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需要一個新的理解和一個新的覺知。出於這一點,各種形式的靈性修習和社區將會出現,從這個意義上說,是的,它像一個新的宗教。但是新訊息的宗旨並非簡單地創建另一個宗教,和所有其他宗教進行競爭和對比,而是為了促進人類對它的靈性實相、它在世界上的更巨大挑戰以及它在充滿智能生命的宇宙中的天命的理解。

人類所需要的是一種新的體驗和一種新的理解,對於上帝在世界上的旨意、意圖和臨在,對於正在來臨的巨變,還有對於那些威脅破壞人類在世界上的團結、自由和主權的力量。

因此,世界與其說需要一個新的宗教,不如說它需要一種新的理解和覺知,以及在面臨巨大破壞性改變時對於人類實現團結的一個新承諾。這不只是一個好想法。這不只是一個高尚的道德準則。這是必需性的,假如人類想要生存並保持自由的話。

只有某種非常必要的東西才會召喚來自上帝的新訊息來到世界上。只有如此普遍的一種需求才會召喚這樣的一個新聖約來到世界上。只有人類無法自己去進行準備的一種境況才會召喚來自上帝的新訊息,以及伴隨它的一個準備從而讓民眾能夠獲得這一新的體驗和理解,這在當今世界是如此被需要著。