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慎力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1992年3月23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七章

 審慎力意味著什麽?它意味著知道什麽時候該說、什麽時候不該說的能力。你能回想起某次你說完某事然後後悔說過嗎?你能回想起某次你告訴某人某件事,然後意識到不該說這件事嗎?或許這對他們來說是錯誤的,又或許它透露了有關你太多的東西。你能回想起某次你給另外一個人透露了某事,然而這並不妥當嗎?或者是某次你說了某事,它落入錯誤的人的手裏或是被誤解了,之後返回來找你麻煩嗎?

 如果你思考這些事情,你會看到它們代表著溝通中的一個嚴重問題。通常,溝通存在著三個不同的發展階段。第一階段是沒有能力表達自己。第二階段是你感到你必須表達自己。第三階段是你不需要表達自己,除非在極少的境況裏對特定的人表達。這三個階段體現了個人發展的三個階段:依賴、獨立和相互依存階段。

 在第一階段,你很少意識到自己的體驗是什麽,並且你很難向他人表達它。要麽你沒有表達它的技巧,要麽你沒有覺知你需要表達什麽,你是如此膽怯以至於你無法彌合溝通鴻溝,將它表達出來。因此,這第一個階段,是自我壓抑的階段。這個階段,辨識力和審慎力根本沒有得到發揮。

 在第二階段,你體驗到一些自由,這意味著你體驗到自己的想法,並能更自由和獨立地思考。正是在這個階段,你幾乎強烈地感受到要表達自己。你想實踐你的自由。你不想克制自己,因為你正試圖逃避以前限制你的所有自我約束。

 然後我們進入第三階段,在這個階段你以一種極負責任的方式與他人互動。在此審慎力變得非常重要,因為你意識到你所說的每一件事都將影響他人,並且在你所說的每一件事中,你都在以一種非常持久的方式宣稱自己。顯然,任何一個處於責任或領導位置的人,都會意識到他們所說的每一件事將被別人銘記在心。他們必須對說什麽和要強調什麽更加明智。在此,溝通承載著巨大的責任,不僅是對你自己和你自我表達的渴望負責,而且是對你自我表達帶來的結果負責。

 因此,我們有著依賴、獨立和相互依存——這三個個人發展的重大階段。大部分人處於前兩個階段。實際上,大部分人處於第一階段;很多人正努力邁進第二階段,只有極少的人達到了第三階段。在第一階段,人們沒有能力講話。在第二階段,他們為表達他們的自由和獨立而必須講話。在第三階段,他們只在很少的情況下,為了特定的宗旨對特定的人講話,因為他們在此意識到伴隨著自我表達的巨大責任。如果你思考這些,你會意識到在這三個階段中,你在發展對你自身體驗的充分理解,你在學習智慧以及如何能在世界上最有效地表達它。

 在第一個依賴階段,你無法表達自己,因為你沒有充分覺知你自己的體驗,並且你還沒有技能或勇氣打破制約你的束縛。在第二個獨立階段,你在沖破束縛,你溝通的渴望與其說是為了有效地改變或影響他人,不如說是為了釋放能量和卸下你的自我負擔。在此,自我表達變得非常混亂。你還沒有意識到你所說的話帶來的後果。相反,你在享受說的自由。

 第三個相互依存階段,你開始從一個負責任和自我覺知的角度在關系中進行互動,這一階段,你的審慎力變得更為重要,因為沒有審慎力,你會給自己和他人造成有害的,往往是災難性的後果。在此,你必須學習克制。在此,為了決定你在何時何地必須表達自己,你必須學習審慎力。在此,克制很重要,因為你常常需要保留你想說的話。處於第二個獨立階段的人們,往往無法忍受任何保留。他們認為任何保留都是對他們本質和自由的侵犯。他們認為他們有權向任何人表達任何東西。哦,他們最終會發現這帶來有害的結果和沖突。這在世界上制造了巨大的麻煩。因此如果他們聰明的話,他們將開始意識到,他們必須對和誰溝通以及說些什麽更加小心謹慎。

 那些變得智慧的人已經意識到,他們必須對他們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對任何人所講的話保持謹慎。他們之所以小心,是因為他們意識到所有自我表達都會影響關系,並會引起他人的回應。他們想培養真實的關系,他們想哺育一種真正的回應。他們不想遭受伴隨不負責任自我表達而來的磨難。因此,對於智者來說,這種克制不被視為自我壓抑。他們能夠充分表達自己。他們能夠表達他們的情感、他們的憤怒、他們的悲傷、他們的喜悅、他們的靈感、他們的失望等等。他們發展了這種技能。現在他們知道他們必須明智地運用它。處於第一個依賴階段的人,無法有效表達他們的情感,因為他們無法全然地體驗它們。

 處於第二個獨立階段的人開始體驗他們自己的情緒範疇和他們自己的想法,他們表達這些的渴望是巨大的。然而,這種渴望尚未源於智慧。智慧的人必須不斷地練習審慎力。在此會有孤獨和隔離感,因為智者無法向很多人有效地表達他們體驗的深度。他們必須把他們的體驗保留在內心,讓它在那裏生長。這會產生專註和能量,這是力量。這還會發展對他人體驗和生命位置的尊重,以及對自身體驗和位置的尊重。

 為了讓力量得到智慧的運用並獲得有益的效果,責任必須與力量相伴。這在自我表達中是多麽正確。在此內識是你的向導,因為內識將推動你對某些人講話,而對其余所有人保持沈默。當你向著內識前進時,當你培養和內識的關系並學習接收內識時,你也同樣將對某些人表達強大的東西,而對其他所有人保持沈默。你將不帶評判或譴責地這樣做。你不會評判一個人值得而另一個人不值得。這與此毫不相幹。你只是被召喚去向特定的人表達特定的事,這些人你感覺能以一種建設性和有益的方式理解和接收你的自我表達。而對其他所有人,你把自我表達保留在內心,讓它的效力增長。

 有趣的是,處於第二獨立發展階段的人,當他們開始伸展自己的翅膀,耗費他們的力量,並把所有時間投入不負責任的自我表達時,他們感到非常有力量。對他們來說,自我表達更多的是為了卸下包袱,把他們的體驗清出他們的系統。他們不想保留它。他們認為克制是一種自我壓抑。因為他們在努力逃離依賴,所以他們害怕任何克制,當他們必須克制的時候他們會覺很受侮辱。這是發展的青春期。青春期強調的是對力量的新的表達和體驗,但卻缺乏肩負力量或明智使用它所需的智慧和責任感。

 第二個發展階段就像不成熟的成年人。很多人在努力進入第二階段,因為你必須經歷它。很多人甚至在傳授它。對任何否定一個人自我表達權利或去擁有、去做、去成為他們所想的任何事物的權利的東西,他們都非常批判。人們傳授它,是因為他們在努力學習它,但他們還沒有意識到超越它之外存在著一個廣闊階段。實際上,第三階段,相互依存的階段,比前兩個階段要偉大得多,以致它們之間根本沒有可比性。你永遠無法從第三發展階段畢業,因為這裏有太多的成長和進步需要實現。

 許多人想要權力以及和權力相關聯的所有東西,但是很少人想要必須與之相隨的責任感。責任感需要辨識力、審慎力和克制力。那些正在品味他們獨立性的人們,能夠實踐這一克制力而不把它視為一種自我壓抑形式嗎?能,但前提是他們必須意識到他們的權力伴隨著一個責任,並且意識到如果他們不想在他們周圍制造混亂的話,他們就必須更小心、更明智地運用他們的能力。這讓他們做出準備,以擁有審慎力。

 現在,許多人認為審慎力就是簡單地把嘴巴閉上。“別說。別說那件事。保守它。不要對任何人說任何事情。當你閉嘴的時候更安全。”這是人們通常認為的審慎,但這不是審慎。審慎是知道什麽時候該說,什麽時候不說,並能忠實地遵循它。這是審慎。它要求你擁有力量、能力和高度的自我接受。如果你與自我處於一種爭執關系裏,那麽你將無法帶著智慧應對任何事。內識的男女能夠克制他們的自我表達而沒有任何違背自我的感覺,他們能夠冒險告訴某人某件很重要的事,或許是被視為危險的事,而沒有任何違背自我的感覺。事實上,真正的自我違背來自於你對內識的違背。不過,你必須擁有充分的內識體驗,才能知道你什麽時候在走向它,什麽時候在背離它。

 因此,審慎力是講與不講的能力。現在,許多人不會表達他們自己,而其他人不停地在說,把所有事告訴任何一個願意聽的人和任何一個與他們相處融洽的人。這代表了發展的兩個早期階段,但二者都不代表成熟階段。這兩種途徑都無法有效地培養真正的關系,或在世界上和諧地成就事情。因此,你可能問,“我如何知道什麽時候講話,什麽時候不講呢?”你會知道,因為內識將推動你。如果你想對某人說某事,但你感受到了克制,那麽不要說。如果這種克制來自你內心深處,那麽不要說任何事。然而,如果這種克制存在於你思想的表層,可在你內心深處,你知道你必須表達某些東西,那麽你必須冒險並找到這些話語,不需任何歉意。

 你如何辨識什麽是來自你內心深處,什麽是在表層呢?沒有內識,你無法做到。你會認為任何沖動都是真的,或者任何沖動都是可怕的。做內識的學生,就是培養你與內識的關系,這是你最根本的關系。這將教導你審慎的真正含義,因為你會發現內識只在特定的時刻講話。它在等待準備就緒的時刻,那時條件是正確的,聽眾是正確的,並且需求在那裏。

 當人們開始學習大社區內識之路,並依照在此提供的古老傳統遵循它的修習時,他們總是不停地問內識問題,“告訴我宗旨。告訴我應該做什麽。我應該做這個工作還是做那個工作?我應該和這個人走還是和那個人走?我應該打開心扉還是緊閉心門?我怎樣擁有和平?我怎樣擁有安寧?我怎樣走出這個境況?我怎樣進入那個境況?”存在著這種不停的提問,而在90%的情況裏,他們體驗到了什麽呢?他們體驗到沈默,或是僅僅聽到自己的思想——他們自己的偏好和困惑。他們聽到是和不是,做這個或不做那個——他們聽到所有這些。然而,這全部在思想的表層。在內心深處是寂靜。

 這指向內識。內識本身是滿足的,因此它能長期克制自己。事實上,在體驗認知和表達認知之間,可能存在一個非常漫長的時間。通常都是這種情況。你可能知道某事,然而它可能需要幾年才發生。你可能知道關於另一個人的某件事,然而如果你去表達的話,你可能需要幾年才能有效地向他們表達它。這是自我壓抑嗎?不,這是內識。

 為了能在這個層面上運作,你與內識的關系必須得到發展。對大多數還在和依賴抗爭的人來說,這是沒有意義的。他們根本體驗不到什麽審慎力。他們在體驗自我壓抑。他們不會講話。他們往往不知道該說什麽,就算他們知道,他們也往往無法說出來。為什麽呢?因為這會威脅到他們的依賴。如果你開始宣稱獨立並主張自我,你就開始威脅到你的依賴。如果你沒有準備好那樣做,那麽你就不會那樣做。如果你準備好了,那麽你就開始進入第二個發展階段,即獨立階段,在此你將開始享受它的自由和體驗它的責任。

 在此,我在一個更廣大的背景裏給你提供關於審慎力的想法。它與在大社區內識之路上學習其他一切東西緊密相連。能夠在恰當的時候講,在不恰當的時候不講,這需要一個更偉大發展——一個對你自身、你的本質、你的關系動態以及對高度忠實於你內在生命的更偉大理解。所有這些代表了你發展的更廣大領域。

 現在你可能會問,“我怎麽發展審慎力?我意識到我需要使用它。”我說:“成為內識的學生。”如果你體驗到與內識和與大社區——它代表著超越這個世界以外的生命——的親和力,那麽大社區內識之路就是你的道路。你如何知道這是你的道路?因為你就是知道。這是唯一讓你堅守它並使你前行的原因。畢竟,它不會給你承諾財富、權力、愛、舒適、快樂、榮耀、神聖幹預、天使接觸以及所有諸如此類的東西。你遵循大社區內識之路,是因為你知道必須遵循它。正是這帶你前行。

 所有其他的野心和動機遲早都會消退。當它們消退的時候,你意識到很多交談是不必要的。很多你認為需要去自我表達的東西,不過是為了抵消你的不安全感。在此你意識到你說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價值或者應該有價值。甚至當你處於放松狀態時,你也希望它成為一種有意義的體驗,而不試圖去制造意義。在此你變得更自然。你變得更像自然界,它是寂靜和靜止的,除非有事情發生。靜心和寧靜的人擁有偉大的深度,常常喚起他人的尊敬,尤其當他或她的沈默源於智慧時。

 參與內識喚回的人們,開始體驗到生命的神秘,並體驗到他們內心攜帶著神秘。這一神秘的臨在影響著其他人,即使他們沒有說任何話。內識的男女對他人有很大影響力。他們不會將精力浪費在無意義的對話、分析和揣測上。因為他們把他們的溝通保留在內心,所以它不斷成長並變得更強大。他們不會通過跑到朋友那兒,訴說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每件事,分享他們所有的最深刻體驗,來把它們清出他們的系統。不。內識男女把它保留在他們的系統裏,這樣它的力量能夠增長並變得更專註。現在他們想保持他們的能量——以利用它和聚焦它——而不是一體驗到就釋放出去。

 明智的人已經體驗到了審慎的需要並在有效地修習它。他們修習它,是因為他們知道它是必要的。這是他們的動機。他們不是因為害怕報復、害怕反彈或者擔心失去愛或金錢而受到驅使。這不是他們的動機。他們的動機是因為認知他們的自我表達是有價值的,為了讓它得到成就,它必須被奉獻給正確的人。他們意識到他們有責任去學習有效表達自己的方法,運用正確的語句,並往往使用盡可能少的話語。因為當你有重要的話要講時,你用的詞語越多,溝通就越弱。

 他們的動機是他們希望不背叛自己而獲得成功。實際上,他們想尊重他們自己。因此,他們學習大社區內識之路,這引領他們在恰當的時候對特定的人講特定的話,而其余的時間他們保持靜心和安靜,只在應對生活必需時才展開交談。

 大社區內識之路的學生意識到他們需要每時每刻練習靜心。也許靜心在你看來像是自我克制或自我壓抑,因為你一直想逃離你所有的想法——你的幻想、小型戲劇、揣測、分析、對往事的追憶和對未來的投射。練習靜心。如果你想擁有審慎力,那麽靜心是必要的。如果你想體驗辨識力,那麽它是必要的。如果你想看到到底發生著什麽,知道該如何回應,那麽它是必要的。如果你想選擇正確的關系,並以不違背自我的正確方式進展,那麽靜心是必要的。如果你希望帶著智慧去講話和行動,那麽它是必要的。靜心是必要的。

 你如何發展真正的審慎呢?現在我給你一些指引。首先,如果你與大社區有一種親和力的話,那麽就從成為大社區內識之路的學生開始。如果沒有,那麽選擇另一條路,另一種發展形式,但一定要選擇一個並非你為自己構建的準備。不要采取折衷的方式,從這裏選一點,從那裏選一點,從這裏選你喜歡的一部分,從那裏選你喜歡的一部分,並把它們疊加在一起。你知道你將得到什麽嗎?你只會得到你喜歡的東西,而你喜歡的東西不會把你帶向任何地方。它只會安慰你並確認你現在所在的位置。實際上,在大社區內識之路上,你學習超越你的偏好,而非依據它們生活。內識之路帶你超越你的偏好,走向所認知的東西。選擇折衷發展方式的人,只會強化他們的偏好,永遠無法逃開它們。他們的無自由、無成就感,將不斷縈繞他們,很少能夠釋懷。

 因此,選擇一個並非你自己構建的準備。選擇一個能夠帶你超越你當前位置邁入新領域的東西。這就是教育,這就是發展。是的,的確需要一定的自我強化,但你仍然必須超越你當前的位置。如果你選擇一種折衷方式,你將無法超越你當前的位置。你只能強調你當前的位置。你只會更多地投入其中。正因為如此,它是一條通往無處的巨大路徑。如果你要成為道的真正學生,那麽你必須選擇一個適用於你的準備,它不被你的偏好和時時刻刻的感覺所左右。這樣,在你喜歡它的日子以及不喜歡它的日子裏,你都將修習它。這樣,當那些想法如你意和不如你意時,你都將思考它。當那些技巧看上去符合你目標以及不符合你目標時,你都將學習它。這就是做一個學生的意義——學習新東西、去你以前沒去過的地方、去體味新想法、去反思、去更新、去恢復活力、去重新發現。

 如果你感覺你已準備好去開展準備,那麽你應該開始在內識之路上準備你自己。這將培養你所有的方面,並使真正的審慎力成為可能。在這期間,我會給你一些指引。這些僅僅是指引,這意味著你必須學習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情境下智慧地運用它們。他們並非是永遠不變、在所有情境下都相同的規定。事實上,智慧的人是非常多變的,能夠在不同的情境下以不同的方式改變和運用智慧。這代表了成熟和進步。

 初級學生想知道每一件事情的黑白,因此當準備裏講“做這個”,他們就試圖在所有環境下去做,而不去辨識那些環境的差異,或是在不同環境下必須如何進行不同的應用。因此,鑒於大多數人有這種傾向,我說:“盡可能少說。”與你信任的人,與你感覺高度尊重你的人,與尊重你的靈性生活而不試圖把他們的觀點強加給你的人進行溝通。當你不得不說時,要簡短。你不需要解釋一切,給出無數的事例並講到無話可講。讓人們花時間思考你所講的,而不試圖使他們完全接受。如果你感覺有表達的需要,但是沒有機會或者沒有合適的人,那麽就把它保留在你內心。讓你內在的火燃燒得更旺。擁有這一壓力感是好的。堅守這份能量。這就像性一樣。一些人認為無論他們在什麽時候感到性欲,他們都必須出去立即做愛來釋放自己。這是瘋狂舉動。仔細想想,你就會明白這是瘋狂。

 同樣地,如果你需要對特別的人或者對每個人或者對宇宙傾訴,但是沒有機會或者機會不合適或者時間不恰當,那麽就把它保留在你內心。讓它生長。這正是你在你內心發展深度、潛能、洞察力和自我覺知的方式。如果有壓力,就讓壓力存在那裏。這樣,當表達的機會到來時,無論那是怎樣的一個機會,它都將伴隨著巨大力量得到表達。就像拉弓一樣,這一壓力把箭射向世界。正是它給你的自我表達帶來力量。那些一直在說、說、說的人在其自我表達裏沒有力量。他們內在沒有構建任何東西。箭只會掉落在他們面前的土地上。它不會射向任何地方。但是如果你讓你的溝通在你內在成長,那麽它會擁有力量,當它得到表達時,它帶來威力。

 因此,感受這壓力。讓火焰增長。如果你智慧地去做,這將發展洞察力和克制自己的能力,如果你想成為一個成熟的人,你必須這樣做。只有青少年是野蠻而放肆的,四處遊蕩,只要感到沖動就去對任何人說任何話。他們不明白為什麽他們的生命充滿了沖突和敵意。

 事實是,智者大多數時間保持沈默。內識就像這樣。然而,當內識發出它的箭時,它能完全改變一個生命。它能改變世界的歷程。然而,那些還在與依賴抗爭的人無法看到這些。這看似黯淡和深化了他們的困境,盡管事實絕非如此。對於那些處於第二發展階段、正在享受他們新發現的獨立自由的人來說,這些想法看似會帶他們倒退,退回依賴狀態。他們不想讓任何東西剝奪他們的新自由。這是因為獨立是一個非常青春期的階段。青少年不想被任何東西阻擋或限制。正因為如此,青春期很少擁有智慧——這裏有大量的探索和實驗,有很多的災難、失望和可怕錯誤,但智慧很少。

 如果你尋求智慧,你必須練習審慎力,你必須學習審慎的方法。為了學習審慎的方法,你必須學習內識之路。正因為如此,你不是學習一種技能,而是必須學習全部的技能。不是學習一種美德,而是成為高尚的人。你不是學習獲得一種力量,而是必須變得強大。從真正意義上學習審慎力,就是要變成一個完整統一的人,一個感知內識臨在的人,這一臨在是自發生成的。

 在此你意識到你的生命和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通過一個關系網絡進行內在固有表達的,你將希望和正確的人、為了正確的宗旨慢慢發展這一關系網絡。你是一個個體,但是你的個體性只有在關系的背景裏才擁有意義。它只有在考慮你能貢獻什麽時才擁有意義。

 在此我在描述第三個發展階段,相互依存階段,在此你作為一個有責任感的個體重新融入到關系之中。在此你能為你自己思考。在此你能思考自身的體驗,並意識到你必須以一種真實和有宗旨的方式重新參與生命,才能擁有滿足感。事實上,獨立從根本上是孤獨和隔離的,盡管它那新發現的自由令人興奮和激動。它是低效的,無法產生偉大的結果。畢竟,你只能宣稱你的獨立這麽久。之後你意識到你在生命裏有些事情要做,並且你想去做。

 為了在生命裏做些重要的事情,你必須進入與他人的關系中,並學習與他們共同協作。你必須學習分享力量。你必須學習克制自己。你必須學習在需要妥協時妥協。你必須學習辨識力。你必須學習所有這些東西,這讓你為發展的第三階段進行準備,這是與他人進行動態、真誠互動的階段。在此當你認識到你自身生命和自我表達的重要性時,你對審慎力的需要變得更巨大。在此,你意識到大多數的交談是不必要的,它只不過是人們抵消不安全感的一種方法。在此,你更願意沈默,因為在沈默裏,你開始體驗你的臨在、他人的臨在以及你關系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