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和基因操控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08年6月12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宇宙中的生命
第四部 > 宇宙中的生命 > 第六章

在你們太空領域的先進國家裏,你們所理解的家庭單元,依然在很多地方被實踐著,尤其是在統治階層裏更是如此。在那些更為初級的世界裏,這種形式顯然是自然性的社會模式。然而在一些依賴科技,並對基因技術抱有巨大興趣的更為先進的國家裏,這一情形正在發生改變。

構成較大氏族的家庭單元和家族當然是智能生命進化的繁衍模式。並且這種模式一直被遵循著,除非受到了阻斷或受到了某種形式的外力操控。

長期以來,對於基因和基因控制的強調得到了極大的普及,其結果既有正面性的,有時也有災難性的。而對於那些為了某種特殊目的而被繁育出的個體來說,這不言而喻是災難性的。這給相關的組織和族群帶來了各自需要面對的關於實用性和倫理性的爭議。

有些情況下,在那些更為激進的科技社會裏,家庭單元在整個社會構架裏得以保留,從社會最底層直至最高的統治階層。可是,通常來說,為了維護安定和安全,一種可悲的集體性繁育手段被這些社會所採用,並被發展到了非常高的程度。勞工階層——即由擁有特定技能的個體所組成的階層,軍隊階層以及其他一些類別的組織,是集體性繁育的關注焦點。不過那些視這種手段為不道德和不實用的國家,不會進行這種嘗試。

以人類的觀點來看,集體性繁育是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儘管就在此刻,你們世界上已經有人打著提高人類健康和福利的幌子,正在開展著基因操控實驗。可實際上,這代表著權力的誘惑,以及對人類自由和創造力的實相和潛能的徹底毀壞。

那些從事資源探索,並對像地球這樣的世界進行操控的族群們,依賴於基因繁育。他們培養出的族類被用於特定的目的,這些族類往往被剝奪了任何個體性的特徵,其程度甚至到了彼此之間都完全喪失了同情心的地步。他們屬於近親繁殖,因此那些自我保護性的天然機制也受到了限制。

集體性繁育的出現是為了配合大型科技國家的發展,因為他們需要統一性和控制,尤其當他們建立了海外基地時。民眾內部的騷亂始終是個潛在而持續性的問題,而這一問題在很多地方是通過集體性繁育來解決的。

然而集體性繁育本身是有危險性的,因為要想帶著絕對把握,製造出某個理想的結果來,其難度是極高的。在你們周邊區域就曾發生過,由繁育個體組成的階層,起來反抗他們的主人的情況,他們破壞了那個他們本應提供服務的構建。因為他們初始的設計,他們沒有能力保護自己,所以他們造成了巨大的騷亂,最後不得不被銷毀。

這是一種不完美的科學。儘管它被發展到了極其專業化的程度,可它依然是個不完美的科學。因為你無法創造上帝創造出來的東西,你也無法完全操控上帝創造出來的東西。一個生物個體擁有一些其他的特性,這些特性是超越基因操控的掌握之外的。

因此在更加注重倫理的族群裏,集體性繁育是被禁止的,因為它是不道德的,它破壞了個體的能力,而且它的結果是難以預料的,有時甚至會造成混亂。因此,擁有先進倫理的國家不會從事這一實踐。

然而很多先進國家並不具備這樣的倫理準則,他們根據非常特別的基因設計,製造出發揮特定職能的勞工階層。這些階層為那些地位高於他們,依然延續正常而自然的家庭模式的階層提供服務。然而這是很危險的,因為你無法完全控制那些降生到世界上的個體的思想和知覺,即使通過集體性繁育的手段也無法實現。因此始終存在著分裂和叛變的潛在風險。

基因操控是一種力量,但它是一種危害性的力量。假如這種實踐過了頭,假如它被用在了破壞社會利益上,那麼它將變成一個巨大的危害。它是獲取科技力量和控制所帶來的問題之一,它代表著以一種不尊重個體自由的方式建立安定和安全的企圖。

在那些深入進行這一實踐的族群裏,即使他們的統治階層也變得好像囚犯一樣。他們必須時刻監視著周圍的一大群繁育個體,擔心任何出現在這些奴隸群體中的異常或外來影響,都有可能危及到他們自己的生命和利益。

因此,對於一個依賴集體性繁育,依賴由大批基因改造個體所組成的民眾的國家來說,對於個體自由的強調,以及各種形式的個體自由的表達,例如藝術、音樂以及其他創造性表達等,被視為是一種威脅或危險。因為這一強調和表達可能會在這些繁育個體的內心激發起某些東西,可能是一種興趣,或一種迷戀等等。即便是對個體自由或快樂的最簡單的表達,也會被統治階層看做是一種危險。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一個人越試圖進行掌控,他會變得越脆弱。沒有一個絕對控制和安全的狀態。儘管有必要在一定程度上維持一個國家和一個社會的安定、生存和福利,但這如果做得太過了,就會產生對它自身的危害。

上帝創造的個體是擁有創造力和表達力的。假如試圖通過基因調控、政治壓迫或社會指令來顛覆這種創造力和表達力的話,它將會在個體的內在產生根本性的衝突。因此總有可能,這些個體會起而反抗他們的基因設計,反抗社會指令,反抗那些在社會裏給他們確立職能的階層。

長期以來,很多相關實驗被開展,目的是試圖設計一個有效運作的等級系統。在一些非常小型的組織裏,如一個經濟集團裏,這種嘗試的確獲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然而,在更大規模的社會裏,這卻很難實現。假如帶有不同基因設計的團體彼此混合在一起的話,那麼結果將不可預料。而在大型社會裏,很難將一類民眾和另一類民眾完全地隔離開。他們可能會以某種方式對彼此產生刺激,而這超越了基因設計的預期和計算之外。

這就是為何自由國家,避免和那些依賴集體性繁育和基因設計的大型國家,進行接觸的原因之一。同樣,這也是那些大型國家避免和自由國家進行接觸的原因之一,因為這些大型社會將個體表達和個體創造性的顯現,視為是影響社會秩序的危險因素。

對於那些變得完全世俗化的國家來說,這顯然是個問題,因為他們無法理解個體的靈性特質,以及內識——這一個體內在的深刻靈性智能——的力量和存在。當那些國家和文明變得完全世俗化時,他們失去了對個體內在的最偉大力量和潛能的覺知。儘管他們試圖通過基因工程和社會分工,來控制一個個體的設計和職能,但是他們無法完全抹煞個體內在的那個深刻靈性實相。

這代表了大型先進科技社會所面臨的一個嚴重問題。這是限制了社會和帝國的規模擴張的原因之一。超大型帝國本身是不穩定的,控制問題會變得如此困難,以至於這種帝國會趨向瓦解,無論是從周邊開始,還是從它的核心出現。如果你建立的社會是由像機器般的個體所組成的,那麼你也必須像個機器一樣進行運作。而且,機器只能沿著某些參數進行運作,一旦超出了這些參數範圍,那麼他們的特性就會變得極難預料。就一個生物個體來說,這種情況更是如此。

在你們周邊區域裏,在那些你們可能遇見的族群當中,你們會發現集體性繁育的例證,尤其是在那些從事區域性貿易,同時也從事著非法貿易的經濟集團裏。在那些更大型社會裏,集體性繁育通常被限制在很小的範圍裏,因為時間證明了這種實踐太難被控制。然而至於每個國家會製造什麼,以及他們的道德關注點在何處,卻是彼此各有差異的。

假如你們能夠在你們周邊的區域裏遇見那些貿易國家的話,你們將能看到集體性繁育的證據。你們能看到某些非常極端的表達,也能在整體民眾身上看到某一種基因特點的表達,這主要表現在他們的外貌和行為的高度一致性上。

這是人類將要面對的一種危險,因為這類基因操控代表著一種誘惑。它是權力的誘惑。儘管從表面上看來,它似乎是為了一種單純的動機,並且的確有某些實用性的用途,可究其根本,它依然是權力的誘惑。

目前,在人類大家庭裏,你們也能發現這種想法。這些技術大部分是被那些現今到訪地球,並對地球進行干預的族群引進的。假如人類能夠發展和使用這項技術,這對他們來說是有利的。因為經濟集團在應對由相對自由的個體組成的國家時,有著極大的難度。如果人類能夠變得更加一致,更像集團自身的話,那麼這是符合這些集團的利益的。

在大社區的家庭單元裏,個體自由或者被鼓勵,或者被壓制。在那些以科技為基礎的大型社會裏,個體自由往往受到壓制,有些地方甚至對於個體自由完全沒有認知。你可能要服務於你的家庭和家庭的利益,並且不得違背。或者,你可能要服務於某個職能或技能,這是根據你的天賦、你的遺傳或你的家庭地位而被指派給你的,對此你也不得違背。

在大社區裏,對家庭的關注所帶來的問題是,它會與國家利益形成競爭。家庭聚合成家族,家族聚合成大型團體,而大型團體彼此互相競爭,因為彼此沒有血緣關係。因此,在大型科技社會裏,家庭的重要性往往被極度地削弱。

所以,儘管你能夠以自然的方式得到子嗣,但是你的小孩的撫養完全是由社會來指派的。在此,子女的孝順和對家庭的忠誠被大大地削弱了。在一個操控的環境裏,必然是這種狀況。而在很多其他國家裏,關於對家庭的奉獻和責任,則有著不同程度的靈活性。這完全依賴於一個國家的架構、關注和倫理基礎。

集體性繁育問題,同樣顯現在軍事力量的建立方面。首先需要強調的是,集體性繁育是非常昂貴的,需要建立一個大型的機構來教育和指導個體的發展。假如一個軍隊是通過這種方式來建立的,他們或許會完全效忠於他們的主人,可是,當他們面對一個使用創造力和直覺力的對手時,他們就會顯得無能為力。同樣,當對手發揮思維環境的影響力時,他們也會顯得無能為力。因此,儘管一個基因繁育個體會對主人保持忠誠,但是要想通過基因工程,培養一個不受思維環境影響力左右的個體,幾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通過集體性繁育建立的軍事力量,被證實是沒有效力的。他們沒有創造力。他們無法良好地適應各種不同的環境,同時他們會受到思維環境的說服影響。由此,各種有效的措施被用於抵禦通過這類方式建立的軍事力量,對其製造困惑和解離,並巧妙地利用這些軍事力量在適應性方面的缺陷。

這也是軍事力量的發展受到限制的原因之一。事實證明,對大型國家來說,要想建立和維持一個軍事力量是非常困難的。在一個從事大量貿易的環境裏,軍事方面的激進受到了嚴格的禁止。各個國家可以擁有軍事力量,但更多的是作為一種保安職能。只有當整個區域受到某些外來力量威脅時,這些軍事力量才會集結在一起,形成一個更強大有力的防衛線。然而在一個不存在戰爭的環境裏,大型軍事力量是沒有存在意義的。這裏對於思維環境的武器和力量的依賴變得更為強烈,而其中,對於防禦機制的依賴是最最重要的。

在大社區裏,社會構架有可能發展為非常統一而複雜的模式。那些從事集體性繁育的國家,建立了具有顯著差別的,根據各類職能而設計的階層。這些階層在社會上共同存在著,並接受其他那些通過家庭單元,或者通過集體性撫養而自然進化的社會階層的指導和管理。

你們世界上廣為普及的家庭單元,在大多數大型科技社會裏,其實非常地少見。他們將大批兒童集中起來撫養,使他們遠離父母,其目的是為了灌輸國家利益的觀念,並根據個體的天賦,和他們的社會職能和定位對他們進行培養。

只有在自由社會裏,你們才會看到和你們更類似的一種社會模式。在那裏,一個個體根據其特殊的天賦和能力得到培養,而不是為了管理的方便而被簡單地塞進一個大的社會模式裏。在自由社會中,一個個體的天賦和能力,還在他們發展的早期階段就被察覺出來,然後根據個體的天賦和傾向性,自然地對其進行栽培。這樣做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開發個體的能力;培養他們的內在內識,從而使他們自己能夠認識到他們的力量、天賦以及通過建設性的方式對這些進行表達的自然渴望。不過,這種教育形式非常地個性化,並對個體給與高度的關注。你們很難在一個大型科技社會裏看到這類教育,他們的個體僅僅是為了服務於某個特定的、預先指派的社會職能,除此之外,他們根本不重視個體的才能。

因此,在大型科技社會裏,自然存在著針對某些特殊任務的培訓。在此,一個個體被從父母身邊帶走,然後被編制到一個特別的教育計劃中,這種教育以培養一種特殊社會職能為目的,對這些個體進行徹底的塑造。你們不會在一個自由的、重視個體和個體潛能及創造力的社會裏看到這種教育。

這也是為何自由社會的規模要小得多的原因。他們不存在那些需要維持大型構架的壓倒性的社會需求。他們不會建立海外基地,那裏需要嚴格的一致性,因為在那種地方,民眾將必須面對來自大社區的外族影響和說服力量。因此自由國家往往規模很小,而且更加自成一體。他們必須保護自己的優勢,以防受到外來的影響和各種各樣權力的誘惑,在和與他們自身不同的其他族群的接觸中,這些影響和誘惑始終存在著。

由於對個體發展的重視,自由國家常常造就出高度的創造力。科學、技術、倫理、靈性的進步,在這些社會裏非常地顯著。這對社會的益處是非常巨大的,並給這些社會帶來了那些大型科技社會所欠缺的某些有利優勢。然而這些優勢會招致監視、興趣及不可避免的勸誘企圖。因此,小型的自由國家必須保持高度的審慎。因為他們能夠造就那些大型國家所不具備的有利優勢,所以這些優勢在那些採用不同社會構架的其他國家看來,具有巨大的價值和利益。這再次體現了,在大社區裏擁有財富和力量所帶來的問題。這也再次證明了,為何智者保持隱匿,為何智慧社會保持隱匿和高度審慎。

你們能夠看到,這些現實與人類的理想主義之間的巨大反差。人類的理想是自由地、公開地和宇宙分享自己的智慧;無論走到哪裏都希望去表達自我;無論走到哪裏都想分享自己擁有的禮物;到處去廣播自己的天賦、能力和成就。人類之所以還抱有這樣的動機和野心,是因為人類過去從未有過必要性,去發展高度的審慎力和辨識力。

可是如果人類想要在宇宙中發展為一個自由國家的話,它將必須保持高度的審慎,並且必須將自己的偉大天賦和成就,最大限度地保持在大社區的監視之外。假如你們發展出了先進的科技,先進的社會構架或職能,甚至是先進的藝術的話,這些也大都有必要隱藏於外族力量的監視之外。因為自由國家永遠被非自由國家視為一種威脅。自由國家的表達,永遠被那些既不實踐自由,也不認知自由的大型國家,視為是對他們利益的危害。

你們無法回避這一現實。你們也無法說服宇宙去接受你們的觀點和理解。如果試圖這樣做,那麼你們勢必會逐漸失去自己的自由和獨立主權。這再次證明了為何智者通過保持隱匿來保持智慧。為了保持自由,自由社會必須在大社區裏以高度的謹慎和辨識力進行運作。

可是,這與人類家庭普遍抱持的態度、理解和野心是多麼的不同啊!在你們的世界上,在人類大家庭裏,對於自由的發揮和表達是非常自然而美好的。可是,即使在這裏,你們也能看到,在那些不自由,或極度限制公民自由的國家裏,自由被視為是一種挑戰和危險。他們害怕個體性的表達,無論這些表達是否有益。這一問題你們即使在自己的世界裏也能看到。這一問題是有關你們給與個人多大程度的自由的問題。在大社區裏,個體自由是罕見的。在很多地方,它甚至不被認知。

在你們世界上,當你們面對改變的巨浪時,個體自由將會出於必要性,出於環境必需性而被削弱。面對資源的限制,國家財富的縮減以及不斷加劇的貧困問題,個體自由將因為必需性而被大大削弱。人類將必須培養起更大的社會道義和責任感。這是你們作為一個族群的進化過程的一部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因為它攸關你們將為自己創造的未來,以及你們與大社區展開接觸的模式。

因此人類的盟友們努力地倡導對於自由的維護,以及對於人類家庭的內在內識的覺知。他們希望,在他們的太空領域裏,看到另一個自由國家的崛起,這與其說是出於他們對於人類的愛,倒不如說是為了他們自身的安定和安全的考慮。他們很自然地為了自身的利益而在宇宙中倡導自由,並且,能夠在他們的臨近擁有另一個自由社會,對於他們來說非常之重要。他們同時也看到了人類進化為一個非常偉大族群所帶來的價值和潛能,在此,個體的能力和對社會的貢獻將會產生巨大的優勢。不過,要想實現這一願景並非易事。

因此人類的盟友將一系列簡報發到地球上,目的是為了讓人類對大規模接觸大社區所蘊含的風險和危險進行準備,為了強調對個體天賦和能力的發展,以及對內識——一個深刻靈性知識——的培養,因為它是任何自由族群存在的核心。人類擁有所有偉大的特質,能夠使它有機會在大社區裏,進化成為一個自由、獨立自主的族群。但是這對人類提出的要求是非常艱巨的,而教育更是重中之重。

考慮到改變的巨浪所帶來的各種艱難,包括環境惡化、資源縮減以及由此導致的糧食生產問題、民生必需品的配送問題、流行病爆發的可能性、戰爭和衝突的威脅,所有這些都意味著人類正在、並且未來將更加會面對非常巨大的危險。與此同時,來自於經濟集團以及其他在此尋求利益和勸誘的團體的外來干預危險,更加劇了人類所面臨境遇的複雜性。

有些人認為,自由國家應該來此保衛這個世界。可是那些自由國家,為了保持審慎,是不會這樣做的。並且,他們也沒有足夠的軍事力量。現在必須在宇宙裏贏得自由的權利的,是人類自身。正是人類家庭的意志、目的、承諾,將會使你們成長為一個自由族群。假如你們不得不生活在一個外族力量的庇護之下,那麼那個外族力量就必須在很大程度上,對人類的覺知和人類的政府進行管控。沒有任何自由國家有能力這樣做,而且其最終結果也不符合你們的最大利益。

你們必須成長起來。你們必須變得成熟、強大和審慎。這是邁進智能生命大社區所要面臨的挑戰和困難。這就是擺在人類面前的挑戰——它既是一個充滿危險的挑戰,同時也是一個帶來最偉大機遇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