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以及實現安定的不同道路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08年6月11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宇宙中的生命
第四部 > 宇宙中的生命 > 第五章

你們即將體驗到的大社區存在著諸多限制。同時它也擁有著很多機遇。如果一個世界想要和其他世界進行接觸,並涉入這種接觸所帶來的各種困難和複雜境況的話,那麼這個世界內的國家之間必須實現統一。只要這一統一是通過對民眾真正有益的方式來實現的,那麼它將是個巨大優勢。這樣的統一並非源於一個統一的哲學或宗教,而是源於全體民眾共同承擔的某種必要性。

你們世界的國家現在必須為了世界安定而共同努力。在此,安定和安全再次成為壓倒一切的重點。國家和種族間過去存在的所有仇恨和敵視必須得到緩解,從而能夠防止戰爭的爆發,或對世界資源的破壞。

在此,你們開始變得更加像你們將要面對的大社區。為了實現安定和安全,你們必須壓制存在於你們特質裏的以及存在於你們世界上的某些傾向性。並且你們必須劃清自己世界和大社區之間的界限,這樣你們才能執行自己確立的對外接觸準則,並決定自己將遵循的倫理標準,這包括你們將和誰進行接觸,以及如何和他們進行接觸。

在大社區裏,在你們地球所處的這一區域裏,國家之間的會晤通常在太空、在議事會裏展開,而很少在他們自己的領土上進行。因為保密和審慎非常重要,所以對其他世界真正的訪問是很少發生的,除非在那些同屬一個網絡,並且長期以來已經發展了對彼此的強大信任的國家之間。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不同的族群可以共同生活在幾個不同星球上,前提是只要他們能夠耐受那個和本土類似的新環境,以及相應的環境要求。但事實上,多族群環境是相當少見的,因為涉及到生物感染的危險。除非這些族群在進化中已經適應了共同協作,並且開發了預防感染的必要科技和醫藥防範,否則你極少看到多個不同族群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上。然而,假如這些族群長期生活在無菌環境裏,那麼他們之間的共同群居是有可能的,並且這種情況也的確存在著。

你們開始意識到這裏存在的侷限。你們很少能夠看到在某個星球的陸地表面上,很多不同的族群組織開展著工作、旅行和來來往往。貿易通常是在星球以外的太空中的大型貿易站點和網絡裏進行。很多國家在他們星球的附近設立貿易站點,目的是防止暴露自己,並阻止那些不受歡迎的探尋和干涉。

這裏你們開始看到阻止大社區進入你們影響力範圍的重要性。假如你們允許它進入你們的影響力範圍,那麼你們將面臨巨大的困難,更加難以維持安定和安全,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根本不可能維持安定和安全。

任何文明社會,如果想要生存和跨越發展進程中存在的眾多關口——無論是存在於他們世界內部的,還是存在於和其他世界接觸過程中的——都必須在這些限制條件下進行演化和構建。最終,他們往往會自行確立起這類的準則。如果他們的世界已經到達了維持自己人口生存的閾值,那麼安定和安全將會成為關注焦點。外來干涉被視作是有害的。如果他們從事貿易,也只是以一種非常特殊的形式來進行。社會就是圍繞著這些限制進化起來的。

誠然,一個世界要想在大社區裏成功運作的話,必須先在它的內部實現統一,不過這種統一可能呈現各種不同的表現形式。一個族群要想成為自由族群,一個在本土及其影響力範圍內擁有個人權利和自由的族群,它必須實現高度的發展和自制。當世界人口超負荷,資源開始耗竭時,對於個人自由所實施的限制將會加劇。

這是你們在未來幾十年將要面對的現實:財富縮減;人口流動下降;居住空間縮小;機會減少;同時政府將對民眾施加更為嚴格的限制。這些狀況的發生是因為你們透支了世界的資源,人口膨脹超出了有限生存空間,並且你們正在破壞這個世界維續人類未來生存的能力。

因此,正是人類自身,正在創造著那些未來將會限制,甚至毀掉個人自由的各種境況。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一問題將取決於你們自身——作為人類家庭的組成部分,作為國家的組成部分,甚至在每個個人層面上——將如何應對正在降臨你們世界的改變的巨浪。這些改變的巨浪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地球資源被過度使用和濫用,環境汙染以及由此造成的地球生物、生態和大氣系統的劇烈動盪。

對於有些邁進大社區的世界來說,個人自由從來未被體認或實踐過。可是,在像地球這樣充滿生物多樣性的世界上,原住民們在彼此隔離的狀態中進化起來,他們在建立聯繫和統一的過程中,往往需要經歷一個漫長而艱難的歷程。這一過程很少能夠以和平方式實現,因為在一個由某些團體所控制、財富分配不均的世界裏,競爭和衝突充斥著整個社會。

因此,人類在其漫長、艱辛而痛苦的歷史中所遵循的發展道路,實際上與許多其他新興世界裏智能生命進化和繁衍所走過的道路是相同的。別以為人類是一個敗壞的種族,比其他的族群更加邪惡或有罪。事實上,你們所遵循的是大社區裏非常正常的發展道路。但是,時間的緊迫性以及你們的環境現狀,要求你們必須做出重大轉變,在關注焦點和理解方面的重大轉變,以及由成長和擴張,向安定和安全、向可持續性、向一種更穩定狀態、向國家間和民族間一種更大的平等和均衡的轉變。

你們將必須控制人口數量,必須控制財富分配,必須為窮人提供援助。為了實現安定和安全,富人必須節制自己的行為、愛好、貪婪和消費。

科技必須進步,但比這更為重要的是,你們必須改變生活方式。那些現在消費過量的人必須減少消費。那些太過貧困的人必須得到足夠的生活補給。人類人口的數量必須慢慢縮減,當然最好是通過人道主義行為,以及通過人類的自制力來實現,因為地球已經沒有更多的空間讓人口持續增長了。你們將不得不生活在更巨大的限制之下。

其他的世界也曾經歷過類似的道路。然而,許多世界在尚未實現統一以前就被佔領了。在那裏,外族建立了他們的影響力,新興世界的領袖們受到侵犯,他們之間的衝突不斷加劇,直到一個被選中的國家或集團獲得支持而征服了其他所有國家為止。這些尚未發生在你們的世界上,這對你們來說是件好事。還有一些世界對於其他族群來說是如此富有價值,以至於在原住民尚未獲得任何科技進步之前,這些世界就被外族佔領了。這種事情在大社區裏發生過無數次。

在你們所處的太空領域這樣的穩定環境裏,地球是極少數尚未被其他國家所佔領和開採的世界之一。這裏的生物多樣性是其中一個原因。你們世界所擁有的價值阻止了其他國家之間對這裏的直接競爭。可是現在,在那些尋求在這裏獲取統治權的族群中間存在著競爭,對於影響力的競爭,這是一種不易察覺的征服企圖,目的是使人類變得軟弱而依賴,並秘密地鼓動人類之間的衝突,這樣人類就永遠無法實現安全和安定,因而轉向尋求外族勢力的支援,並接受這些外族勢力提供給你們的任何勸誘。

你們周邊區域裏的少數盟友對此表示抗議,正如他們在發到這個世界上的《人類的盟友》簡報中所做的那樣,然而,外族干預和影響力原本就是邁進智能生命大社區所帶來的問題和挑戰的一部分。不過這和地球上大多數人的期望和假設存在著很大差異。

一般來說,當社會實現高度科技進步時,他們在特質上,會變得完全世俗化,並很少擁有活躍而顯著的宗教傳統。這是因為對於科技和資源的專注變得如此強烈,並且變為財富和掌控的來源,以至於它超越了原住民曾經具備的其他任何力量和權威。結果,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們所認知的宗教形式極少在那裏顯現和存在,它只是被一些小型的團體所修習,並往往是在暗中進行。因此,你們永遠不要假設科技的先進能夠推動倫理或靈性的進步,因為在大多數實際情況裏,這是恰恰相反的。

你們周邊區域裏的那些強大的科技勢力很少允許他們的國民擁有任何個人自由。他們以高度的一致性開展工作。為了維持對於安定和安全的專注,他們的公民必須服從非常嚴苛的行為規範。這種對於安定安全的強調給這些族群帶來了非常不幸的結果,因為他們由此喪失了自己的靈性基礎,和對個體自由和創造力的關注。

有些先進族群為了他們自身利益和民眾利益,得以保持這種自由和創造力。不過,通常來說,科技性社會,尤其那些將影響力範圍拓展到他們自身星系以外區域的社會,往往建立了非常嚴格的社會等級,結果他們所建立的環境對於生命來說非常的不利,那是一種在你們看來非常難以生活其中的環境。

所以,你們世界現在的重心應該是,通過採取某種方式,即能達到安定和安全,同時又能維護和尊重個體自由,珍視個體的創造力並將其投入到為社會謀利中。這需要一種非常特別的發展模式。

因此,別陷入對科技的迷戀,因為如果這樣,你們將陷入那些比你們科技更發達的族群的圈套中。別以為科技將確保人類的自由和福利,因為科技只是一種力量,既可用於良好的目的,也可用於錯誤的目的。這一力量必須受到控制,並與其他的重心相互協調,這些重心包括,在未來的艱難歲月裏,在改變的巨浪裏,維持內識和人類靈性的留存。唯有做到這點,你們才能夠在一個變得更加秩序性和限制性的世界裏,維護人類的自由。

別受那些擁有先進科技的族群的影響,因為他們中的大部分為了達到這一科技犧牲了非常珍貴的東西。他們對於權力的追求讓他們付出了自由作為代價,有些族群甚至犧牲了他們自身的獨立主權。你們會發現在絕大部分科技發達社會裏,自由非常罕見,並且個體性以及個人創造力的重要性極少受到重視。那裏的民眾以組織的形式被看待,而非以個人。對於他們的評估是根據他們所在團體的能力,而非依據個人的才能。他們被看做一個職能社會的組成部分,這種社會要求嚴格的秩序以保證正常運作,這種社會在大社區裏過度地擴張,並破壞和透支了自然資源。這些社會非常統一而專制。儘管他們與其他國家保持和平的關系,可是他們自己的公民卻被迫生活在極度限制和要求下,這對於個體的自由和福利是具有反作用的。

不幸的是,宇宙中權力的上升往往會引向這一道路。因此,那些在進化過程中維護了自由的族群必須接受對自身科技發展和對科技渴望的限制,他們認識到科技只不過是實現生命的可能性和可持續性的一部分因素而已。

即使在當今這個世界上,你們也能看到這種對科技的強調以及對科技的信念,這種堅信科技將能解決所有問題的信念,以及科技越來越成為人們關注焦點的事實。這些使得科技本身似乎成為了一種宗教。

即使在你們自己的國家裏,尤其那些發達國家裏,你們也能夠看到這樣的趨勢,即崇拜科技、信仰科技、相信科技能夠拯救人類並且科技是生命真正的重心。你們當今世界上的很多年輕人與他們的機器之間的關係,遠比與其他任何人之間的關係更強大。你們正在走向大社區許多族群所走過的同樣的路,其結果是非常不幸的。

無論你與什麼建立關係,它都會對你產生影響,而你將變得更像它。如果你的基本關係是建立在與科技之間的話,那麼你自己將變得越來越像機器——只沿著某種理解路線進行思考,只根據某種指令去建立你所有信息,控制並限制你們的思想,而忽視了你更強大的力量和洞見。從這方面來說,人類的理性自控和邏輯思維變得更加像機器。這種統一性和嚴格性得到了宇宙中大部分科技先進族群的高度推崇。

人類已經陷入這種誘惑裏,並且這的確是一種誘惑。儘管你們確實需要發展科技來建立世界的安定,並為不斷增長的人口提供食物和資源,但是你們必須始終牢記,你們真正核心的力量是存在於個人,以及整個民眾內心的內識的更偉大力量,而非存在於你們科技方面的成就。永遠不要忘記這點,否則,你們將失去對於你們的生命,你們的未來和你們的自我實現來說,最為寶貴的東西。

智能族群很自然會發展出更為複雜的社會體系,並終將採用某種形式的科技,從而為他們在本土環境中贏得有利條件。但是,對於權力的追求是具誘惑力的,如果超過了滿足實際需要的目的,那麼它本身將成為關注的焦點。在大社區裏,如果你們建立了一種獨特的或者唯你所獨有的科技,那麼你們將成為探尋、影響力甚至外族干涉的焦點。

為了實現安定和安全,社會架構既可能走向健康的平衡,也可能走向限制性的平衡。它或者會強調個體自由和個體價值,或者正好相反。構建安定和安全的過程,要求人們尋求某種實現共同工作和相互合作的方式。這一方式或者是被強加在他們身上,或者是他們自己為了自身利益而主動創造出來的。何去何從代表了一個族群在進化過程中的一個重大關口。

人類現在需要實現更大的安定和安全。這一需求將急遽增強。人類會選擇強制性的秩序呢?還是會選擇通過互相合作來建立秩序?會選擇通過一種更偉大共識來實現安定呢?還是會選擇通過權力等級形式將安定強加於民眾身上?這些還要拭目以待。這個世界的人民是否能夠自願而有尊嚴地生活在更大限制裏呢?這也要拭目以待。

大社區裏更為常見的,是通過一個執政力量的統治來建立安定和安全。對於那些被其他國家佔領或在經濟上受到其他國家控制的國家來說,這更是必然的途徑。而它帶來的結果必然是對個人的鎮壓。

因此,宇宙中自由是罕見的,也是最最重要的東西。族群最偉大的關注點,是實現自給自足和獨立自主的民族自由,以及實現每個個人得以將他們的禮物奉獻給社會和世界的自由,而非對於獲取科技力量的關注。

人類在其漫長而艱辛的歷史上,除了極個別情況以外,總是選擇了統治和權力之路。如果你們繼續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它將導致一個不可避免的結局,一個在極少自由的大社區裏反覆地、持續地被證實的結局。你們能夠從其他的世界認知這點,同樣也能夠在你們自己的世界和歷史上認知這種結局。

高度組織化的社會,要求並始終貫徹著一致性。他們相較其他的社會,實現了更大程度的安定和安全,但是他們為此付出了怎樣的代價呢?除了科技發展之外,這些社會的其他任何方面都停滯不前。結果,這些社會變成了非常可悲的生活環境,除非你居於高位,除非你大權在握。這些社會對於他們的民眾來說是極具壓制和破壞性的。

你們必須找到一條不帶壓制性和破壞性的通向安定的道路。這一要求,連同對大社區所要進行的準備一起,或將成為人類正在或曾經面對過的最重大挑戰。然而,正是這些艱難的要求和環境給人類帶來了提升靈性和倫理的最偉大機遇,以及建立在這個世界上從未達到過的統一和合作的最偉大機遇。你們所選擇的道路本身將帶來所有一切的改變。

因此,別對大社區抱有浪漫的幻想。別想像著那裏到處是可愛的、天使般的存在,正在等待著幫助年輕的、苦苦掙扎的人類。別以為那裏到處是你們能夠充分享受並獲取的宏偉、神奇的科技。別以為你們能夠隨心所欲地四處遊走,到訪你們想去的任何世界,暢通無阻地行遍宇宙,並且毫無問題或困難地進行旅行。在此你們必須面對一個真正的實相,它呈現著很多與你們在地球上所經歷的同樣的趨勢和困難。不過,在這個生命的宏大場景裏,無論困難、挑戰還是機遇都更加放大。

大社區是你們的未來,是你們的天命,但是你們必須做好準備。你們必須帶著高度的清醒看待它。基於這裏所呈現的現實,看看你們是否依然擁有對大社區的渴望和趨向,當然這種渴望和趨向不再是出自空想和期待。這種渴望和趨向源自於一種更深刻的聯接,一種與這個世界以及世界以外的生命的聯接;源自於對人類天命的一種更深刻感知;源自於對人類有可能選擇一條自由之路,選擇這一更偉大機遇的一種更深刻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