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影響力和思維環境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08年6月12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宇宙中的生命
第四部 > 宇宙中的生命 > 第七章

當國家不斷進化,並達到安定和安全時,它會認識到:在與別國的交往中,武力的使用是不具建設性的。它不僅具有破壞性,而且埋下了未來衝突的種子。因為對於一個先進社會來說,資源是極為珍貴的,所以,武力的使用只是被當做最後的一種解決途徑,同時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途徑。因此,為了保護資源和重要設施,各國的焦點轉向了說服的力量和重要性方面。在你們自己的世界裏,這一重要性才剛剛開始被各個國家所發現。

戰爭是破壞性的。無論對戰勝方,還是對戰敗方,它都是具破壞性的,並且它播下了未來衝突的種子。這種破壞不僅是物質上的,而且還有對環境的破壞和對整個國民的性格上的傷害,因為他們飽受創傷。人類尚未達到足夠的成熟和智慧,去認知這一絕對性的真理。

因此,在大社區裏,公開的戰爭,尤其那種大規模的戰爭,是極其罕見的,特別是在那些安定而先進的國家之間,更加罕見。他們的著重點是在說服力上。因為大社區裏的競爭非常激烈——資源競爭,影響力競爭,貿易競爭,和政治力量和說服力的競爭——這些才是任何一個先進國家最關注的重點,無論他們是否是自由國家。

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是因為對安定和安全的重視。因此,競爭非常激烈,說服力以及說服力的重要性成為國家的最主要關注點,無論是自由國家,還是那些不自由的國家。這代表著宇宙中力量和技能的進化。當人類仍在使用武力,並在這一過程中對自身構建和資源進行破壞時,那些更為先進的國家,卻在使用遠比武力複雜得多的方式。時間證明,這種方式是非常必要的。

那些本性好戰並具破壞力的國家,在大社區裏是無法長久的;因為在這個人口高度密集的太空領域裏,任何如此行事的國家,都將遭遇其他國家的聯合抵抗。除了極個別例外,沒有任何國家能夠戰勝這種抵抗。假如一個國家面對著一千個國家的反抗,它該怎麽辦?假如它受到了貿易封鎖,它該怎麽辦?要想變得足夠強大從而可以趕超其他國家,你必須從自己的世界以外獲取資源,你必須擁有一個廣大的獲取資源的網絡。

在宇宙中那些不發達的地區,那裏只有極少的先進國家,而且並未建立起穩定的貿易往來;在這種地區,一個國家是有可能通過武力實現權力的。不過最終,它依然會遭受抵禦和聯合對抗。在一個未做地標的區域,一個帝國有可能統治著多個星系,可是,如果在它的統治區域裏沒有其他國家存在的話,那麽它最終會受到自身資源和流通隔離的限制。

這就是生命的一個簡單事實。它不斷走向成熟。它走過年少時的熱情和激進,邁進一個更加成熟而穩定的階段。但是,在這個更加成熟和穩定的狀態裏,競爭是激烈的,因此,對於洞察力和說服力的強調成為最大的關注點。這正在成為你們自身在應對競爭國家時所要採取的方式,以及在應對問題和困難時所要採取的方式。

因此,說服力和洞察力成為了關注重點。知道其他人在做什麽,察覺他們的活動,努力辨識他們的秘密和科技發展,識別他們的動機、溝通和外交——所有這些成了主要的關注焦點。

因為這一原因,很多國家培養了一類特殊人才,他們被稱為“觀者”。這些人並非具有靈性的優勢,但是他們在思維環境裏,擁有強大的技能。他們的任務是觀察、辨識和詮釋。在正常的貿易談判中,無論是書面的還是口頭表達的內容,都必須得到非常清晰的詮釋。必須辨析遠期的影響,必須分清優勢和劣勢。這些非常重要。儘管很少發生公然的彌天大謊或欺騙,可是卻始終存在著難以察覺的潛在操控。

各個國家不僅希望辨識彼此的動機和能力,同時還想辨識彼此的秘密、暗中計劃和遠期規劃。你們即使在自己的世界裏,也能理解這些。這也是你們世界的國家之間相互應對的方式。即使是那些關係非常友好的國家,也總是在觀察和監視著對方將要做什麽,以及辨識對方的優勢和動機。而在那些相互對抗的國家之間,不用說更是如此了。與你們的世界相比,大社區所不同的,是在技能水平方面,並且他們的辨識力和說服力更為強大。你們世界的國家尚未意識到培養觀者的重要性。

這些觀者,有的是預言者,有的是遠程觀察者。遠程觀察者是一種特殊類型的觀者,他們完全專注於定位某些設施,以及指出某個國家裏的一些特殊區域和活動。而在打擊犯罪方面,這種應用更是被發展到了很高的水平,例如在對付暴亂,應對非法毒品問題方面,這些在很多國家都是實際問題。

遠程觀察者非常重要。假如一個國家擁有一個秘密設施,並且另一個國家察覺到,要不是這一設施的確存在,就是極有可能存在;那麽他們會立即招來遠程觀察者,試圖識別出它的精確定位。因為對他國進行訪問是受到嚴格限制的,除非在那些建立長期融洽關係的國家之間,所以,遠程觀察者的職能變得更加重要。這是一種特殊的天賦。

觀者被用在見證談判、審查合約、見證外交事務以及參加議事會等方面。當然,他們還會涉入法庭事務,用於辨析證據和證詞的真實性。即使是那些沒有自由的先進國家,同樣也認識到科技的侷限性。慢慢地,他們開始認識到,思維環境裏的力量——影響思想和解讀思想的力量——超越了科技力量的範疇,而進入一個力量和影響力的新領域。

各國還在國防領域運用觀者,他們觀察即將來臨的任何可能的危險,或任何可能對國家形成挑戰或困難的變化。他們並非你們通常所講的分析師——利用智力、科技或思維模式,準確地辨析必須被認知的真相。觀者所運用的,是任何分析師從未使用過的完全不同的力量和能力。

有些觀者專門從事詮釋工作。他們和外交團體一起出訪,其工作並非對別族語言進行翻譯,而是詮釋他國的意圖、坦誠度、聲明的真實性、他們的強勢、弱勢、焦慮、關注和不安。這在和那些與自身完全不同的族群建立信任的過程中,是極其重要的。

即使是在那些建立了長期信任和夥伴關係的國家之間,同樣需要始終監視對方;這倒不是因為彼此內在的不信任,而是因為要監視別國對他們的貿易夥伴所產生的影響力。他們的貿易夥伴是否正在受到另一個外族力量的勸誘或迫害?那個貿易國是否具備社會和諧,是否存在不同政見運動,以及這些意味著什麽?儘管國家對內實施控制,並且很多國家實現了高度統一,可是不同政見和反對派依然存在,依然會發生社會變革。

人類只進化到處理內部問題的階段。它還從未應對過其他形式的智能生命,尤其是擁有巨大力量和能力——不僅是科技方面,而且是思維環境方面——的智能生命形式。從這個角度來說,人類依然是一個原始族群。它才剛剛開始認知思維環境力量的威力,剛剛開始認知科技所兼具的建設性和破壞性。而思維環境存在的廣闊新領域,才剛剛開始被人類國家的領袖所發現和重視。

因為你們在應對大社區外族力量方面毫無經驗,所以你們尚未培養起必要的辨識力,來辨析一個不僅外貌不同,而且各方面都有差異的族群的特質和意圖——他們以不同方式思考;擁有不同的價值觀;存在不同的關注重點;擁有不同的傳統、社會構架、歷史以及不同的經驗庫存。人類尚未認識到,宇宙中的力量,是指思維環境裏的力量。人類依然認為宇宙中的力量,是帝國之間的征服和相互毀滅。這代表著一種幼稚的宇宙觀。

保密、欺騙、辨識、機巧和說服——這些才是國家之間戰勝和壓倒對方的法寶。利用別國內部紛爭所帶來的弱勢;利用別國的神話、空想和宗教;辨析別國的意圖、秘密、能力和問題——這些代表著國家之間為了影響和戰勝對方,所運用的力量。

很多國家使用觀者,觀者肩負非常特殊的使命,作為詮釋者、遠程觀察者等,他們服務於國防目的,商務契約,以及觀察本國的內在需要和潛在動亂。自由國家同樣擁有觀者。這些觀者服務於同樣的目的,但他們得到深層內識的引導,這使得他們比那些非自由國家的觀者,擁有更大的力量和穿透力。這為自由國家帶來了力量和某種程度的優勢,而這些必須隱藏在外族的覺知和監視之外。

最終,宇宙中那些最強大的族群是完全隱匿的。假如他們存在任何貿易,那也是以最大的隱秘進行著,並且通常是透過其他支持他們,作為他們代理人的國家來開展的。如果你們在思維環境裏獲得了強大的力量,那麽你們的力量必然被其他國家所探求。你們的技能將受到其他國家的探求,並且那些國家將試圖勸誘你們,或通過承諾財富、榮耀或高尚的社會地位等——無論任何他們能夠提供的條件——來引誘你們,目的是得到對這些能力的控制權。

思維環境力量的最偉大表達,是遵循內識的引導的,它在動機上是完全道德,完全和平的。擁有這些力量的個體不會被降服或勸誘,然而他們依然必須保持隱匿。這是宇宙生命的一個最大的矛盾性,即使在你們自己的世界裏這也是真理:那些最有力量的人,那些擁有最強大技能的人,必須保持隱匿;否則他們只會遭到政治勢力、經濟集團或宗教勢力的利用。他們被當做工具,去實施一些不道德的、破壞性的活動。這就像一個擁有巨大物質財富的人,很難向外人隱瞞他的財富一樣。即使你製造一種貧窮的假象,你的物質財富的證據始終還是會表現出來。

因此,假如一個國家擁有巨大的物質財富和資源財富,並且它希望保持自由,不受外來干預或勸誘的話,它就必須最大限度地保守這些秘密,並且絲毫不表現出來。當然,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尤其當你被貿易國家所環繞,或當你從事貿易活動,而所有人都在不斷地追求財富和有利優勢時。這再次證明了,自由國家必須保持審慎和辨識,並且如果需要貿易的話,也要將貿易控制在非常小的範圍裏。

這對一個身處建立了社會秩序的密集居住區以外的國家來說更為困難,因為別國可以不受限制地對它進行干預。侵略行為有可能發生。相反,生活在擁有高度社會秩序的太空發達區域裏,則需要自控力。如果外來入侵行為受到禁止,那麽根據所處區域確立的外事準則,一個國家是有可能保持一種私密性的存在,並且極少受到外來監視。但是,即使在這裏,那些科技社會的觀者仍然試圖辨析自由社會所擁有的力量和能力。他們的監視,必須通過自由社會裏的觀者,予以抵制。這是在另一個層面發生的競爭。這是在另一個層面的說服力。它代表著在宇宙中擁有內識和財富所帶來的基本問題。

一個國家如果擁有內識和財富,該怎樣保持自由呢?這個問題沒有輕易的答案。這是生命裏的一種矛盾。並非所有的困境都存在解決方案。並非所有問題都有答案。因為人類尚未親身體驗,在自己疆域以外的一個競爭環境裏的生活,所以它還沒有進化到需要應對這一類的問題。但是,人類終將會面對這些。甚至就在此時時刻,你們就必須開始應對,因為這個世界正在受到經濟集團的干預,他們的倫理觀無法得到你們的認同,他們所採取的方式是完全利己性的。

這是成長的開始,也是在一個更成熟的層面來面對生命。最終,宇宙中的每一個族群都必須面對它。這是你們的天命的一個組成部分。

說服力的重要性對你們來說,非常顯而易見。可是當你們應對那些和你們的性情、智力水平和導向完全不同的其他族群時,說服力會變得更加複雜而艱難。你們族群內部的說服力是一回事,可是不同族群之間的說服力則完全是另一回事。你們的邏輯和分析可能完全不適用於他們。你們對他們進行說服的能力是極其有限的。他們的價值觀可能和你們的完全不同。他們因為其特殊的歷史和境遇,可能擁有一套很獨特的傳統、信念或擔憂。要想理解和領會這些,有針對性地進行溝通,並且對其產生說服力的話,你們需要一種遠遠超越人類外交所能達到的教育技能。

試著設想一下,你們正在試圖和一種長得像海豚的智能生命進行談判,只不過這種智能生命擁有科技,並代表著一個重要力量。你們想要就貿易,就建立貿易、外事或雙邊安全所需要的相關準則進行談判。那麽你們該怎樣進行談判呢?你們怎麽可能說服這種智能生命呢?哪裏是他們的弱點,而足以被你們所說服呢?他們的弱勢何在?優勢何在?由此你們可以看到,這需要高度的談判和溝通技能。

當你們參加一些大型議事會時——例如貿易協商會議,探討關於國際貿易或國際關係問題、犯罪問題、盜賣危險品、毒品或非法貿易相關問題——談判可能變得非常複雜。你們可能需要和五十個不同國家進行談判,所有國家使用長期發展起來的共同貿易語言。他們帶著自己的詮釋者和觀者。每個國家都努力參與溝通。有些使用語言,而有些不使用語言。所有國家都使用書面語言或符號。他們都理解那個長期確立的貿易語言,無論它是一種怎樣的區域性貿易語言。你們怎樣能夠達成協議和共識呢?這使得談判過程非常漫長而複雜。然而儘管存在這些問題,可是通過辯論和時間,的確能夠找到達成事務的方式。

這裏既存在溝通,也存在說服。說服要求一套非常精煉的技能。你們希望另一個國家能夠明白你們的觀點;你們希望另一個國家能夠重視你們的價值觀;你們希望另一個國家能夠同意對你們有益或你們所期望的條款;你們希望另一個國家能夠做某些事情,而不去做另外一些事情;你們希望達成協議和建立協商。

這需要說服力。這種說服力不僅建立在一個國家的辯論能力上;它還建立在對另一方的理解力和能力,另一方的特質和導向,另一方的強勢和弱勢的覺知上。說服力既可能是基於完全有益的宗旨而展開,也可能完全基於利己的目的,只為本國利益考慮。

因此,在像你們周邊這樣高度聚居,貿易長久建立的區域裏,創新來得非常緩慢。一旦某一實踐或體系得以確立和維持,要想對它進行改變是非常困難的。如果對於大部分參與者來說,它被證實是穩定而有益的,要想改變它則非常困難,任何提出或引入的創新或改進都有可能遭到嚴重的抵制。甚至一些必要的改變或有益的改變,也會受到強烈抵制。越多國家和個體參與,就越難達成共識。除非整個網絡或大型貿易協會遭到了某些外來力量的明顯威脅,否則要想對貿易和行為的方式或規則實施改變,甚至只是進行改善,都是非常困難的。

在此你們應對的是擁有非常不同的社會構架的國家。有些構架在你們看來是極其恐怖的。那麽你們該怎樣和處於這些境況裏的個體進行溝通呢?你們想試圖去改變他們嗎?你們想試圖去改善他們嗎?你們想向他們提議一些不同的措施嗎?他們會對此保持開放嗎?他們是願意對此給與考慮,抑或是把你們的建議視為一種侮辱和冒犯呢?你們如何保持信任呢?你們該以怎樣的方式來提出一種改變的可能性,同時又不會讓他國感到被挑釁了呢?在此,外交手腕的把握是非常重要的。

當你們周邊的一個國家表現出不恰當的行為,做出破壞性舉動,對周邊大社區造成了不良的、威脅性的影響時,你們該怎麽做呢?你們該怎樣應對一個正在經歷內部動亂,甚至是變革的國家呢?你們是參與其中呢,還是做個旁觀者?你們會提供任何建議嗎?你們會重視反叛方嗎?你們認為這一變革是否有益呢?

你們該怎樣面對一個,以一種你們認為恐怖的方式,對本國公民採取極端鎮壓的國家呢?你們會維持外交關係嗎?你們會維持貿易關係嗎?你們會試圖施加影響力嗎?

假如另一個國家擁有你們迫切需要的財富或資源,你們會怎麽辦呢?你們該怎樣說服他們,和你們建立商務關係,並重視你們拿來用作交換的資源呢?

通過這些小小的例子——當然還有多得多的例子——你們將開始看到:這裏所涉及的複雜性和困難,為何談判如此漫長而拖延,以及為何試圖改變你的商務夥伴或共同防禦體系國家的思想或運作是如此的困難。

為此,各國投入大量的精力在外交關係上,並且借助觀者的能力。觀者的使用,有的時候是公開的。不過有些情況下,觀者的存在,被認為是一種不信任舉動。在很多大型決策會議裏,是不允許使用觀者的,因為這既被視為一種不信任行為,也被視為是一種不信任的證據。

這些體系會容忍某個國家的不公正,以及某些國家的壓制性特質,因為從貿易和安全的考慮,它們需要這些國家的參與。這是一個非常不完善的體系,存在著很多令人遺憾的疏漏。

這也是為何自由國家,努力避免這些大型經濟事務的另一個原因。然而,即使對於他們來說,外交關係同樣是最為重要的。觀者的運用是最為重要的。能力強大的詮釋者的運用也是最為重要的——目的是為了確保自己的地位;為了建立自身的獨立主權區域;為了防止入侵;為了實現整體安全,不僅為本國,也是為了整個區域;為了應對嚴重的生物感染問題;為了參與必要的基礎貿易;為了替本國民眾獲取最新研究的藥品和食品生產技術。所有這些都是非常根本性的問題。

對於自由國家來說,即便他們在實現獨立自主方面獲得了巨大成功,他們依然存在一些自身無法滿足的需求。那麽,該怎樣從事貿易活動呢?誰是值得信賴的貿易夥伴呢?你們該怎樣才能從事貿易,同時又阻止外族出現在你們領土上呢?假如你們採用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假如你們比周圍的國家更為自由地生活著,那麽你們該怎樣應對他們在你們環境裏的存在呢?你們該如何呈現一種和善的形象呢?你們該怎樣向那些不自由國家,展現自己的不具威脅性呢?

正因為這些困難,所以思維環境的力量和關注變得非常重要。思維環境是思想和影響的環境。在這個環境裏,你不僅將自己的想法導向某個特定的個體,你還能夠製造“思想體”。思想體是強大的有組織的思想,它能夠對他人的思想和情緒產生影響。思想體不是真實的物體,但它的作用方式類似於一個物體。

例如,在思維環境裏,為了阻止一個觀者的進入,你必須建立一個屏蔽。你必須運用對抗力量來阻止一個觀者的入侵。不同國家的觀者之間,的的確確,是在進行著抵禦對方行動和辨識的鬥爭。假如另一個國家認為你們國家擁有一個他們感興趣的強大秘密設施,那麽你必須製造一種對立思想,來表示根本沒有這麽一回事。假如他們試圖定位某個的確存在的東西,那麽你必須說服他們,這個東西事實上被放在別的什麽地方。

這是存在於另一個層面上的活動。對於觀者來說,他們不僅有責任去觀察,還有責任在思維環境裏,防範他人的入侵。觀者必須能夠投射一些,你們希望另一個監視你們的族群能夠獲取的形象或關聯,其目的不僅是為了保守秘密,同時也是為了向外族展現,你們所希望展現的一種特定的、受歡迎的形象。

由於跨國旅行受到嚴格限制,因此對別國進行遠程觀察的能力變得非常重要。由於你們無法隨心所欲地到訪其他世界裏的任何地方,因此對其他世界進行觀察的能力變得非常重要。同樣,對於那些國家來說,他們阻止你們對他們世界進行觀察的努力,也非常重要。尤其對於那些希望保持獨立主權的國家來說,這更是關鍵。假如你只是另一個權勢的附屬國,那麽你就沒有秘密可言,同時也別無選擇,因為你的自主權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這一問題涉及對各種技能的適應和培養。當你從一個青少年成長為一個成熟的成年人時,如果你想在一個成熟環境裏取得成功的話,你就需要辨識力、審慎力以及各種技能的發展。假如你依然像一個青少年那樣行事,那麽其他人將不會尊重你,他們將利用你,而你將因此承受很多後果,並且很難獲得社會權力。

所有這些問題都和帶來貿易機會的外來勢力和族群的出現相關。你們該怎樣應對他們呢?他們是誰?假如他們的國土位於你們正常旅行所及的範圍之外,你們該怎樣了解他們呢?你們該把他們納入你們的關係網中呢,還是把他們排除在外?他們真的是善意的呢,還是別有用心?他們會帶來生物感染危險嗎?如果會,那麽該怎樣抵禦這種感染呢?他們的優勢是什麽?弱勢是什麽?他們的動機是什麽?假如他們是作為另一個由多國組成的區域的代表,那麽那是怎樣的一個組織構架呢?你們該怎樣和他們接觸呢?他們的影響力是什麽?他們擁有怎樣的力量?他們在思維環境裏的強勢在哪裏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因此情勢非常複雜。

假如出現了科技上的不平等,那麽必須盡快地去彌補所存在的差距。因此在一個區域裏,往往存在著一種科技上的均衡,儘管各個國家保有著各自的機密——那些他們不想被分享、抄襲或被反過來用於對抗他們的秘密的技能和能力。

科技可以被購買、抄襲、剽竊,它可以通過所有這些方式來獲取。因此,當一個國家發展了新科技時,用不了多久,這個區域的所有人都擁有了它。保守機密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假如你保守機密,那麽你就無法去使用它。假如你使用了,那麽很快其他人就會知道,從而失去了在與其他國家談判和外交中的潛在優勢。

因此,沒有任何國家擁有絕對的力量,因為你無法長期地保持它。它會因為內部的分歧、內部動亂或因為資源獲取問題,而遭到破壞。它的技能和力量將被他人所察覺、拷貝,它的技術被他人所剽竊。為了達到安定和安全,大部分國家在開發了他人不具備的某些技術時,會選擇分享或出售他們的科技。要想保持機密是非常困難的,而且假如你試圖這樣做,那麽會引發猜疑、不信任、質詢和辨識。

除此之外,大社區裏還存在著對別國內部運作的興趣——他們的社會構架、他們的社會問題、他們的領導層正在經歷的困難等等。傳聞由此而產生,並出現各種各樣的揣測。各國會對別國的怪癖、社會問題和貪汙抱有極大興趣。這會促進一個國家對統一性和優越性的感知。另外,這也是源自於智能生命天生的好奇心。因為智能會引發好奇心,這也是集體性繁育所面臨的問題之一。你該怎樣防止一組繁育人群,因為看到周遭的事物,而變得好奇、發生興趣、受到刺激或挑逗呢?

智能引發好奇心。它同樣也會使一個個體面臨更大程度的影響和刺激。各國對彼此的怪癖、困難、貪汙、問題、衝突等等抱有很大興趣——這不只侷限於一個政治角度,不只侷限於政府內部,而且同樣存在於普通公民內部,因為他們喜歡讓自己沈浸於他人的問題,或對他人問題的猜疑中。

因此,這自然而然會產生很多傳聞。並且大部分傳聞均被公之於眾。大型國家——假如他們由獨立的公民所組成——建立了受到嚴格控制的大規模的媒體網絡。儘管如此,仍然會不斷浮現傳聞,甚至是真實的機密,並且這很難逃過公眾的監督。在更為自由的國家裏,只有極少數的機密不讓民眾知曉,這樣做的目的是減少猜測,並實現建立在智慧和民眾對安全和福利的共同關注的基礎之上的統一。這與那些不自由的國家相比,代表著一種完全不同的焦點。

人類正在邁進這個在思維環境裏充滿說服和力量的太空領域。因此,你們必須保持高度審慎。因此你們不能像現在這樣,通過傳輸設施將你們整個社會向太空裏廣播。因此你們未來必須擁有身懷技能的觀者、遠程觀察者和詮釋者,無論是在處理內部事務上,還是在應對大社區裏運作所面臨的巨大挑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