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社區裏的自由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08年6月12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宇宙中的生命
第四部 > 宇宙中的生命 > 第八章

自由在大社區裏是罕見的——個體自由,以及珍視個體潛能和創造力的自由社會的存在——尤其當它攸關一個國家和一個世界的整體利益時。

你或許奇怪為什麼會這樣?你認為自由的發展,真正代表著更高意義的進化目標。但是,自由是罕見的,無論在任何社會裏,甚至是在原始社會裏,自由都是罕見的。它的稀有,是因為生活在物質環境裏的艱難——生存的挑戰、資源的獲取、和他人的競爭、戰爭和滅亡的威脅、管理的問題、人口的數量還有科技的崛起。所有這些因素,無論它們以何種程度體現在任何一個世界或團體裏,都會產生對個體自由重要性的價值和認可的制約性影響。

不同的團體必須相互合作,才能得以生存。在大社區裏,即使對於一個科技進步的族群來說,生存也不是容易的主題。假如你開始依賴其他國家,來提供你所需要的特定資源以維持生活和運轉的話,那麼你的生存會時刻受到貿易中斷,或者來自其他國家的排斥政策的威脅。假如你失去了自給自足,這意味著你把自身置於一個非常不安全的處境裏。

當今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將先進的科技和超前的安全性聯繫在一起,並且這往往有著非常充分的理由,因為現在很多人擁有了穩定的食物供給,並且能夠獲取到過去只有貴族才能享有的資源。那些擁有這種富庶的國家,的確實現了大量的財富積累和高度的社會安定。但是,一旦支撐這一富足的資源開始衰減,正如當今世界正在面臨的狀況,那麼你會看到,你的財富、安全和安定將會如此輕易地開始縮減。

自由在宇宙中,不是一種權利。它是一項特權,和一種奢華。你的價值觀或許會對此產生異議,但是,你的期望最終必須服從於生命的真實境遇。個體自由是極其珍貴的,但它並非是得到擔保的,並且你不能把它宣稱為你的一種權利。你會震驚地發現,當你開始了解和體驗你們生存其中的大社區時,原來自由真的如此罕見。

自由本身,永遠是相對性的。你永遠不可能擁有行動和表達的完全自由。當你和他人協同合作時,你不能隨心所欲地做你想做的事,或說你想說的話,這點你非常理解。假如你和他人生活在一起,假如你是以團體、國家和民眾的形式,進行運作以維持生存的話,你將永遠無法擁有這種自由。因此,自由總是與你的環境,你的富足,以及你所建立和長期維持的安定和安全程度相關。

在安定方面,個體自由會變成一個問題。更為民主的國家,往往其內在表現出更多的活力和創造力,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也更加不安定。假如個體擁有自我表達的自由,那麼他們也同樣擁有施展社會權力,以及改變社會構架的自由。這是有益處的,假如這個社會擁有充足的資源供給,並且能夠持續性提供這種供給的話。但是,正如人類很快就會發現的那樣,當這些資源供給開始縮減時,自由的環境和程度也將同時縮減。

那些掙扎於為民眾提供基本生存資源的國家,不允許個人自由的高度表達。它們無法承擔這種表達。它們無法承擔這所帶來的社會動亂。它們無法承擔內部糾紛。它們無法承擔自己國民的互相對峙——內部衝突和混亂,彼此對抗的階層,踐踏整體民眾的需求、權力和關注的特殊利益群體的存在。所有這些都會產生不安定。

因此,真正必須加以強調的自由,是指一種更偉大的內在自由——發現內識之路的自由。內識是上帝放在你的內在,放在所有有情生命的內在的更深刻的智力。或許你所處的環境,會對你能在社會上說什麼、做什麼和表達什麼,加以巨大的限制。即使是身處在這個正在經歷改變巨浪的世界上,情況依然如此。當一個社會變得越龐大,它對個人自由所施加的限制也越巨大。當一個社會為了自身的生存而必須讓自己更加安定時,它對個人自由的限制也更加巨大。

像地球這樣的一個世界,隨著人口的不斷增長,自然資源存儲的不斷縮減,你會開始看到,未來個人自由將受到怎樣的限制,這是具體情境所帶來的限制,是出於必要性的限制。你們將不再擁有財富或者社會權力,去做那些過去當你們身處富足國家時所能做的事情。人們無法建立起這種關聯性。他們沒有意識到,正是因為他們對世界資源的掠奪,才造成了這一系列剝奪了他們的個人自由和優越的境遇。

那些已經達到更成熟、更安定狀態的國家,自由同樣是受限的。不過,在自由社會裏,個體創造性的力量依然得到高度重視。然而,那種不計後果、破壞性、混亂性的自由,毫無置疑會受到壓制。一個國家的安定和安全,變成最根本的關注,即使是在一個自由社會裏。因此,儘管你可以擁有自我表達的自由,擁有為了大眾福祉和利益而奉獻你獨特禮物的自由,但是你沒有不計後果行事、製造破壞或動亂的自由。

或許你會對這種情形感到焦慮,但是你必須看到這樣做的必要性。當人類開始面對自身發展已經超出了地球資源限度的這一嚴峻現實時,你們將會看到,文明自身的需求性力量——人類家庭的需求——將會出於必要性,而淩駕於公民的權利和特權之上;並且人類自由的表達必須開始建立在你們內在內識的更深刻基礎之上。

維護個體自由和創造力的價值,能夠給人類帶來巨大的益處和偉大的機遇,它能夠在你們生命的所有層面,為人類創造必要的優勢條件。不過,基於情境,你們在未來將會失去很多的特權。今天,在地球上的大多數地方,你們能夠使用自己的交通工具,去你們想去的任何地方。未來,你們將不會擁有個人的交通工具。你們將不再擁有這種便利,這不是因為別人的強迫,而是因為資源的限制、境遇的限制。

你們自身製造了這種狀態。你和所有人一起製造了這種狀態、這種限制。因為人類文明將會陷入巨大的壓力和險境中,為了控制內部衝突和糾紛,這個世界將會採取極端的措施。在許多情況下,這是非常不幸的,是反進步的,是有害的。但是,當你們身處逆境,一種你們將要面對的巨大逆境時,你們將無法容忍內部的不團結。

大社區裏的先進國家,同樣面臨著逆境。很多情況下,他們超出了本土自然環境的供給能力。他們發展了必須依賴對外貿易和外族製造來支持的科技。他們喪失了維持自身生存,保持自給自足的自由。由此,他們為了從境外獲得所需資源,不得不接受外族強加的條款和協議。他們必須涉入到複雜而沈重的談判程序,以及思維環境的說服和力量之中。

你們在這裏能夠看到,權力和富足導致了個人自由的喪失。它開始導向另外一個方向。很多變得依賴科技的國家,喪失了他們的基本自由和正直,因為他們超出了自身世界為他們提供供給的能力。他們還被勸誘著,獲取了他們自身無法製造的科技,使用了他們自身無法提供的資源。結果,他們開始依賴於外族力量,並被迫涉入大社區複雜的貿易當中——受制於和其他國家共同確立的議會和合約,受制於外族強加在他們身上的行為準則。假如一個世界人口過度膨脹,超出了它的資源承受,那麼它不是會走向失敗和衰落,就是會陷入外族力量的說服之中。這是遵循這一發展道路所不可避免的結局。

在你們世界上的那些富人中間,自由被認為是一種權利,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但是,你們沒有認識到,它完全是基於資源的獲取,基於資源的富足,基於你們世界的財富。人類尚未意識到的一個生命實相是,你們根本不可能進入到宇宙中,去獲取你們在地球上耗盡的任何資源。假如這點得到了認知,它或許會極大地改變人類的行為和人類的期望,而這正是在此呈現的這一教程,所蘊含的力量和潛力。

你們不想讓自己陷入貧困的處境裏,否則,你們在大社區裏將無法擁有權勢和效力;你們為了得到生活必需品,為了得到你們在地球上已經耗盡的資源,將不得不接受外族強加給你們的任何條件。在此,你們的環保主義,不僅僅是基於審美或靈性需要,而是基於生命最基本的必要性。

宇宙中的自由國家,對個體非常重視,並得益於個體的天賦和自然天性。這是自由國家與不自由國家之間的巨大差異。然而,在所有擁有高等社會秩序的國家裏,糾紛、衝突和個體的破壞性傾向都會受到限制,很多情況下,會受到極度的壓制。而自由國家的巨大區別,在於對個體內在能力的重視,以及對個體參與社會並奉獻其內在能力的支持。

在一個不自由的國家裏,你只能根據你的社會地位——你家庭的地位,你父母的地位,你的社會要求你去接受的地位——而被簡單地分配一個角色。它與你的個體天賦和能力絲毫沒有關係。唯一的例外是,假如你擁有或顯現了眼通的能力,那麼你或許會接受培訓,而加入到外交使團裏,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教育。然而,無論如何,在沒有自由的國家裏,你是不能自由選擇或決定你的命運的。它完全由他人所決定。並且這一決定是根據你的社會地位,而不是根據你的個人天賦或愛好。

未來,假如人類能夠渡過改變的巨浪,那麼你們將生活在一個高度秩序化的世界裏。你們將生活在一個經受了巨大艱辛和困苦的世界裏。國家之間將彼此團結,來維持人類的福祉。這將是一個與今天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你們只會擁有極其有限的社會權力和財富。你們只會擁有極其有限的行動自由,這或者是因為你們的行動受到了限制,或者只是因為你們沒有資源去享有和運用行動的自由。生命,和你們今天在一個富足社會裏所體驗的生命相比,將變得非常不自由。在世界的很多區域裏,你們將根據需要被分派去做無論什麼樣的工作,而不會考慮到你的天賦和愛好,除非你擁有一些特別的技能。

人們將擁有極少的財富,除了極少數人以外。生活消費,和你們當今富裕國家相比,將變得非常小。你們將生活在對往昔的記憶裏,對美好時光的記憶裏,回想著那個擁有豐厚財富、自由和享樂的年代——那個尚未受到艱難的世界性問題,以及它們在未來可能出現的程度所困擾的年代。你們無法逃避這個未來,就像你們無法逃避大社區實相一樣。

你們正在遵循一條很多國家所走過的道路——獲得科技能力,人口增長超出本土自然資源供給,被迫陷入貧困,陷入高度控制,被迫實現統一,否則就是全盤失敗。你們將帶著強烈的眷戀,回顧過去的這個世紀,尤其是二十世紀後半葉。這對很多人來說,是感觸頗深的。你們浪費了世界的財富。你們沒能去維護它、保持它,現在你們必須承受這種行為的後果。而其後果之一,就是自由的巨大喪失。你們尚未認識到這點,因為你們不具智慧去看清它。它還尚未顯現出來。

有些人會說:“哦,不過在宇宙裏,一切都將比我們這裏更好。”可是,這些人沒有認識到,這是多麼愚蠢的一種說法。生活在一個不自由的世界裏,對你們來說,其艱難是無法想像的。根據這種不自由的程度,你們的生命將會受到控制。假如你表現出任何反常,你不是被投進監獄,就是被除掉。你沒有權利進行抗議。你沒有機會去改善自己的境遇,甚至沒有機會提出建議來改善所有人的境遇。你沒有個人選擇的權利。你將被分配一個角色。你將被分配工作。你甚至會被分配一個配偶。假如你的基因質量有問題,那麼你或許被禁止生育後代。要想生孩子,你必須獲得政府的批準。你的伴侶必須得到了政府批準。你的孩子在很小的年齡,就被從你身邊帶走,然後根據國家需要進行教育。這些情形,在先進科技族群裏非常普遍。

由此,你開始看到,這是多麼可怕的前景。然而,這在大型科技社會裏非常普遍。即使是在自由社會裏,個體的反常舉動和破壞行為同樣受到極度限制。你不能夠魯莽或混亂行事,因為這會危及國家的利益和安定。

你開始看到,生活在大社區裏的各種要求,和你們今天所體驗的是多麼的不同,即使你們能夠發展並維持自己作為一個自由族群。那時將會建立高度的社會福利,但是你們不會看到當今世界所體現的個人財富。你們將無法擁有你們現在所享受的個人自由。社會會提供充足的食物和藥物,但絕大部分民眾不會擁有很多個人財富。你們個人選擇的自由也會受到限制。假如你擁有一種特殊天賦,那麼你或許被給與一個非常有限的工作機會。這在自由國家裏,也是同樣情形。

這裏,你會認識到,宇宙中的生命不是基於人類的價值觀,那裏對必要性的強調是非常巨大的。即使在一個擁有崇高價值和倫理的社會裏,為了滿足大眾的需求,也必須要求一定程度的個體一致性。自由國家必須實現統一,來維持生存、抵禦外來影響、保持安定和安全。這和你們所看到的當今世界是多麼的不同——這裏國家之間相互競爭;這裏到處存在著苦難和貧窮;這裏一小撮富人沈浸在無盡的自我享受和癡迷中。

這在宇宙中一個先進國家裏,是非常罕見的。那裏或許存在著一個統治集團,他們或許擁有其他人所不具備的特權和財富;可是,在一個自由社會裏,不存在你們今天所看到的如此大的貧富差距,也不存在你們今天所看到的如此嚴重的財富濫用。因此,你們必須改變你們的期望,因為人類正在走向一個節點,在那裏,它必須在個人自由和安定安全之間做出抉擇。這兩方面是相互制約的,並且你們將無法擁有你們現在所享有的財富水平。

這是你們所創造的世界。這是你們所選擇的進化道路,因此,你們必須去適應它所帶來的後果。這個適應過程非常地艱難,但是它對你們來說是有好處的,因為它將讓你們做好準備去面對大社區生命的實相;在那裏,一個像你們這樣的世界——由一個弱小而分裂,但同時具有著潛能的族群所管理的世界——當面臨強大勢力的存在時,是無法長期生存下去的。事實上,人類已經到達了一個節點,在此,那些更強大勢力將開始在地球上發揮他們的力量。

過去,外族要想從這個世界上獲取生物資源,而不在此建立基地的話,是非常困難的,因為這個世界的生物多樣性;而大部分先進族群都生活在或者完全,或者相對無菌的環境裏。因此,人類得以在幾乎沒有外來干預的情況下進化起來。可是現在,外來干預正在展開,並且會一直持續下去。

你們正在開始經歷一個非常艱難的過渡期,一個絕大部分族群都不得不面對的過渡期。這個過渡要求人類實現統一和合作。很大程度上,它將不允許內部紛爭的存在。它將限制人類的財富和自由。它將把你們置於一個必須經受來自大社區本身的,不斷強化的壓力和影響力的處境裏。

在此,你們開始看到,你們不能再繼續魯莽下去,你們無處可逃,你們不能再讓自己生活在個人攫取的幻夢裏。你們不能跑到大社區裏,繼續肆意破壞。大社區可不是一個充滿無知、隔離和原始族群的地方。相反,那裏是一個成熟的環境——一個已經實現了高度安定的環境;一個要求高度自制力的環境;一個競爭的環境;一個影響力的環境;一個辨識力的環境——一個人類未來將必須不斷應對的環境。

在我們開始談到宇宙生命靈性之際,我們將以一種更全面的認知來詮釋自由——它是你內在內識的力量和存在;是上帝放在你的內心,用來指引你、保護你並帶你走向偉大成就的更偉大智能。它和社會自由相比,是一種不同形式的自由,它能夠存在於社會自由受到極度限制的環境裏。你們現在必須信奉和培養的,正是這一更偉大自由,因為它將在一個衰落世界裏,為你們提供有利優勢。並且,你們將會看到,這一更偉大自由,對於人類決定它在智能生命大社區裏的未來命運,將起到極度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