能是他們永遠無法用文字來描述的,然而他們能夠通過他們的創造來傳遞它。無論他們被推動著去做什麽,那都是一個暫時性的事情,可是它被某種永恒的東西推動著。那個永恒的東西,似乎很難與世界上的東西區分開來,因為這裏的一切都在運動,都是不恒久的。

因此,這個世界上什麽是不變的呢?那個不變的,擁有一種影響力,它帶來良好的結果,但是它帶來的結果依然無法等同或例證神秘的全副力量。帶著神秘,你將貢獻世界,因為你快樂,而非因為你害怕。如果你認為世界將會爆炸,你在絕望地為此做些什麽,那麽你的貢獻將是暴力的。你將被迫選擇支持一方,你將擁有敵人。神秘不會像這樣思考。它沒有敵人。它只是有那些不願意行動的人,因此它繞開他們工作。它就像通過所有縫隙滲入的空氣。

宗教的問題在於它們與彼此的顯化和假設做鬥爭。這對於那些紮根於宗教體驗的個體來說不是問題。可是那些只是與顯化相關聯的人們,將彼此競爭,彼此威脅,因為在這個存在層面上只會認同想法。在此他們不想挑戰他們自己的想法,因為這樣他們身份認同的整個基礎將會受到威脅。這是一種非常不動腦筋的狀態,很多人生活其中。如果你只是根據宗教的顯化去思考宗教——這是那些自稱信仰它、信仰它的教義和它對人們生活的影響的人們所展示的行為——那麽你只是把宗教當做一種政治力量看待。

現在,我知道這個世界發生的一切事情最終都會有一種政治表達,任何被賦予這個世界的好東西都將被某些人用來制造傷害。我知道這點。我知道,甚至我所呈現的大社區內識之路將被很多人濫用。這意味著我不該提供它嗎?不,這只是在這個世界上奉獻所帶來的弊處。我知道這點,我為此做好了準備。耶穌基督為此做好了準備。有多少人以耶穌基督的名義殺戮其他人?有多少暴力以耶穌基督的名義被制造出來?如果你的名字像這樣被誹謗,你會喜歡嗎?這意味著耶穌基督不該奉獻他的禮物嗎?我向你保證他知道將要付出的代價。這就是沖突。

如果少數人的水平能夠得到提升,那麽所有人將會受益。人類總是因為少數人的努力而向前行進著。他們把神秘帶到世界上,然後其他所有人去顯化它和運用它,然而很少人知道它來自何方。

如果人們不成長,這對我來說不是問題,盡管這使我的工作更艱難。我只是想讓他們的生命更輕松,可是我要說,有時和人們協作是非常挫敗的,因為他們不斷回到不奏效的舊事物,他們不去嘗試新事物。因此,有時我需要來自我的朋友,還有我的上師的支援。我的上師在一個不同層面上運作,讓我們這樣說。我是他們的顯化。在這個世界上這很難以理解,甚至這不重要。畢竟,什麽樣的神秘宇宙學能讓人們度日呢?因此,上帝不需要被理解,但上帝能夠被體驗。這就足夠了。

大部分人希望上帝是某個就在附近的人,以防事情出現差錯,就像家中的媽媽一樣。哦,當你跑出去玩時,你不想讓媽媽管,但是你想確保如果你摔倒了,受傷了,你總是能夠回家找媽媽。媽媽總在那裏。

因此,你必須以一種新方式看待宗教。我想談談它真實的樣子,而非人們為它制造的樣子。人們為它制造的樣子並非它真實的樣子。因此,如果你想把一種新遠見帶進生命,你就必須做好準備面對人們將用它來做什麽。正因為如此,這裏必須很少涉及個人投資,因為某些人將利用它來制造傷害。這並不意味著你失敗了。這只是意味著一旦禮物被奉獻了,你一定不要幹預它。

成就有兩個不同領域:有神秘中的成就,有顯化中的成就。神秘中的成就總是提升關系的品質。它總是對溝通或共享身份的一種更偉大體驗。這本身對顯化世界裏的成就有著巨大影響,因為神秘總是在影響顯化。

大部分人專註於顯化世界裏的成就,這很好,因為這同樣需要發生。他們開展著他們關系領域裏所發生的事。每當你被任何事物啟發時,你都在那一刻體驗著對關系的一種更偉大能力。

如果你想停止體驗神秘,那麽就為它制造一個定義。堅持那個定義,這樣那道門將會關上。那麽你將體驗你的定義而非神秘,你將維護你的位置,而神秘對你來說將會喪失。這裏的問題在於,人們把他們的身份認同建立在他們的假設之上,而非基於真正體驗。內識總是帶你超越你的假設,可是如果你的身份認同是基於你的假設,那麽這對你來說太可怕了。

為什麽人們不想體驗上帝呢?為什麽存在深刻的抵制呢?這是因為他們害怕挑戰他們關於自己的想法。可能他們並非他們以為他們是的人。他們能接受這點嗎?上帝給了某種更好的東西,可是人們害怕放棄他們為自己創造的東西。我不是指你放棄你的汽車,像個和尚一樣生活。這是荒唐的!人們害怕放棄的,是他們關於自己的想法。這是真正的放棄!真正的放棄不是放棄世俗事物。而是放棄想法。它們是你牢獄的欄桿。

為了放棄想法,你必須甘願在一段時間裏不帶想法,直至你能發現某種新的東西。你的安全感必須基於別的某種東西。無論你相信什麽,內識是你的基礎。你所相信的,將決定你能多大程度地體驗你的基礎,可是內識依然是你的基礎。當你知道這是你的基礎時,那麽你就會非常快速地前進,因為你將不懼怕新信息。你將不懼怕新體驗。你將不懼怕發現新事物。你發現得越多,你奉獻得也將越多,因為這是自然而然的。

我來告訴你一些事情。因為我在講述神秘,我來告訴你一些事情,把你拋回神秘裏:它真正的樣子,甚至超越愛。它比那更美好!

我們說上帝是一種吸引力,是一種推動你並刺激你內識的力量。以這種方式思考你生命中的神秘。神秘是一個活生生的靈性臨在。你在你的生命裏要麽覺知它,要麽沒有。把宗教當做一種神秘,而非一個哲學,或一個政治運動,這樣你就能在你的內在靠近它。人們創造教堂是因為他們想創造一個擁有一種體驗的機會。當神秘存在時,那麽你將知道上帝就在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