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旅


上帝信使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11年3月2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靈性從根本上說,是對自由的追尋——離開某些東西的自由,和走向某些東西的自由。

以這種方式來看,畫面變得更完整。因為你在世界上擁有一個更偉大天命,一個身處此地的更偉大宗旨,一個你現在沒有活出的宗旨,無論你做怎樣的定義和宣稱。讓你擺脫你現在在過的生命,去為一個服務世界的更偉大生命進行準備,這代表了所有靈性發展的核心和精髓。

當然,人們把很多其他目的帶入他們的內在生命和他們對神聖的信仰——取悅上帝,擁有良好社會地位,成為宗教或教會社區的一名可敬成員,遵守戒律,成為虔誠者或是成為叛逆者。無論你處於什麽位置,你依然還沒有沖破你先前的狀況。

你或許擁有良好的信仰。你或許參與靈性修習。你或許在寺廟、教堂或清真寺裏俯伏敬拜。你或許參加所有的宗教活動,把你的房子填滿宗教用品和符號,可是你依然沒有擺脫你先前的狀況。

這攸關你的內在自由和你的外在自由。你在努力擺脫某些東西並走向某些東西,因為你擁有一個天命,因為你擁有一個更偉大宗旨。

為自由的抗爭,存在於很多不同層面上,並代表著個體內在的核心動機,只要他們對自身內在的內識保持坦誠和忠實。為政治自由的抗爭,為經濟自由的抗爭,為社會自由的抗爭——人類精神不滿足於被束縛,被奴役,只是一味地遵守文化、政治和宗教的指令。

你必須看清你自身對自由的動機,無論你的境遇如何,無論你生活在什麽國家,無論政治氣候或社會氣候如何,無論它寬容還是不寬容,自由還是保守。你在過你知道你必須要過的生活嗎?這是問題所在。你答案的坦誠性將非常重要。

上帝可以為你提供開展內識——你內在的更深刻智能——進階的途徑。但上帝無法控制你告訴自己什麽,或你允許他人告訴你什麽,或去影響你在你自己的理解裏所做的妥協或是你為了獲取你認為你從他人那裏想要和需要的東西而做出的妥協。

因此,對自由的沖動,對自由的渴望,以及對你必須宣稱一種更偉大自由的確定性——所有這些必須來自於你。這是困難和挑戰的。它將威脅你的安全,你的想法,你的自滿以及你與他人相關的安排。它會挑戰你想從他人那裏獲得的肯定,你的社會地位和你在家庭裏的位置——所有一切。

可是,你看,從根本上說,你身處世界是為了成就一個更偉大使命,為這一使命準備自己,為這一使命解放自己,獲得力量、勇氣和正直以開展這一使命,並獲得自由擺脫那些妥協你和阻礙你的東西,這樣你就能夠擁有自由獲得參與一個更偉大生命的機會。

如果你能夠在一個更深刻層面,在內識的層面上對自己保持真正的坦誠,那麽這就是你將面對的真理。但這是一個深遠的真理,它遠遠超出人們思想、考慮以及告訴他們自己的東西。人們想要幸福。他們想要安全。他們想要舒適。他們想要同伴。他們想得到他人的肯定。他們想受到喜愛和欣賞。他們想擁有快樂。他們想擁有安慰。

想要這些東西並沒有錯,但你內在擁有一個更偉大動機,它無法通過對其他任何東西的追求而被妥協。這代表了你的首要和基本承諾。

如果你能夠質詢你所有的渴望、恐懼、喜好、需求和假設,那麽你就會來到這個根本性真理,即有某種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你去做。你無法創造它。你不知道它是什麽,但它就在那裏,你必須找到一條道路去找到它、發現它並在世界上表達它。這是核心渴望,核心意誌,核心需求——你靈魂的更深刻需求。

當然很多人不會走這麽遠。他們想要容易的東西,簡單的東西,愉快的東西,舒適的東西。他們不會觸及很遠。他們不會以任何深度質疑自己。他們想要舒適和安慰。他們不想非常努力地工作,或是放棄他們所擁有或他們認為他們必須擁有的任何利益。因此他們的正直喪失了,他們對自己、對他們靈魂的更深刻需求是陌生的。

當然,你到處都可以看到這點。這是人類的狀況。你看到它在更富裕國家裏最悲劇性地顯現著,那裏的人們與地球其他任何地方相比,已經在很大程度上獲得了政治自由和社會自由。但是他們沒有利用它。他們沒有宣稱它。他們沒有抓住這賦予他們的偉大機遇。因此,他們尋求舒適和快樂,在浪漫和嗜好裏放縱自己。他們努力攫取財富,讓自己迷失在興趣和紛擾裏。這是多麽悲劇性的浪費,那些擁有的人們在浪費他們所擁有的,而那些未擁有的人們在不顧一切地尋求它和需要它。

正因為如此,內識的力量和臨在就在你的內在。上帝賦予了你一個更深刻智能。它代表著你從未從上帝分離的那個部分,因此,它可以成為你內在的造物主之表達的一個源泉——你與神聖的聯接。

內識不受愚弄。它不受誘惑。它不對妥協回應。它在此肩負一個使命,那個使命就是你的使命。它不會滿足於其他任何東西。即使當你滿足了生命的基本需求,它仍將推動你走得更遠更深。它不會讓你滿足於其他任何東西。即使你獲得了你認為你想要和你必須擁有的所有東西,這種不滿足將驅使你向前。因為你必須自由地走向某些東西——去遇見將成為你使命組成部分的人,去發現那個使命必須在何處得到表達以及它必須如何得到表達。

這些不是你能在你的智力裏弄清的事情。它不是一種智力追求。你盡可以去嘗試理解它,可是你做不到,除非你開展那個旅程本身。它是一個自由之旅。

你在這個旅程上走多遠,取決於你自身內在所擁有的坦誠水平。你如何表達這一自由,你將這一自由推進多遠,取決於你的自我覺知和你自身內在的坦誠。

在此,坦誠對於自由之旅來說,是如此重要。不坦誠是如此容易,尤其當你獲得了富足,當你獲得了世界上很少人擁有的舒適。文化將告訴你去追求財富、幸福和快樂,婚姻和家庭——你在周遭所看到的這一切,都往往不受質疑地被盲目遵循和遵守著。甚至你們社會裏的叛逆者們都在遵守著它,因為他們還沒有沖破藩籬。

人們以為他們知道真理。他們以為他們知道他們想要什麽,因為他們試圖利用智力來決定他們生命的宗旨、歷程和方向。可是智力是一個暫時性的事物,它是一個非凡的溝通和評估工具,但它無法辨識關於你生命的更偉大真理——你為何在此,以及誰派你來的。對此,你必須超越想法、信仰和假設,進入一種更深刻體驗。

上帝把內識置於你內在,從而讓這成為可能。它不受社會熏陶的支配。它不被世界說服所說服。它不向那些你認為你必須取悅和你必須服務的人們彎腰。它是慈悲的。它是徹底坦誠的。

在此,坦誠並非是知道你所感受的,而是去感受你所知道的。這講述了一個更偉大層面上的自由——不只是實現安全和保障的自由,不只是擁有社會優勢和舒適的自由。而是為了某種更偉大事物的自由,它推動你向前。它承認你擁有的很多東西,你擁有的很多祝福,你已實現的成就以及你們社會的所有禮物,無論那是什麽。可是,自由之旅在推動你走得更遠。

光是擁有是不夠的。你必須認知。你必須實現與你自身內在內識的更深刻聯接。你必須開始過你被派到這裏要過的生命,因為世界上沒有任何其他東西能真正滿足靈魂。

在此你必須繼續推進。現在你想擺脫你自己思想裏的東西——擺脫恐懼,擺脫妥協,擺脫自我毀滅性的行為和態度,擺脫對無法辯護的事情的辯護,擺脫對他人的取悅,擺脫你自己的社會行為,它們很少是坦誠和真實的。你在尋求與自己內在的一種更偉大參與的自由,以及與世界的一種更偉大參與的自由,當世界的需求和危機升級時,它在召喚你。

這種推動,這種需求,這種觸及,對你來說是絕對自然和必要的。然而你會發現,你的朋友並不分享它。他們想留在後面。他們不想攀登這座高山。他們想要幸福。他們想要舒適。他們想管理他們已然擁有的。他們不想質疑他們在做什麽。他們不想質疑他們的價值觀。他們不想質疑世界正在發生什麽。他們害怕它!害怕它會從他們喚出某種更偉大東西。

每個生在這個世界的人都走在這條自由之旅上。然而大部分人因為壓制性的環境無法走很遠。政治壓制,極度貧窮,麻木了精神,麻木了靈魂。他們在掙紮於擁有生命的簡單和基本事物,這占據了他們所有的時間和精力。

這是一個巨大悲劇,這是人類未能實現更長足進步的原因之一。因為這些註定為世界做出更偉大服務的生命,正在貧窮和壓迫的重壓下被浪費和壓榨著。

至於那些擁有更良好境遇的人們,很多只想富足自身,並與他們周遭所見的貧窮隔離。那些更富裕階層的人們,他們的禮物和他們的機遇被如此浪費在空虛的追求、無意義的奢侈和放縱上。

世界提供著大量機會,讓人們迷失於此。但是每個人依然走在一條自由之旅上,即便他們迷失了道路,即便他們屈服於他們的境遇或他們的渴望和放縱。靈魂的需求沒有改變。內識的方向沒有改變。對更偉大自由的催促,現在不但是外在自由而且是內在自由,沒有減弱。

這種渴望,這種意誌,這種願望,誕生於你自己內在的內識之火。這團火對你來說有可能變得遙遠和未知,但它不會泯滅。它不會熄滅,因為你無法熄滅它。你可以靠近它,也可以遠離它。它要麽被你認知,要麽不被認知。你要麽感受到它,要麽沒有。你要麽思考它,要麽不思考。

從根本上說,對一個更高宗旨的表達,是你對上帝、對人類和世界的服務。這超越你對自己的服務或你對你直系親屬的服務。你在某種程度上依然服務你自己和你的家庭,但現在,優先次序轉換到一個更高層面上。

不過,自由和坦誠依然維系在一起。有些人想要服務上帝,甚至認為他們在服務上帝,可是他們內在不自由,他們對自己並不真正坦誠。他們認為他們的自由是服務一種意識形態或一種信仰體系,勸信它,交流它,可是他們內在並不真正自由。他們被個人需求驅使著。他們依然是智力的奴隸。他們沒有沖破思想的藩籬。因此他們對上帝的服務尚未實現,尚未真正實現。它看似在服務,但它還未真正實現。然而如果他們對自己變得坦誠,懷疑他們的信仰,質疑他們自己的假設,那麽通向自由的路徑就開始再次為他們展開。

當然,還有些人只是專註於政治自由、經濟自由或社會自由。這是為很多民眾的一種非常重要的貢獻,這或許是他們的終極宗旨,但問題是,他們自己內在是自由的嗎?他們的動機是基於對人們的愛和慈悲呢?還是基於憤怒和敵意,怨恨和遺憾呢?他們的禮物是真正和真實的呢,還是被敗壞和汙染的呢?

你無法在一種更深刻層面上推動另一個人,除非你自己在那個層面上被推動著。那些領導政治自由運動的人,往往自己變成好鬥者,總是與反對者進行鬥爭,總是試圖推翻監督和統治權力。他們不自由。他們憤怒。他們不顧一切。他們的內心充滿毒液。

這怎麽可能服務於民眾的福祉呢?即使他們引發了一場變革,推翻了壓制權力,可什麽樣的政權將取代它的位置呢?這將是一次受到真正啟發性的個人引導的真正社會變革呢,還是只是統治階級本身的一種轉換——從一個組織向另一個組織的權力轉移呢?

正因為如此,你必須帶著明晰的眼睛去看,帶著一個安靜的思想去聽,這樣你就能夠聽到和看到,並確定你在周遭聽到和看到的真相和真實性。

擁有一種自我教化的位置很容易——提供服務,犧牲自我,完全裝飾成人類的一名真正公仆,一名自由戰士,一個服務更偉大目標的十字軍戰士。可是,什麽在激勵你以及什麽在妥協你,將給結局帶來一切改觀。

你可以用財富、自由和權力——社會權力,經濟權力,政治權力——的承諾來推動民眾。你可以推動民眾去做某些事情。你可以組織民眾運動。但確是你自身動機的本質,將決定你是否能成為靈感的一個源泉,你是否能點燃他人內心對真正自由的渴望,而非只是操控民眾的熱情和他們的壓制性境遇,來服務於你的自身利益或獲取。

國家付出巨大代價改換政府,喪失生命、遭受苦難、民眾流離失所,卻發現現在他們只不過處於另一套壓制權力之下。這個改變真正值得嗎?它值得那必須為之付出的代價嗎?人民的生活得到真正改善了嗎?真正的自由得到保障了嗎?

帶著明晰的眼睛去看。為了產生更偉大的結果,必須存在一種更偉大靈感。否則,全是沖突和劇變,可人類的狀況沒有得到改善。

你走在一條自由之旅上。如果你無法在自己內在對此做出回應,你就無法滿足於財富和同伴,快樂和舒適。它將要求你自由地離開某些東西和自由地走向某些東西。

你必須擁有自由去敞開你的思想。你必須擁有自由去開展內識進階,並允許內識保護你和指引你走向一個更偉大生命。你必須擁有自由對自己保持坦誠,並擺脫否認這一自由或是使它更難達成的那些影響、關系和境遇。

你必須擁有自由完全地和自己同在——面對你的局限,你的障礙,你的遺憾,你的錯誤,你的優勢,你的弱勢——所有一切!你必須擺脫恐懼和逃避——習慣性的逃避——它在所有這些歲月裏阻止了你去接觸你的更深刻本質。

你必須擁有自由與他人同在,並修習一種更巨大的中立性,這樣你就能聽到他們,看到他們,知道他們,能夠在一個更深刻層面上回應他們,並能認知該如何與他們相處,如何參與,何時參與,何時不參與,該說什麽,不該說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什麽。

在此,自由就是在所有這些事務裏遵循內識的指引。你想擺脫那些沖動和那些恐懼,那些習慣和那些行為,它們阻止你真正和人們同在,向他們敞開,對他們保持觀察,在一個更深刻層面上對他們保持回應。

你的評判,你的反應,你的不原諒,你的態度,你的信仰——所有這些阻擋著你對自己、對他人和對世界保持臨在。因此,你必須在你自身內在,在你的關系裏,獲得擺脫這些東西的自由。

你通過對自己保持坦誠來喚回自由之旅,並通過問自己:“我真的過著我註定要過的生命嗎?”你不給自己你想要的答案,而是更深入地聆聽內在,讓你最信賴的朋友和盟友回應這個問題,並思考你告訴自己的東西或是你感到你被給出的答案。

問自己:“我在我生命中需要在的地方嗎?我和我需要聯系的人在一起嗎?我在參與對我來說是有宗旨並必要的活動嗎?我在良好運用我的時間嗎?我應該身處這個關系和這個關系嗎?”

檢視你所有的關系,尋求來自自身的一個更深刻回應,一種更深刻坦誠,一種更深刻清算。不是去玩味生命以獲取它的利益,而是深入生命以尋求它真正的真理和方向。不做一個懦夫。不做一個傻瓜。不做他人願望或你自身文化熏陶的奴隸。

這是坦誠。坦誠帶你回到自由之旅,回到你生命未盡的事務,回到擺在你面前的核心活動和重要追求,以及針對你的內在生命和外在生命必須要做的工作,從而帶你更靠近關於你是誰和你為何在此的真理。

當你開展這些進階時,你在啟發他人開展這些進階。你強化那強大的,你弱化那軟弱的。你的生命成為一個示範,這最終會比你試圖對他人說或做的任何事情更重要。

比起你此刻在做和在奉獻的來,你還有那麽多要去做和去奉獻,如果你對自己坦誠的話,你知道這是事實。與坦誠的參與,帶你回到你通向自由的旅程上——離開的自由,走向的自由,內在的自由,外在的自由。

內識將指引你采取某些行動。你必須自由地采取這些行動。

內識將向你揭示關於你自己以及你周遭人的某些事情。你必須自由地思考這些事情並做出回應。

內識將帶你到某些地方。你必須自由地去向那裏。

內識將與那些對你來說有著偉大前途的人建立真正的關系。你必須自由地在那裏參與。

內識將帶你走出那些不健康或沒有未來的境況。你必須自由地撤離。

內識將要求你等待。你必須擁有自由去等待。

內識將要求克制。你必須能夠修習克制。

內識將要求真正的辨識並要求你去發展辨識力。你必須自由地實施這一發展。

內識將要求你審慎,不去愚蠢或不動腦筋地講話。你必須獲得自由和力量去這樣做。

內識將要求你面對世界和正在降臨人類的改變巨浪。你必須擁有自由和勇氣去這樣做。

所有這些自由都要求摒棄某些東西並構建另一些東西。它們要求你生命每個面向上的千個小解放和新開始。

這就是自由之旅。正因為如此,你來到這裏。你來此並非只是為了給自己帶上一個名牌,或是在世界上宣稱你的位置。你來此是為了一個更偉大宗旨,你必須自由地去找到、發現和遵循這一宗旨。

上帝在你內在放置了內識,從而讓這在一個充滿沖突和對立影響力的世界上成為可能。

讓這成為你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