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原版口述啟示(英文):

下載 (點擊右鍵下載)

上帝信使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12年12月7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錄音

你在这个音频录音里听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声音。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第一部 > 新信使 > 第六章

把一個來自上帝的新訊息帶進世界,需要一個為了這個更偉大使命而獨特設計的人,一個來源和天命有別於他周遭所有人的人,一個甚至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就進行了獨特且非常聚焦的準備的人。這個人將必須滿足偉大期望,天國本身的期望。

為了讓這得以實現,這個個體將必須滿足某些要求並通過某些考驗。因為當任何人進入世界時,他們都進入影響力的世界。他們進入一個艱難的世界——一個生存的世界,一個社會接受的世界,一個挑戰的世界,一個你將不被認知且不被認識的世界,除非可能以某種方式被你的家人。可是即便在此,你的更偉大宗旨和使命,在幾乎所有情況下,將不被認知,哪怕是那些撫養你以及和你一起長大的人們。

一個偉大信使現在在世界上,可他是隱匿的,你看。他隱藏在一個隱形面紗後面——一個常態的面紗,一個平凡的面紗,一個簡單的面紗。他並非一個將讓他周遭每個人震懾和驚異的人。他將行走在人們中間,不被大眾認知,只不過是另一個人。或許在某些方面有趣,但並非以大多數人認知的任何方式出眾。

就此而言,他和其他所有信使一樣,有著非常普通的外表,會消失在眾人裏。盡管圍繞古代的早期信使們,有著所有的故事、奇跡和驚嘆,可他們是非常普通外表的人。他們不會驚詫和震驚每個看到他們的人。或許他們令人吃驚,顯然他們不同尋常,尤其當他們的更偉大角色開始顯現時。那時他們變得真正獨特。

這對他們來說依然是一個非常艱難的任務,去宣稱他們的訊息,有效地溝通它,並開展將在他們面前展開的旅程——一個巨大艱難的旅程,一個他們會被誤解、他們的話語會被誤用的旅程,一個困惑的旅程,一個沒有地圖的旅程,一個沒有明晰路徑的旅程,在此他們將必須在這個世界的荒野裏找到他們的道路,被社會和每個人的所作所為包圍著,一個困惑和自相矛盾的荒野,開啟一個有著巨大重要性和來自派他們進入世界的那些存有的高度期望的獨特歷程——一個失敗將有著巨大後果的旅程,不僅對信使,而且對他們時代及超越那個時代之後的數千、數百萬民眾。

誰能肩負這樣一個負擔?誰能滿足這樣一個要求?誰能遵循這樣一個令人費解的路徑,開展一個他們周遭無人在開展或能夠開展的旅程?

為此,他們將必須外表平凡。否則,社會會試圖利用他們。人們會贊頌他們。人們會想從他們獲取東西。他們會被社會和文化誘惑。美麗、財富和魅力的誘惑會幹擾他們的準備,漫長和非凡的準備。那會把他們拉進其他某種角色,遠低於他們,遠在他們真正領域之外。

沒人能夠真正充分理解信使的角色和旅程。這在今天是事實,因為這一實相並沒有改變,只是事物的表象改變了。

一個新信使在世界上,攜帶一個來自上帝的新訊息。他必須走過這個漫長和令人費解的旅程,一個有著不斷增加的責任和負擔的旅程,因為旅程的大部分,他不知道他將必須開展的路徑的意義、宗旨和結果,這將把他和其他所有人區分開,一個不只是神奇和驚嘆的旅程,而是有著不斷增加的挑戰和巨大的責任重負。

因此信使們必須蒙上面紗,否則人們將認為他們是別的什麽,為了別的事情利用他們,給他們不正確和不恰當的關註。

為了讓信使得到發展,他必須能夠不被認知地行走在世界上,以見證世界,體驗生命和生活在分離裏的塵俗和悲劇。

雖然他會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受到保護,並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指引,可是會存在漫長的時期,那些派他進入世界的存有們似乎失蹤或不存在——獨自一人,遵循著一個令人費解的光,一個些微的召喚,他只是偶然聽到,其他人聽不到,除了很少數註定加入他和協助他的人之外。他們也能聽到召喚,但他們不知道它意味著什麽,或它將帶他們去哪裏,或它對未來的更偉大意義。

這和過去的偉大導師、偉大信使的故事是多麽不同,他們受到贊譽甚至神化,他們的每個行動充滿意義和神奇,他們似乎給他們周遭的每個人留下非凡印象,他們似乎示範著超常的能力、美德和品質,甚至在他們的青年時代。人們無法理解他們是如何蒙著面紗,以及他們為何必須蒙著面紗,以了解生命、受難、喜悅和簡單。

因為,你看,信使必須簡單。他不能充滿驕傲和自恃重要。他不能認為自己高於和超越其他所有人。因此他早期生命的大部分是凡俗和普通的。

信使必須謙卑,因為他必須服從被賦予他的使命,服從把它賦予他的那些存有,服從所有宇宙之主,祂把它發送給這個人,以帶給需求中的一個世界——一個並未準備好接受他的存在或他的宣言的世界。

一個受到驕傲和自大驅使的人會在這裏迅速失敗,變得怨恨和復仇,譴責世界。可信使不能這樣。這會讓信使失去資格,你看。

因此這是這個時代和未來時代的信使,帶來一個一千多年來未被帶進世界的訊息,一個如此重要的訊息,回答這個時代和未來時代的需求,帶給民眾一個超越他們當前理解和覺知的實相,講述未來的生命,以及人類必須做什麽來進行準備,以面對正在降臨世界的巨變,面對它和一個充滿智能生命的宇宙的相遇。

他的訊息必須是完整的、拓展的和包納的,因為他現在將對一個世界社區講話,而非只是對一個部落、一個團體或一個宗教。他將同時對全世界講話,而非只對他自己的文化或他孤立的團體。

他的訊息將必須和每個人及他們所有的境遇相關——無論貧富、東西、南北。他的思想將必須拓展到包納一個宇宙生命大社區實相和對人類的一種巨大智慧和慈悲。

這將遠遠超越古代信使們必須構思的任何事情。是的,他們是他們時代的真正信使。是的,他們為他們的旅程和使命進行了準備。是的,他們必須面對他們的生命帶給他們的所有艱難以及缺乏接受和認知。

可是今天的信使將必須攜帶一個更偉大理解,一種更偉大能力。他將不只面對來自地方權威的拒絕,而是來自整個世界的地方權威——挑戰世界宗教,挑戰世界假設,挑戰人們的自滿,挑戰人類的方向以及它所有自我安慰和自我確信的想法,鑒於人類的未來,這些只會是巨大危害。

這個人,就在世界上,他沒有地位。他受教育但沒有受過度教育。他非凡,但一個人必須超越表象去看才能認知這個。是他的角色和他的宣言和他的禮物讓他非凡。

這對於所有信使來說總是如此,你看,正因為如此他們的旅程從某種程度來說如此艱難。他們有著地球上任何人所擁有的最艱難任務,但他們同時也是地球上最重要的人,當然是他們時代以及後來時代的最重要的人。

天國認同的重要性,並非信使將在世界上找到的重要性。他將被拒絕。他將被否認。他將不符合人們的期望,因為那個面紗,信使的面紗——謙卑的面紗,看似凡人的面紗,柔軟易感的面紗,簡單的面紗。

是他內在的以及和他同在的,他的來源和他的天命,將他置於一個如此獨特和重要的位置上。可是為了看到這個,一個人將必須認知某種東西,聆聽他的宣言並接收他帶進世界的啟示。或許唯有那時,他們才能開始理解信使的負擔和信使的旅程。只有當他們分享這一旅程,當他們從他們自身對訊息和信使的直接體驗裏理解這一旅程時,這才能被理解。

對其他所有人來說,他只不過是某個做出宏大宣言的人,某個似乎自大地挑戰他們的核心及根本信仰和期望的人。他並非他們所期望的一個信使應該成為的超級明星,超人。他不會到處表演奇跡來打動不知者並贏得那些否則無法接受他的人們的接受。

你無法買到這一認知。你無法購買它。甚至奇跡也無法獲取它的事實。因此,耶穌被誤解。佛陀被誤解。穆罕默德被誤解——不僅被他們時代的民眾,而且被所有時代的民眾。是他們的謙卑,他們的人性,他們的臣服,他們的準備以及他們旅程的巨大艱難和挑戰,真正開始揭示他們非凡的本質、宗旨和設計。

你現在受到祝福生活在一個啟示的時代;一個或許每千年才到來一次的時代;一個對人類家庭來說有著重大艱難、挑戰和改變的時代——人類現在面對著來自內在的瓦解和崩潰以及來自外在的幹預的最重大挑戰,現在面對著人類作為一個整體過去從未認知的挑戰。

針對這個嚴重和危險的時代,上帝給人類發來了一個新訊息,來尊重世界的宗教,確立它們共同的本源,從人們喚出他們攜帶的偉大:上帝賦予每個人的內識力量,來指引他們、保護他們並引領他們走向服務世界的一個更偉大角色。

可上帝還派來了一個信使,他內在攜帶著訊息的一部分,沒有在經文裏,沒有被錄音,沒有被書寫。他是啟示的組成部分,你看。可他在面紗後面。你必須深刻和坦誠地看,才能超越這個面紗看見。

他不能被用於富足人們。他不能被用於滿足人們。他不能被用於制造他周遭人們的一種虛假重要感。他不能被用作一個國家工具。他不能被用於提升人們對財富、權力和魅力的渴望。

因為他蒙著面紗。你可能坐在他身邊而甚至沒有註意到他,正如很多人那樣。他可能在路上走過你,而你沒有註意到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剛剛經過你,一個對你的生命有著一個如此重要以至難以描述的禮物的人。

針對這個時代和後來時代只有一個信使,因為只有一個人接受了準備,只有一個人被派來。其他人可能為自己宣稱這一頭銜,可唯有天國知道誰為了這一宗旨被派來。

為了認知他,你必須聆聽他——他的宣言,經由他的智慧禮物:來自上帝的啟示通過一個人被帶進世界,他肩負著如此巨大的一個負擔。它從情緒上擊垮過他。它從身體上擊垮過他。它危害過他的健康。它給他一種艱辛,一種隱形的、未被認知的艱辛。

這不是生存的艱辛。這不是自我滿足的艱辛。這是攜帶一個偉大訊息的艱辛,它必須在很長時間裏保持不被認知,直至信使做好準備宣布和呈現他用30年接收的啟示為止。

你將被召喚走向訊息和信使,你和他人。如果你被召喚但無法接收,你將成為批判者。你將成為一個批判者——無法掙脫,但也無法真正做出回應。你將成為一個批判者,一個誹謗者。

如果你能回應,那麽你的生命將開始改變。如果你能接受這個路徑並開展通向上帝在你內在賦予你的更偉大內識的進階,那麽你將開始讓自己為一個更偉大生命進行準備,讓自己擺脫你先前的存在以及所有在那裏束縛你的東西。

如果你有機會在信使身處地球的剩余歲月裏去會見信使,那將是對你的一個偉大祝福。可是當你真的見到他時,你將看到那個面紗。他將是一個蒙著面紗的人。他將不會揭示他內在的東西。他將不會向你展示他關於你和你的生命所看到的,除非罕見情形下,並且除非你會成為啟示的一名真正學生。他將不會回答你的問題。他將不會滿足你的需求。你無法利用他作為一個資源,盡管你可能會嘗試。

他的面紗保護著他,讓他在一個不純凈的世界裏保持純凈,確保他的謙卑和他的力量。它為他提供他的謙卑、他的慈悲和他對人類家庭的愛。它強化著他,不僅忍耐接收啟示的漫長道路,而且忍耐將它呈現給世界的艱難,這個世界對上帝和創造左右矛盾著,活在當下而不考慮未來或個體生命、民眾生命的後果。

信使必須接受他將不被認知,他的訊息將不被很多人激賞。他將必須面對那些受到吸引但無法接收的人們的嘲諷和譴責。他將必須看著人們的盲目拒絕,他們依附於他們的哲學、他們的神學和他們的宗教信仰,他們被他們堅定和固著的觀念蒙蔽著。他們甚至在上帝的使者來到地球時沒有認出他。即使他們是宗教性的或認為他們自己如此,可他們甚至無法認出信使。

無知、愚蠢、自大——信使將必須面對所有這些,而不失去信心或變得怨恨。這需要怎樣的慈悲和克制,你幾乎無法想像。帶來上帝給人類的答案的他,將看著它被掠奪和被拒絕,被忽視和被嘲諷。可他不能失去信心,他不能失去他對人類的慈悲和他對人類的信念。

那個坐在生命邊線上、幾乎沒有進行參與的你,很難想像帶著如此一個禮物和如此一個艱難任務來到世界意味著什麽。

信使在尋找某些將成為首批回應者的人們。而對其他所有人,他必須等待。他不能在那裏參與。他將召喚某些人走向他們的更偉大宗旨和天命。他們中的一些人將無法做出回應。他在整個路途上將必須面對健康問題和缺乏支持,因為他的旅程如此嚴苛。

所有這些都是信使的實相,隱藏在一個普通外表和一個簡單生命的面紗後面。這裏沒有宏偉的自我主張。這裏沒有把個人確立為偉大、宏偉和顯要的企圖。唯有訊息和宣言確立著他是誰,他是什麽,以及他為何在此。他自己不會這樣做。

成為眾人奉承和敵意的焦點,顯然不是一種光明和幸福的預期。帶來某種純粹的東西而它在世界上被掠奪,是一種痛心的預期——講話而不被聽到;奉獻你的禮物而不被接收;講述人們的需求而他們轉身離去;奉獻前途、力量、真理和正直的禮物而它被拋棄;帶進世界那唯一偉大的啟示而人們認為它只是一個教誨他們的教程,一個讓他們利用的資源,以提升他們的美麗或他們在世界上的重要。

顯然沒人願意來到世界必須做所有這些。這是一個多麽吃力不討好的旅程,這個人肯定將受到誤解和曲解。可是信使來了,因為他一直被克制著,因為他必須不被認知地肩負負擔這麽長時間,所以他謙卑,他堅強,他不帶假設。

他看到人類的愚蠢。他看到人類的自大。可是他不譴責每個人和每件事,而是帶來能夠為人們重建他們在世界上的真正力量、高度和宗旨的禮物。

這是信使的面紗,可它同樣必須在一個較小程度上成為你的面紗,因為你在學習接收某種純粹和美麗的東西,能夠不帶憤怒和譴責地把它呈現給世界,能夠接受和面對拒絕,能夠尋找那些能接收的人而不詆毀那些不能接收的人,能夠開展並非你自己制造、而是為你準備的一個旅程。

因為所有將協助信使並攜帶啟示以其純粹的形式進入世界的人們,都將必須發展這個面紗,這個力量,這個臨在。他們同樣必須在某些人周圍和某些地方保持隱匿。他們同樣必須在他們的心靈裏抱持內識之火,不讓世界從他們拿走它並利用他們。他們同樣將必須理解信使的典範,甚至遠遠超越他的生命之後,看到它的示範,它對他們的相關性和重要性,以及他們必須如何學習身處世界——一個真理和愚蠢的世界,一個誤解和錯覺的世界。在此你不需要一個英雄去崇拜,而是需要一個典範去遵循。

因為為了意識到你在世界上的更偉大宗旨,你必須理解我們今天在此所講的。信使的生命和示範將幫助你,盡管你並未被要求肩負如此一個巨大負擔或承擔如此一個艱巨和非凡的角色。

正是信使的謙卑,信使的力量和慈悲,將顯示他的更偉大宗旨、本質和角色。如果這能被認知,那麽它對個體、對你的價值將是巨大的,因為這些是你被召喚去做的。這些是你能做的,你必須做的,如果你想實現服務需求中的世界的一個更偉大生命的話。

這是信使給你的禮物的一部分,你並非只是想法的一個消費者,你將不會只是利用啟示作為你自身需求的一個資源,而是認知你幫助將它以它純粹的形式帶向世界的責任所在,而不把它和其他事物交織或結合起來。唯有那時你將開始充分理解信使的面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